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乱]零玖,噩夢

  審神者生病了之後,加州清光變得不想睡覺。

 

  他打破了給自己訂的規則,坐在審神者的床鋪邊守著,他僅是閉目養神,但更多時候是睜著雙眼盯著審神者看。

 

  「……清光?」審神者醒了,雙眼迷濛、皮膚泛著紅暈,虛弱的撐起自己的身子,額頭上的毛巾掉了下來。
 
  清光靜靜的拾起毛巾,將其摺好後放在腿上,「吵到您了嗎?」
 
  「沒有,你怎麼醒著?」
 
  「睡不著。」他只好簡短地回應。
 
  轉過身,審神者溫熱的手撫上清光的臉頰,「怎麼可能,都有黑眼圈了啊。」
 
  「這是──」身體往後退了一些,退開審神者的手,「因為……會做噩夢……」他低下頭。
 
  收回自己的手,她拍了拍自己的腿,「應該是沒有枕頭所以睡不好吧,給你當枕頭。」
 
  「這、這行不得啊!」臉瞬間刷紅,他急忙揮著手拒絕:「請您快躺好休息!」
 
  接著氣氛變得十分寂靜,靜到審神者呼吸的聲音都似在耳畔。
 
  「做噩夢……是因為我生病的關係嗎?」審神者微微的笑著。
 
  「……」他沉默了,思考著要怎麼告訴她。
 
  他自從她病了之後,每天都夢到沖田總司,而那個總司最後都會跟審神者的臉重疊。
 
  他怕。
 
  審神者依然笑著,突然說了句:「我不會突然從你眼前消失的喔。」
 
  她知道。
 


 
  「主上大人您能不能快點好起來啊。」大和守安定當近侍那天,毫不留情的說了這樣的話。
 
  她說她也想趕快好起來,順口問了她理由,他說:「妳的臉會和總司的臉重疊,這樣很不開心啊。」
 

 
  「所以,試著睡一覺吧?」聲音的溫度,讓他感覺很舒服。
 
  審神者再度拍拍自己的大腿。
 
  「……遵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