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乱]零陸,雪白的



  這是鶴丸國永第一次擔任近侍。
 
  時常作為近侍的加州清光、螢丸及今劍三者,在交接時向他提點了許多在這位審神者身邊該注意的事情,諸如:不得離開主上十步之遙、不得隨意處碰主上、不得隨意打擾主上、若有出戰要提醒主上檢查刀裝、有東西就要撿起來……等等事項洋洋灑灑──
 
  誰記得住這麼多啊?他默默的猜其中有一大部分的規則應該是加州清光的私心。
 
  唯一他認為靠譜的,只有「主上就寢時近侍必須在屏風前待命,早上得確認主上醒了才能到屏風後面」這一條。
 
  雖然今劍湊了一句:「哪有,我都抱著主上大人就寢耶。」打了清光好大一掌,但這本來就是主從分際,今劍那是特例。
 
 
  主上除了就寢、更衣以外的時間,幾乎不會待在房間裡,多數時間是待在本丸,不然就是看看農作物的狀態、學習照顧馬匹,比較少去看他們練習。
 
  不過,跟在她身旁的時間總是一成不變,很無聊。
 
  他寧願去遠征,發現些新奇的事物長知識,種田或照顧馬也比在她身邊還要有趣。
 
  像現在……
 
  審神者正在本丸外的側廊喝茶發呆,沒事作的堀川國廣乖乖地坐在旁邊,燭台切光忠拿來一盤三色丸子在一旁待命,但審神者完全沒有注意到。
 
  鶴丸坐在本丸裡,嘆了口氣,「真是無聊得要死……」
 
  這時審神者慢慢的轉過頭,「嗯?」
 
  似乎是完全沒有意會到自己說出口的話,「怎麼?」
 
  審神者朝著他拍拍自己旁邊的地板,「坐這裡。」
 
  他聽話地移動到審神者身旁,隨手就拿走燭台切手中的三色丸子開始享用。
 
  「那是要給主上的啊──」堀川皺起眉。
 
  「沒關係,還有呢。」審神者拿起另外一串,向燭台切道謝。
 
  雪花靜靜地落下了,審神者拉緊了身上的羽織,吃完三色丸子後,立刻捧著熱茶取暖。
 
  「您不進屋裡嗎?」燭台切接過竹籤,隨口問。
 
  「咦──我還想著要不要玩雪球呢。」審神者說著,穿起木屐就踏上了雪地,「可以嗎?」
 
  燭台切苦笑,看向堀川,堀川又看向鶴丸──
 
  鶴丸失笑,「真奇怪,為什麼是主上大人在徵求同意的樣子啊。」
 
  不過審神者早就到庭院中間去了,一點也沒有徵求同意的意願。
 
  「這是習慣。」燭台切放下盤子,也踏上雪地。
 
  見鶴丸一臉不解,堀川在他耳畔解釋道:「因為加州清光偶爾會禁止她去做她想做的事情。」接著也跟上燭台切的腳步。
 
  「這主從關係還真是新鮮吶──」鶴丸似乎對她感興趣了。
 
  就在鶴丸一腳踏上雪地的霎那間,「啊!」審神者的尖叫聲貫耳,讓他嚇了一跳而停下動作,一臉不解地看向聲音來源。
 
  「鶴丸不能玩雪仗啦!」審神者的頭像鈴鼓一樣搖個不停。
 
  被禁止踏入(雪)戰場的男人愣住了,「這是為什麼?」
 
  「鶴丸有保護色,不行!」
 
  「噗──」堀川不禁噗哧笑了出來。
 
  被禁止打(雪)仗的刀劍只好摸摸鼻子縮回踏出去的那隻腳,捧起審神者幾乎沒喝多少口的熱茶。
 
  「雖然是有趣的主人,但真的是無聊得要死啊──」
 
  一飲而盡。

  看著明明堀川放水還能打不到人的主上,他舔了下唇,「雖然說不可以讓主上受驚──呢……」

  但不捉弄一下,實在太無聊了啊。

  瞇起眼,笑了。
 


哇,這下子鶴丸更不想來了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