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乱]零柒,改變




  一連下了好幾天的細雪,天氣一直都昏沉沉,這一天審神者特別起了個大早。
 
  屏風的另一邊,作為隨侍的清光聽見主上身體與棉被摩擦的動靜,出聲確認道:「您醒了嗎?」
 
  「嗯。」輕描淡寫的應了一聲,揉了揉鼻子,「天氣似乎很糟?」
 
  清光先打開了紙拉門,外頭太陽才剛升起,但天空仍是灰濛濛一片。
 
  隨手拿起兩支髮簪,快速的盤起馬尾,穿好衣服,用大和守安定教的方式自己綁好襷,而屏風前的清光也只是垂著眼等待這些動作結束。
 
  她本來想學三日月穿甚平就好的,但想到要另外再多一套衣服就覺得麻煩,這決定就此作罷。
 
  在漸漸適應審神者的生活之後,很多事情她都會學著自己來,各項事務已經不再仰賴刀劍。譬如不再需要別人叫醒、不會在家裡迷路,每個時間該做什麼也更加的明確。不過打水的工作較粗重,所以仍然是由男士們輪流去做的。
 
  還有一個是他們都深深體會到的重大改變──
 
 
  「啊、主上醒了啊!」鯰尾捧著水盆走進,「今天真早呢!」說完,把水盆放在審神者面前。
 
  「今天大概會下雨。」審神者拿起毛巾洗臉,牛頭不對馬嘴地回了句。
 
  「是嗎……說起來主上好像對天氣變化很敏感啊?預知?還是像三日月大人一樣腰疼嗎?」鯰尾追問著。
 
  剛睡醒,她的精神狀態還不在最佳狀態,但仍是對鯰尾笑道:「我只是對濕氣比較敏感而已喔。」
 
  拿起臉盆,鯰尾起身要離開,經過清光身旁,隨口問了句:「主上早上有安排要下田去嗎?」
 
  因為他們實在很少看到主上這個裝扮。
 
  「……」他要說他不知道嗎?
 
  「你也不知道啊?」他也只是隨口問問的,不打算深究,跨開步伐走了出去。
 
  「啊──」審神者走到屏風前,「忘了跟你說,今天我想在空檔時間練習。」
 
  「練習什麼?」起身。
 
  「握著你們戰鬥啊。」動身前往本丸。
 
  這個回答顯然十分突兀,讓清光愣住了,「握著……?」

  「以備不時之需。」她說得輕描淡寫。

  「但……」摩娑著自己的下唇,「是說要跟付喪神練習?」

  輕笑,「不然有誰能練習呢?」

  「主上,」他走到審神者面前,很認真地說:「沒有任何一位會同意這要求的。」

  審神者頭歪向一邊,看來十分不解,「這怎麼說?我不怕你們傷到我啊。」

  她原本就很堅強,但這些日子以來,她變得更加勇敢了,也沒再讓任何人見過她的眼淚了。

  他們不討厭她的改變,但也並不怎麼喜歡。

  「無論如何,我們不會,做出任何,可能讓您受傷的舉動。」

  「……」她看著清光皺起了眉,「你不喜歡,我不找你就是,螢丸或鶴丸他們說不定會願意啊。」說完她從清光身側快步走過。

  清光只能看著她的背影,無語。


  踏進本丸,審神者坐到自己的位子上,靜靜吃著燭台準備的早點。

  「主上大人心情不好嗎?」今劍很快的坐到審神者面前詢問道。

  後面清光也走了進來,坐在隨侍的位置上。

  本丸的氣氛瞬間凝重了許多。

  「怎麼了嘛──」今劍像是在撒嬌一樣,漸漸靠近審神者,這實則逼問。

  「主上大人說想練習戰鬥。」清光替她回應。

  「……」江雪眉頭緊蹙,「您就這麼喜愛殺戮嗎?」

  「我覺得很好啊!」鶴丸笑嘻嘻地,「好像會很有趣。」

  三日月笑了幾聲,拍拍江雪,「這也是為了保護自己嘛,首先要去選一把好的護身刀──」

  接著清光嘆了很長一口氣,「她是說要『握著我們、跟我們戰鬥』。」

  這話一出,空氣一瞬凝結。

  「我就說了吧。」清光這是對著審神者說的。

  外頭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下雨了,雨聲變得十分大聲,甚至有些刺耳。

  「哇──嚇死我了!三日月被主上大人嚇一個心臟要停啦!」鶴丸大叫著。

  「我沒有喔,鶴丸。」說著,三日月起身移動到審神者身側坐下,直視著審神者的雙眼「您應最清楚付喪神,怎能做如此決定?」

  一臉哀戚。

  「唔哇,那表情可是絕招啊……」一旁小狐丸竊竊私語。

  審神者見他這副模樣,低下頭,停止手上動作,「我不懂,我想保護自己有什麼錯。」

  「主上大人沒有錯喔。」螢丸也面對審神者正坐,「可是付喪神是有想法的啊。」

  今劍坐在審神者面前,也學起三日月的表情,且更直接地雙手捧住審神者的臉,「如果不小心刺傷了主上大人,我會很自責很自責,」再更強調,「非常痛苦喔。」

  「我若在您手中傷了今劍,您也會很難過吧?」清光終於找到機會闡明自己的想法,「就是這道理,主上。」

  「若只是對稻草人練習,我們願意為您所用。」三日月向她稍稍彎了腰,「但僅止於此。」

  三日月的動作似乎很令審神者困擾,使她顯得慌亂,「別這樣!我知道了啦——」

  「哎呀哎呀,不愧是三日月大人,真會哄小孩。」和泉守感歎地搖搖頭。

  「不過我可沒說要拿太刀跟大太到練習啊……」審神者無奈苦笑,「你們的刀都太大了不適合我……」

  她長得不高,目測大概就跟藥研差不多,要揮動太刀可能會很勉強。

  「主上、」今劍馬上開心自薦:「加州清光跟大和守安定都說自己難用,那用我吧!」

  審神者扶額,「今天就罷了……再讓我思考一下吧。」

  江雪那像是極度失望的眼神刺得她頭都痛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