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貴族的榮耀 Chapter.9


  「我無法接受這樣奇怪的理由就為你們賣命。」月點堅定的說道。

  千攸雪側著臉,眼珠子轉到了一邊,思考著什麼,隨後雙眼像是沒有力氣般的半瞇著,然而眼神是轉過來正對著我們的,令我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那麼我退最後一步。」她維持著那樣睥睨的眼神,「我明日午前會讓莫兒傳信給你。」

  她說的是「你」,而不是「你們」。

  接下來沒有再多做解釋,就放我們回去了。

  艾爾貝塔離斐揚不遠,我們決定用走的回去。夜已深,我們幾個人一路上沒有交談,各懷思緒。我想大家都知道最糾結的應該是月點了,在這時候,我們也沒辦法對這件事多做表示,一切都得等明天。

  回到斐揚,我們沒有從月點口中聽到半點像是說晚安的聲音,他逕直走回房間,剩下的我們相視苦笑,一樣各自回房。


  隔天一早,我走進大廳,看見幾個男人坐在椅子上,不發一語氣氛凝重。

  「你們怎麼了?」我進廚房拿了一杯水果茶回到大廳,坐在他們替我留的位置上,隨口問問,「怎麼沒看到夢?還在睡?」

  「阿月打算回應,說『好』。」楓飄沒有看著我,只淡淡的回應:「阿夢剛剛出去採買。」

  啜了一口,聳了聳肩,「是嗎?」反正他是會長,他決定就好。

  「阿雪雪妳都不好奇嗎?」冷瀅就坐在我旁邊,他拉了我的手,同時我能感受到他在發抖,「他不跟我們說原因。」他大概是覺得這樣的月點不正常,顯得有點緊張,也或許是氣得發抖吧。

  我放下杯子,拍了拍冷瀅的手,「千攸雪只說要讓阿月知道,我們就別過問了。」

  「只要是阿月月的決定,我百分之百服從,」他說:「可是太奇怪了!」

  我想跟他說,我懂。因為我們一路跟隨著阿月,即使多少有些不滿,仍然追隨著他,所以我們都懂。但即使大家都懂,對於月點這種詭異的決定,他們想信服都無法說服自己。

  「那這樣好了,」我拉著椅子到月點面前坐正,「阿月,一句話,用一句話告訴我們,答應的理由。」

  月點看著我的方向、盯著我沉思,半晌,西艾爾都快要起身砸椅子了,他才開口:「她的想法是偉大的,我想支援她,沒有理由。」

  我點點頭,再捧著杯子坐回原本的位置,靜靜的看著他們。

  「不就是為了保全那個寐緹嗎!還能多偉大!」這下西艾爾真的要砸椅子了,如果伊艾斯沒有擋他的話。

  「雪,妳都不會懷疑嗎?」莫勳拉過我,口氣中有滿滿的不快。

  我只笑了笑,「說過很多次了,會長最大,所以我是不會有任何意見的。」

  「愚忠……」他在嘴裡這麼說,很細微的,其他人大概沒聽見吧,但我聽見了。

  看著他的雙眼透著不悅,我不著痕跡的縮回手,順勢靠在他耳邊說了句:「有時候屬下笨一點,公會才能團結……當然,我是說有時候。」隨即越過他,拿著空杯子到廚房去洗,沒理會他後來的咋舌聲。


  這時,夢璃從外頭回來,我從廚房往外看,他身後帶了個人。

  是個白髮的男超魔導,頭上戴著巫師帽、配著紅框眼鏡,感覺一副書生樣,看上去特別弱。

  隨後就聽見楓飄問:「阿夢,這是誰?」

  「在下銀瑕。」搶在回答之前他先自我介紹了,「是織妹森林的巫師組首席。」聲音和臉蛋分毫不差的感覺。

  織寐森林的十三大職業各有一名首席,巫師首席銀瑕……那就是跟涷日在同一個地位的人了。我拿杯開水走出廚房。

  「來做什麼?」換西艾爾提問了,「我以為跟我們的交涉是由真羅組來做的。」

  「真羅組可不是交涉用的,你應該懂才是?再說,交、涉?」那人認真地重覆這兩個字之後,嘴角揚起,「貴公會似乎搞錯了什麼,這並非交涉,而是對你們的──要求。」

  喀。

  在冷瀅要上前的時候我伸手擋住了他而發出了鎧甲的聲響,同時也擋住了蓄勢待發的幾個人;只是我的出現並沒有引起銀瑕的注意。

  我遞給他開水,開口道:「客人,請喝。」

  他僅在接過的同時看了我一眼,垂眼點個頭之後又馬上將視線放回幾個男人身上,「在下是替寐緹來與你們交換同盟之約的。」

  啊……這傢伙肯定小看我了吧,不然就是歧視女性!

  「你們如何肯定我們會答應?」在月點移動之前,我坐回位置上,發問。

  越來越覺得這公會實在有趣,怎麼會有一個公會,從上到下,所有人都這麼的高傲呢?

  「在下說過這並非交涉,宓雪小姐。」銀瑕側眼,且仍是垂著眼看著我,「答應則生,拒絕則亡,僅是如此。」

  「不需要重複,我知道你們的實力可以把任何公會毀滅,銀瑕先生。」我笑說:「我們家會長也不是屈服於你們的能力才答應的,希望你也能瞭解──」

  「不用說了,雪。」月點走到他面前,從懷裡拿出了一枚鑲有我們公會標誌的徽章交給他,也從他那裡拿了鑲有織寐森林圖樣的。

  那種感覺真不爽。我相信身旁幾個人也是同樣的心情。

  那個徽章是專門給同盟的,目的是讓會長之間有連繫管道,每個公會在創立時便會配給三顆,也就是同盟的三個名額。另外,若是公會解散,那徽章也會碎成粉末。

  銀瑕接過那徽章後站起身,雖是垂著雙眸但卻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看著我,「聽寐緹說妳很聽會長的話,看來不是如此呢。」深紅色的雙眼卻是透著無限的寒冰。

  「我是無條件信任會長,但我不會信任你們。」

  他笑了,狀似無奈的。接著用鼻子哼了一聲,「妳跟真羅組那群傻瓜還挺像的。」將空了的水杯還給我。

  「你不是嗎?」

  「不是。」十分果斷地。他轉身走到門前,「我和涷日,從來都不相信寐緹──」

  這讓我有些意外。那他們相信什麼?如此大公會的中心成員竟說不相信會長,那要如何支撐得起來?

  還來不及問,他便頭也不回的走出去了。

  轉頭看向冷瀅他們,也是一臉一頭霧水,滿臉問號。


  將水杯洗乾淨,我才剛從廚房走出來就被月點叫住,於是又再度坐回了那個被臭臉男們包圍的座位。

  「剛剛抱歉了。」他沒頭沒腦地說。

  我稍微思考了一下剛剛發生的事情,歪頭,但對方也沒回應我,接著自己走出大廳。

  西艾爾雙手盤在胸前,說:「他剛剛打斷妳了啊,那時妳臉色變超臭。」

  不置可否聳聳肩,轉身揚聲問走到外面的那傢伙:「要去哪?」

  「抽菸。」

  我同冷瀅相視,「騙笑。」而笑得無可奈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