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乱]零参,刀裝作成




  這一天,審神者整天都沒有出門,除了被分配內番和遠征的部隊外,所有人都待在家裡。

  除了基本該有的設施外,這個家目前有幾個常用的房間──

  四個部隊的準備室、待命刀劍們的休息室、本丸、審神者的房間;不過除了審神者的房間外,並沒有規定誰一定待在哪、誰又不能去哪,現在大家沒事就會聚在本丸。


  「嗯……這是什麼狀況?」從延曆寺歸來,獅子王看著本丸的眾人愣住了。

  刀劍們和睦地圍繞在審神者身旁的畫面的確是每天都會上演,不過讓他不解的,是江雪左文字竟然被單獨晾在角落。

  螢丸走近,向審神者報告:「我們回來了,遠征一切都很順利。」

  「我知道你們一定會成功的,」審神者輕輕笑答,「先去換衣服吧,今天應該沒什麼事了。」


  一行六人走進第二部隊的休息室,獅子王一踏進去立刻躺在榻榻米上打滾一翻。

  「江雪惹大人生氣了?」螢丸一邊換下戰裝,很快猜測道。

  「不……」思量了一會兒,加州清光搖搖頭,「應是相反吧。」

  幾個與她相處時間相對較長的,多數都能感到她現在很低落,只是不可能精準知道事發生何事。

  清光的狀況是,最初幾日的每個日夜都跟審神者黏在一塊兒,所以十分了解她,依他的了解──

  「她不會討厭我們任何一個。」

  「誰說討厭了,」較靠近他的小狐丸在一旁加強語氣,「是說生、氣。」

  「出門時第一部隊隊長應該是江雪吧?現在看起來好像是今劍啊。」和泉守兼定也換下戰裝,似乎十分想探探究竟。

  待所有人換裝完畢,螢丸便領頭一起回到本丸,途中一行人仍是討論著審神者到底有沒有生氣這回事。

  「螢丸,能請你去問問大人,發生什麼事了?」和泉守跟在螢丸身邊,低下身子問。

  轉個彎就是本丸的走廊了,螢丸頓了一下,「欸?我問?」

  「因為主上大人現在最寵你啦。」獅子王說完便踏入本丸,跟所有人打招呼。


  這時候,原本和五虎退在外面堆雪人的今劍突然蹦蹦跳跳地穿過了螢丸他們,跑進本丸,整個身體攬上審神者的背部,「主上大人,妳在生氣嗎?」

  審神者因這突如其來的壓力而彎下身,「沒有啊?」

  「她這麼說唷。」

  聽這聲音,清光還以為是對著他們說的,但下一秒踏進本丸才發現,今劍是對著江雪說的──原來是江雪以為她在生氣?

  「今劍,你怎麼能趴在大人身上?」清光走向前去將今劍拉開,關心道:「有沒有壓到哪裡了?」然後拉攏她的羽織。

  審神者苦笑:「能壓到哪兒呀?」接著瞥見今劍跑去蹲在江雪身前,因而沉默了一會兒。

  「發生什麼了嗎?」螢丸還是問了。

  「江雪做不出好的刀裝,就請大人換掉他了。」今劍直率地說:「換我做之後,馬上就做了三個特上級喔!」

  江雪撇開頭,閉上雙眼,「讓我做那種戰爭用東西……」

  這麼看來是江雪鬧彆扭才是了。

  「主人,以後要做刀裝就讓我們來吧,材料是很珍貴的呢。」小狐丸蹲在審神者面前說。

  他剛進這個家,就一次做出三個特上級刀裝,因此莫名的有自信。

  接著身旁幾位也開始自我推薦,本丸頓時變得吵雜了起來──

  「刀裝是保護各位的手段之一,無論好壞,都不浪費喔。」她的聲音不大,但所有人都在她發言的同時不約而同地停下聽她說。

  江雪看著她,沒說話。

  「今晚要請江雪當隊長囉──」審神者朝著他展開笑容。

  「咦──不是我嗎……」今劍一臉失望。

  因為第一部隊的隊長可以自由進出所有房間,包含審神者的;並且為了安全起見,夜晚必須在審神者的房間裡隨時待命──

  清光與她之間的默契便是因此而培養起來的。過去幾日都是清光,前幾天是今劍,後來變成螢丸,現在輪到江雪。

  「抱歉呢,今劍……」審神者摸了摸今劍的頭,「我需要了解大家啊。」

  清光拍了拍今劍的肩膀,對著他點點頭。


  只要有了守護主上的想法,就會做出好東西了吧。

  就像你我一樣啊。




是昨天發生的事情,
江雪真的一直做出並刀裝,一換今劍就連三金

昨晚鍛出小狐,今天換上去做刀裝也是連三金,
結果江雪仍然都是並……

機率好謎啊!


這邊應該說是,「守護『審神者想守護刀劍』的這個想法」這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