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1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樹屋組]圍巾



  時序已是隆冬,早晨的寒冷能使花葉上的露水結成冰霜,天黑沒亮,穿著冬天制服加上圍巾的溟皇已經在店內備料。
 
  店內暖爐才剛剛開始運作,他吐出的氣息都還能清楚看見;不顧雙手指尖的冰涼感,徒手處理著食材。
 
  「早安!有人在嗎?」後面員工用出入口有人呼喊著。
 
  溟皇認得這個聲音,他不急不徐地用紙巾擦拭雙手,步出廚房,後門門外是個一頭朱紅色頭髮的女孩。
 
  「檸紅小姐,日安。」他大概門鎖,有禮貌的問候,並接過她手上一大袋的物品,「外面冷,要不要進來稍等一會兒?暖爐才剛剛點火。」
 
  「好啊。」檸紅跟著他進入店內,站在廚房外等候清點貨品數量,「今天好像又更冷了一點。」

  「 是呢,家母說到後天可能就不會有人想出門了。檸紅小姐家的農場牧場還好嗎?」
 
  「能好到哪裡去呢?」她嘆了一口長長的氣,「你也很辛苦呢,每天往返這麼遠的路……」
 
  「這沒什麼。數量沒有問題,麻煩妳了。」他在單據上簽下了名字遞回給檸紅。
 
  「多謝惠顧!對了。」
 
  溟皇望向她,等著她的下一句話。
 
  「你的圍巾圍法很特別呢,很可愛!」她指著自己的圍巾。
 
  溟皇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圍巾,「可愛?這很普通。」因為綁法的關係,看不太到圍巾本體,但他仍不懂特別在哪。
 
  「一般我們都是綁像我這樣,也會放後面,或者像你們老闆那樣綁在前面。」檸紅自己是圍了兩圈後,將多餘的部分擱置在胸前。
 
  「是嗎?從小家母就是這樣教我們的,我們沒有嘗試過其他方法。」他在記憶裡搜尋,的確是不懂檸紅那樣的綁法是怎麼回事。
 
  檸紅對著他笑了笑,「如果你在營業期間也圍著,城裡的女孩子們就會掀起風潮喔!」
 
  「為什麼是女孩子?」的確他也覺得妹妹潾姬圍上圍巾之後更有魅力,不過他自己和樗影也是這麼做的,他就不怎麼覺得樗影有因此而多了點魅力。
 
  「一般來說都是女生比較喜歡啊!」檸紅試著將胸前的圍巾綁成蝴蝶結,好讓他知道自己是指什麼。但大概是因為材質的關係,看起來不像溟皇頸後那個那麼立體。
 
  見到她胸前的蝴蝶結,終於理解檸紅的意思,溟皇指著自己,「不過,只有家母親自紡織的布料才能像這樣子挺立。」正確來說是指著背後的結。
 
  「哎呀,那是不能量產了?真是可惜……」慢慢解開胸前的蝴蝶結,「不過那個樣子真的很可愛,你真應該去街上走走。」
 
  「啊、這不是檸紅大小姐嗎——」一名五官十分有威嚴的中年男子踏入店內,拿下毛帽向檸紅微微彎腰,「今天送貨小弟又偷懶啊?」他穿著看起來十分厚重的大衣,深褐色的圍巾像是領帶那樣垂在胸前,一進員工休息室便開始脫掉層層外套,解開圍巾和手套。
 
  「老闆早安!天冷,他們都還沒醒來呢!」這才意識自己逗留太久,跟老闆寒暄了幾句,又收了追加訂單之後才離去。
 
  檸紅離去後,老闆迅速轉身進入更衣室換制服,出來時嘴裡還唸著要溟皇也拿掉圍巾,「你不熱嗎?慢慢暖起來了啊。」
 
「是,因為一直在裡頭的關係,沒有察覺。」說著,他走進員工休息室,扯了圍巾一角,漸漸鬆綁,「我綁的方法有這麼奇怪嗎……」像是自言自語那樣的,用幾不可聞的音量喃喃道。
 
  坐在椅子上開始整理刊物的老闆抬頭看著他,「對年輕人來說是很奇怪,不過我們老一輩的都看過有人會這樣綁。」
 
  「有人?」他猜是娘親。
 
  「十幾年前——艾爾可少爺不知道從哪學來的。」他瞥了一眼鍊金術世家本家所在方向,「原本還蠻多人想學的,不過看到『那個禍害』也學他這樣綁,就再也沒有人學了。」
 
  沒有人想跟被詛咒的人有共同點——這是溟皇在這城鎮裡得知的。他敢說,他們看見家主這樣綁的那一天起,肯定就再也沒也這種圍法了。
 
  因為在這個城鎮,「和她一樣」這件事簡直像是瘟疫病毒,所有人避之唯恐不及。
 
  突然老闆放下夾報,發出了吸氣的聲音狀似思考地說:「嘶——換幾個角度看,你長得有點像艾爾可少爺啊……」
 
  「是嗎。」他沒打算回應。靜靜地把圍巾仔細地折得像是方磚一樣整齊,放進員工置物櫃裡,鎖上。
 
  城裡的居民似乎深信娘親已經被獻祭了,那就沒有必要多說些什麼。
 
  老闆也沒繼續話題,他也覺得這世上總有幾個人會長得特別相似。
 
  有時候溟皇很討厭這種感覺,誰喜歡自己的娘親被當成妖怪呢?但有時又覺得無所謂。
 
  「說起來——也有人說那個女人是上天給予鍊金術士家族的懲罰啊。」繼續低頭整理著夾報的老闆嘴裡歎著,看起來有沒有繼續話題的意思。
 
 
  不過溟皇突然想起了潾姬說的話——
 
  「城裡的人都忘記娘親了嗎?」
 
  「是不願想起,潾。他們覺得娘親是招來厄運的妖怪。」
 
  「是嗎?可見他們一點也學不到教訓。」
 
  「什麼意思?」
 
  「夕月是這樣說的哦——」
 
 
  回到工作崗位前,他回應了老闆,「也許是的。不過,我聽到的版本是,『她是上天給予放任鍊金術士家族發展壯大的無知人類的懲罰』啊。」
 
  雖然從惡魔口中說出什麼「上天」實在很奇妙。





小時候的三個孩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