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乱]拾貳,(配方鍛刀:獅子王)



  審神者很少提到她自己的事,不過若是今劍的話,倒是有問必答。

  今劍跟他們說:「主上大人說自己是一種叫做『ㄧㄢˊㄐㄧㄡˋㄕㄥ』的學生。」

  顯然今劍不是很理解,反正後來他們求證後知道了研究生到底是什麼東西,總的來說就是時間很自由但必須按照時程交作業……的樣子。

  大概是因為如此,審神者大多時候很閑,但有時候會埋頭看書寫著所謂的「報告」,這種時候的近侍最無聊了。

  原本大家看到審神者去把近侍的木牌換成獅子王的時候還挺失望的,一看到她一邊叨念著:「啊……我忘記明天要交初期稿了……」一邊搬出矮桌的時候反倒鬆了口氣似的。

  接下來大家都鳥獸散去執行該做的工作;像是燭台切光忠因為沒有被安排內番也沒有遠征,就拉著歌仙到廚房裡準備點心去了。


  乖乖坐在審神者旁邊的獅子王三不五時偷瞄審神者到底在寫什麼,有時又動來動去、在榻榻米上或滾或躺或坐。

  雖然不覺得自己坐不住,不過這種埋頭苦幹的狀態一般都會持續到夜晚,不找點事做大概會睡著吧。

  不知道主上會不會介意被他打擾?反正他在想到這個問題前就先笑咧咧地發問了:「主上妳寫那都是什麼內容啊?」

  「嗯——這次是研究明治維新、就是幕府末期,的論文……」雖然專注在論文上,她還是緩慢的回應著。

  這時穿著便服的光忠拿著點心進來,剛好聽見這一來一往的對話,光忠將盤子放在桌邊,「您應該找當時活躍的那幾位來當近侍,可能會比較有幫助呢。他們是真真切切經歷過的不是嗎?」

  「不行啦,那樣我會分心的。」審神者苦笑道,「而且這樣得來的史實如果跟目前為止的記載不一樣我要怎麼解釋呢?說『他們的刀告訴我的』嗎?我是挺想這麼做啦,輕鬆多了……」

  「嘿嘿,這樣聽起來很帥氣欸!」獅子王拿起了一塊和菓子,停在審神者唇邊,後者也自動自發的張嘴,讓他把東西塞入她嘴裡,動作一氣呵成。

  這是因為她這種狀態下不會想要騰出手吃東西,所以藥研提醒過大家,無論用什麼方法都要逼她吃下去。

  不過於此同時他自己也狼吞虎嚥的,一邊對著光忠說:「哦這個好吃欸,以後做多一點啊!」一邊往自己嘴裡塞食物,形成一手餵審神者一手餵自己的有趣景象。

  有些比較大塊無法一口吞的她會咬一半,獅子王會毫不客氣把另一半吃掉,他吃的份恐怕比審神者還要多上兩三倍。


  吃完點心,光忠拿著空盤子離開,獅子王果然開始坐不住,時而到走廊上看著春天庭園才有的櫻吹雪,時而看看內番的對練,當遠征部隊回來之後帶著隊長去向審神者報告狀況,然後再送走他們……

  如此無趣的重複行程持續了幾個時辰,天色已經是黃昏。算算時間遠征部隊大概還要很長一段期間才會回來,他回到審神者桌旁,雙腳盤腿、雙手抱胸,倚著紙拉門,靜靜的看著她認真的作業。

  仔細想想,他好像不常看到這樣的審神者,大概其他人也不常。

  翻著書、看到一些可用資料便筆記起來、再作整理,表情非常的認真。

  面對人的時候她總是帶著禮貌的微笑,她說那是以前在服務業工作時的習慣了;現下這會兒她半點笑容沒有,就好像——面對敵人,也就是歷史改變派一樣。

  難道她不喜歡做這種作業嗎?



  「……王……獅子王、獅子王?」

  好像有誰在叫喚他。

  朦朧間他只想得到一個人,「老爺子……?」

  那人聽見這個稱呼,停頓了一會後再度喚了一聲,「……獅子王,是我。」

  揉了揉惺忪睡眼,他終於看清了對方的臉,「主上——」像驚醒一般他立刻坐正,「啊!抱歉、我睡迷糊啦?」

  「不要緊。」審神者笑著搖搖手,「你要不要去換輕便服裝?至少把這個……鵺的毛皮?放在一旁吧?你好像很熱,一直在流汗。」

  這麼一說他才發現自己汗流浹背,就審神者手上的手帕來看,臉上的汗大概是被她擦掉了大半。

  「喔、那我順便去洗澡!手帕也讓我洗吧!」也不等審神者回答,他就拿走了她手上的手帕,立刻起身,轉頭就往澡堂方向走。

  「不需、啊……」來不及阻止,審神者只好說:「那就麻煩你了……」

  回到桌子前,提起筆,看著他遺落下的鵺,一臉不解,「他是怎麼了……?」



  澡堂這個時間不會有人來,正常來說他們會更晚很多人在的時候一起洗,不過他心情被剛才做的夢給打亂了,他想靜一靜。

  「亂做些什麼夢啊我。」先用冷水抹了幾次臉,讓自己冷卻。


  方才的夢中,原本還和他相處得那麼融洽的老爺子突然轉身離去,無論他怎麼伸手追趕,都連他的衣角也沒抓到。

  他知道那是什麼意義,本來就不可能追上的。

  只是接下來,審神者的聲音從身後叫住他,張開雙臂的她像是在抵擋什麼似的,笑著對他說了些什麼,最後竟維持著燦爛的笑容倒在他的懷中,他才發現她是命喪在敵軍刀下——

  「她才不會……」擰著她的手帕,濕溽的觸感差點讓他想起夢裡的場景。

  沒有人會保護刀劍而犧牲自己的吧,人類他們看不到付喪神啊——

  看不到……?


  煩躁。

  為什麼要留這麼多時間給他們去胡思亂想呢。




我們家的獅子王是貼心的乖孩子。

覺得他會無意間叫錯人這一點讓人會心一笑又有點心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