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突發短文,聽西艾爾說宓雪這個人

 

  說起宓雪,大概就是……「麻煩」吧。

  雖說我們都當她是妹妹,不過她有時候實在是很任性。

  我只不過在對戰場誤殺了她,她就一副「哩敬連怕襪!」的樣子氣得要退公會──

  對啦,我是不小心殺了很多次,當時又沒組隊,她也不是穿著悟靈士的衣服,遠遠看就當她是外人了,殺紅眼了誰是誰都不認得,阿修下去、阿月復活、再阿修──啊、幹,完了,是小雪。

  沒有被殺出場,我們是不會離開的,也沒時間組隊,技能一發動就停不下來,所以她氣得不跟我們說話,阿月急得要死,跑去哄她。

  女人嘛,總是很好哄的……屁,她是「妹妹」,可不是什麼「女人」。


  其實誤殺什麼的她並不是那麼介意的,她自己也很清楚我們的個性,在我們四個男人面臨二十人圍毆危機時當然是見神殺神。

  重點在於認出她之後第二次,我又殺了她……

  低聲下氣跟她道歉後,她嘴裡說什麼「明天一切都會好好的」,但看了就知道她還是不爽,她的說法是,「人家叫你停不停就算了,但跟你說話你都不理我!」

  天啊,連「人家」這種連她自己都覺得噁心的自稱都說出口了,看來真的很氣啊,氣到連形象都不顧了。

  「你們沒有用公會耳機對話嗎?」冷瀅看著哭累睡著的雪,對著我說。

  「殺紅眼了誰聽得見耳機的聲音啊。」我說。

  然後我們吵了一架,內容我已經不記得了。

  雖然很不爽她總是成為爭端,不過,她曾經說,如果她是洋蔥的中心,那我們四個人就是最靠近她的那一層,其他人全在外面。

  雖然很好笑,但,就如同她總是引起爭吵的源頭,說的很好不是嗎?

  我從沒有看過阿月那樣,氣急敗壞的敲打她的房門,大聲的對房裡那個大概也沒聽過她罵髒話的雪吼著;「幹!雪妳給我回話喔!」

  我曾以為「明天都會好好的」是塘塞我的假話,但她好像也對阿月這麼說,然後隔天,真的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我的記憶像是騙人的一樣。



  我和伊艾斯並不像阿月和冷瀅那樣處處護著她,她對於我們,大概就真的只是個跟在身邊的妹妹吧?

  我們兩個就像完成妹妹的所有任性要求的哥哥一樣,被她拉著到處走。

  可是……在根本上,似乎該說,是她配合著我們,比較正確。


  很多成員以為雪也是這樣的──像我們一樣追求著「強者」的名號,想讓大家知道我們很強。

  但她不是,要是她也追求能力的話,就不會只作為悟靈士跟在我們身邊了啊,也不會自責自己的弱勢了。

  因為我們希望變強,所以她一同期許我們變強。

  因為我們希望公會不敗,所以她不允許有外人害得這個希望無法達成。

  外人是所有人,在我們變成七個人之後,對她來說的「內人」就只剩下七個人了。

  她無欲無求得可怕,只希望開心,而她的開心,就是我們也要開心;同時也貪欲得可怕,因為我們討厭輸,所以她就想我們贏得所有,不允許任何人破壞這條通往強者的路。

  她在一旁看著我們,總是笑著,一副很幸福的模樣。

  怎麼會有這種人?

  最初我真不相信這是她真正的想法,我們一開始可是陌生人啊!竟然掏心掏肺的!

  可是不知不覺間,我也開始把她當親妹妹了。

真心不會寫他人的第一人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