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乱]拾伍,戒指


 
  不記得是以什麼為契機,加州清光注意到了審神者平時隱藏著的手指上圈著一個銀色的環。

  他原以為那是手甲環,但後來發現手甲的環確實在中指上,他注意到的是右手無名指上的那一個。

  某天聊到此事時,陸奧守吉行說,右手無名指那似乎是結婚後的女人配戴的位置——

  當下在房間的人都不信,沒有人相信。 

  並不是沒有看過所謂的戒指,但是畢竟少女審神者看起來太過年輕,而且看就知道她還是個學生,也根本沒有聽她提起過這些事。

  他,包含他在內的那些付喪神都認為,她認識的男性大概就只有他們(刀劍)跟同是審神者的男性生物了。

  因此對於「主上大人其實已婚」這件事,會去認真看待的大概只有青江,他曾笑說:「有夫之婦、還這麼年輕,真是不錯啊……」話語中有幾分認真幾分戲謔或玩笑?不得而知。


  手入室裡,審神者一手撫著他的臉頰,一手拿著棉棒為他擦上藥膏──據說那是現世政府配給的上好藥品,治癒力很高的極品──

  近日綿綿細雨持續了許久,夜晚仍是會令人著涼的氣溫,而審神者的手心十分溫暖,暖到令他幾乎要睡著;可他餘光看見的那個銀色飾品偶爾朝著他發光,讓他感到十分刺眼。

  就好像是在向他炫耀他倆的位置不同一樣。


  審神者忽然停下手上的動作,認真的看著他的雙眼,「你看起來很想睡呢,稍微休息一下也無妨喔。」

  「……」一瞬間,他只意識到審神者那鳩羽色的眸中映出了自己的臉,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清光?痛傻了?我弄疼你了?」審神者在他的眼前揮了揮雙手。

  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加州清光反射性地抓住那雙手,「不、沒有……您能親自為我療傷,我……很開心……」臉上不自覺地染上了紅暈。

  審神者皺起了眉,「你今天有點奇怪,不只沒精神,連在戰場上也發呆,付喪神會發燒嗎?」說完舉起右手測起他的額溫。

  溫暖的手以及金屬飾物的冰涼觸感形成對比,他抓下了她的手,盯著她,「主上大人,您會親自替我療傷,是因為您愛著我嗎?」

  「是啊,」她不解地雙手在他臉和脖子、耳垂來回測溫,「好像也沒有發燒……到底怎麼了?」

  一說完,清光忽然用力地捉緊了她的雙手,像五虎退的小老虎在和審神者玩時那樣,舔著她沾染上些許藥味的手指。

  「咦、清光?」她想抽回手時,卻感覺到對方更加用力地箝制住自己──
 
  阻止無效,她決定等他恢復正常。手入室就只剩下加州清光吸吮著她手指的聲音。
 
 
  加州清光像還在學習拿捏力道的幼貓一樣,時而舔舐時而輕咬,然而少女卻無動於衷,任由他如此對待自己。
 
  他讓她想起自己家裡的貓。
 
  不知道貓咪們現在有沒有被照顧得好好的?她開始後悔聽政府的話沒把貓帶來這裡親自養育了。

 
  在她出神的短時間內,他褪下她的手甲,並像是要將她的手指吞入一樣把她那鑲著透白礦石的戒指給咬了出來,接著親吻她的手背,怕自己惹她生氣、撒嬌般的抱住少女,因為少女站著的關係,他把臉埋在她腰間的蝴蝶結裡。
 
  審神者這才發現他在做什麼,不滿地抱怨:「我整隻手都是你的唾液。戒指還我。」不過拍打著他肩膀的雙手仍是溫柔。
 
  「不要。」搖搖頭。
 
  「別鬧了……待會要換人進來處理傷口。」少女感到十分無奈。
 
  「我吞進去了。」
 
  臉色開始黑了一些,「……我聽見牙齒咬金屬的聲音,不要騙我了。」
 
  「這對妳很重要嗎?」
 
  「很重要,別撒嬌了。」
 
 
  「男人給的?」他提出了他最想問的那個疑問。

 
  啊──這人在意的是這個啊?
 
  審神者恍然大悟。
 
 
  「不是,是我開始打工之後買給自己的第一份生日禮物。」解答順帶解析,她想若非如此問題定會拖更久。
 
  抱著她的這個男人沉默了一會兒,「陸奧說右手無名指代表結婚了。」
 
  「……什麼老骨董思想……」她覺得自己快要暈倒,「我手指太細了只能戴在這指啦。」
 
 
  加州清光放開她,抬起頭直直地看著他的眼睛,「真的?」
 
  「騙你沒糖吃!可以還我、乖乖讓我幫你擦藥了嗎?」
 
  拉過她的手,直接把嘴裡的戒指塞回原本的位置後,長得十分秀氣的男人臉上瞬間刷上了一整片的紅潮。


噗浪是熱鬧手入室版本
不過後來想一想
按照增築這方便來看,手入室應該是單間各室不會有兩把受傷的刀才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