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乱]零捌,病

  在某一次出戰回來後,審神者生了一場不算嚴重但差點擔心死他們的病。
 
  一方面因為她高燒不退、虛弱到無法出陣,讓一軍處於完全沒事做的狀態,一方面則是因為他們從沒遇過這樣的事。
 
  其中最是嚇得不輕的,就屬和泉守兼定與加州清光了,整個心情盪到谷底,加州清光甚至是生怕她消失那般寸步不離,即使這段時間近侍不是他。
 
  由於他們完全沒遇過這樣的狀況,使他們十分的慌亂,最後他們開始輪流提冰涼的水替她擦拭身體,但又必需幫她保暖、小心不能讓她受寒,這在冬天是非常困難的工程。
 
  「人家聽過一個說法……會不會是因為被影響了?像是『有誰』有了想改變過去的想法之類的……」
 
  次郎太刀這樣的一句話使眾刀劍各個面面相覷,表情凝重,接著和泉守兼定忽地抓住堀川國廣的領子,大吼道:「就說了不能有這種想法吧!」
 
  空氣像是凝結了,而大雨嘩啦嘩啦的聲音持續不斷。
 
  「兼哥……」堀川無法否認,他的確想過要是那個人沒死就好了、說不定、也許可以挽回些甚麼——
 
  「若真是這樣,是不是應該要把『源頭』刀解……」大俱利伽羅倚在牆邊。
 
  「喂!」吼這一聲的是獅子王。
 
  大俱利伽羅一副無所謂,「大人也不是第一次做刀解了,要找回來,只要再回到那個時代去找一把回來就……」
 
  家裡並沒有太多空間,同時兩個一模一樣的人在也很奇怪,所以若是在回到某個時空時拾獲某把已經擁有的刀,那把刀就有可能會做為養分或者是直接被刀解掉;審神者在做這些的時候從來沒有考慮過,這點令他們有些戰戰兢兢,怕哪天自己也會是那一個……
 
  清光跪坐在主上身旁,握緊了拳頭,而和泉守咬著牙,強忍住想揮拳的衝動,「你這傢伙……是想讓主上大人心痛死嗎?大人對『這個』堀川國廣可是已經有感情了啊!」
 
  「主上大人是不會刀解我們的!」今劍難得的生氣怒吼,可紅色的眼中卻閃爍著淚光。
 
  「別、責備任何人……」
 
  審神者有氣無力的聲音響起,就猶如在耳畔般清晰。
 
  「所有人都還有對過去的主人的思念,這是一定的,我不可能取代他們……即使是我,也會有想改變過去的想法啊……」審神者微弱地睜開濕潤雙眼,平野慢慢地扶起膚色呈現微微粉色的審神者。
 
  她輕輕撫摸清光滿是擔憂的臉頰,再握住了淚眼婆娑的今劍的手,「大家都有這樣的想法呀……所以我的病,不是因為這種原因,放心,沒事……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不用擔心喔,我只是感冒而已……能不能……請個醫生……就是、大夫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