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乱]壹拾,愛的方式



  明明是如同以往一樣的出戰,但這幾天的氣氛卻似有些詭譎。審神者比往常還要更加戰戰兢兢,不過每次都是什麼也沒發生就回家。

  回到本丸,審神者站在一塊板子前面謹慎地思考著,最後把刻著清光名字的名牌移動到後面,把安定名牌掛在「近侍」兩字旁邊。

  這一次的部隊變動,有異動的就只有這兩人。

  清光霎時間滿腦子想著到底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麼,因為以往的一切改變都會事先通知的。

  「……」此時的安定靜靜站在本丸近門口處,看著清光臉上的表情變化,莫名的想笑。


  休息片刻後,以安定為首的第一部隊再度出發,清光一路上心情都很低落,安定走在審神者身側注意著眼前黑色的背影,突然開口問了:「主上,您不知道您突然換下清光,會影響他的心情嗎?」

  「我知道,不過沒辦法。」審神者低下了頭。

  即使審神者被半狐面遮住一半的臉,僅僅透過狐面上的洞,他也能感受到審神者的心情一定很複雜。

  「什麼沒辦法?」安定問。

  「一次也好,我想見檢非違使……」口氣堅決的,大步邁前。

  「……」安定看著審神者的背影,輕輕的笑了一聲,「明明還在發抖呢。」



  「你們有誰有看到主上大人嗎?」螢丸從外探頭看了看本丸。

  現在是審神者訂下的休息時間,平常審神者也很珍惜這段大家都在的時間。

  「話說回來,到現在都還沒看到主上的影子呢。」一期一振維持著跪姿轉身回應,「發生什麼事了?」

  螢丸思考了一下,「嗯……安定和清光在手入室吵架。」
 
  一期一振放下腿上的小白虎,站了起來,「怎麼會吵架?」
 
  「好像是作為隊長的方針不一樣。」螢丸一邊解釋,一邊和一期一振一起往手入室走去。
 
 
 
  「主上的意願才是最優先的。」
 
  這是安定的聲音。
 
  在距離手入室不遠處,他們就聽見了爭吵聲。
 
  「主上說要去找敵方頭領、引出檢非違使,那我照做不對嗎?」不過雖說是爭吵,安定的聲音卻很平穩。
 
  一期一振拉開門,只見專門負責手入的刀匠滿臉無奈,他嘆了口氣,「你們怎麼連在手入室還吵架啊?」
 
  「是加州清光在找麻煩喔,明明錯的不是我呢。」安定仍是一派輕鬆地笑著,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到底怎麼回事?」一期一振走進去,拉了個椅子在旁邊坐下。
 
  安定非常安分的讓刀匠整理自己,「加州清光都不乖乖的找到敵方頭兒,所以主上才會把他的隊長職務撤掉啊。」
 
  相較於安定,清光整個人的氣氛就是一個煩躁。
 
  「事實證明檢非違使很危險啊!你沒看到回程時她的表情嗎!」
 
  「啊……」在門口沒進入的螢丸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對著一期一振說:「你就在這吧,我去尋找主上。」
 
  「咦?什麼──」一期一振的話都沒說完,螢丸就不見了。
 
  清光臉色突然變得凝重,口氣更加急了,「『尋找』?主上不見了?」
 
  「是啊,明明這時候應該在本丸的呢。」
 
  「大概又躲在哪裡哭吧?」安定笑瞇瞇的說,「畢竟我們都差點被檢非違使那幫傢伙給打斷呢。」
 
  「差點被打斷……?」原本掛著淡淡笑容的一期一振,忽地沒了表情,用極度認真的眼神看著安定,「你不知道主上大人最怕我們有個三長兩短嗎?」
 
  安定也回以認真的口吻,「所以就不去嘗試嗎?真是受不了啊……」
 
  這時,他們熟悉的腳步聲快步接近,不出幾秒門就被拉開,審神者寫滿擔心的臉龐出現在門前,「刀匠先生對不起──」
 
  「啊──沒事的……」刀匠搔著頭,苦笑。
 
  「接下來讓我來吧!」審神者很快的走近,拿起手入道具,坐在清光身前。
 
  她吩咐讓刀匠專心去替安定手入,也先讓一期一振和螢丸回去本丸去報平安。
 
  「我說過了吧,不要造成別人的困擾。」她在清光面前說。
 
  「是安定他──」
 
  「好了。」清光的話沒說完,她就打斷了他,開始進行手入。
 
 
 
  空氣中的寂靜讓清光很不習慣,忍不住脫口:「我不照您的意思去找頭領,您就不愛我了嗎?」
 
  安定垂著眼側耳傾聽,迎來的卻是一陣長長的沉默。
 
  「是、是我錯了……」打破寧靜的,是低著頭的清光咬著牙發出的,「不要……不理我啊……」
 
  「噗!」審神者噗哧笑了出來,清光愣著抬起頭,她接著說:「這樣看來,還是安定比你了解我呢?」
 
  「──!」此時清光的臉色非常難看,抿著的嘴,就像是想忍著不哭出聲音一樣。
 
  隨後,審神者拍了拍清光的頭,「你們是用自己的方式在實現我的希望,沒有對錯。」
 
  「你覺得若你們受傷我會很自責,所以以強化能力為優先;而安定則認為要知己知彼,才會堅持達到我的要求……」審神者一邊說,一邊拍拍清光的手,像是要告訴他,她一直在這裡。
 
  「呵,結果讓妳嚇死了,眼眶很紅啊。」安定幾乎是嗤之以鼻的模樣,不過審神者知道他的意思。
 
  「當然啊!」審神者撇過頭,「我每天都很擔心誰又從我眼前斷掉啊──」
 
  「我不會讓這種事發生的。」清光說得十分篤定,反握住了她仍顫抖的雙手。
 
  審神者看著清光堅定不移的眼神,淚眼婆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