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1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樹屋組]旅人



  「家主夫人快出來拿妳的信!」

  門外有人大喊著。

  聲音聽起來十分稚嫩,家主似乎知道對方來歷,想也沒想就起身往外頭走去。

  正要開門,外頭的聲音又響起了,「黛絲諾小姐來信——說要本大爺十秒內傳達,太小看本大爺了!本大爺九秒就到了!根本刷新郵差紀錄!」

  「你好,郵差先生。」家主開了門之後無視他的自吹自擂,稍稍點個頭,「十秒,這麼緊急,什麼事呢?」

  被稱為郵差的少年正站在郵箱的旁邊,身高大約到家主的腰部,頭上帶著大大的帽子,穿著看起來像是制服的黃色服裝;背著一個側背包,左手手上一支羽毛筆,看那紋路應是鷹類的羽毛;右手拿著一本厚重的紅色精裝書,鑲著金色的邊,看上去十分華麗。

  穿著他們這種裝扮的人一般稱為「世界郵差」,世界郵差都是妖精。他們穿梭在世界之中、世界與世界之間,只要「相信」,就能出現在眼前;只要「相信」就能收到來自他人的郵物。

  「世界郵差·萊堤,送上您的信件!請您簽收!」萊堤翻開精裝書,找到家主和黛絲諾的名字後將羽毛筆遞給她;家主接過羽毛筆,在簽收欄位簽上自己的名字,再將書還給萊堤。

  接著萊堤用羽毛筆的後端掃過「信件內容」的那一個欄位,一瞬間,像是瞬間掃出了灰塵一般,一個聲音被「掃」了出來——

  「小主人,有陌生男子進入這座山,我不知道他怎麼上山的,看起來應該是普通人——」

  萊堤闔上了郵務精裝書,將羽毛筆插進書釦帶的縫隙裡,「這就是包裹內容,有需要回信嗎?」然後伸出一隻手。

  家主搖了搖頭,給了他兩顆像是糖果的物品作為酬勞之後,萊堤將書收進包包裡,坐上巨大書本模樣的物體飛舞而去。


  因為判讀為十分嚴重的事態,即便黛絲諾的家離這裡不遠,她仍選擇了使用最快的方式冒險——畢竟郵差的出現並不是隨時隨地,若要他們很快出現,就要放更多的酬勞在郵筒裡面。

  「不管怎麼樣,人類不可能上這座山……」

  他們一直以來過著與世隔絕的日子,在「隱世」這點上,他們住的地方地理位置太過具有優勢。


  那是個巨大的火山口,火山似乎已經完全停止了活動。

  據說,千萬年前這裡就已經不再噴發岩漿,形成了一座湖。有一群龍生活在這座山,巨大的龍以火山口湖為中心聚集、築巢,慢慢地巢的泥沙樹木枯枝填滿了那座湖泊。

  巨龍們在人類聚集於山腳下生活後一隻隻陸續離開。

  它的山體有一段幾乎垂直,再說它高聳入雲,多少年來沒人上過山,就連他們家族的人都無法一探究竟,僅有艾爾可那個天才在獲允之後利用鍊成的生命體飛了上去。

  顯然他準備了很長一段時間,他製造生命體的事只有家主知情。

  總之,一般的方法是上不去的,更何況城鎮裡的人們沒有人會魔法。

  「夫人,是什麼事?」蒼昊從門內探問著一動也不動的家主。

  「沒什麼……就是有人類上山罷了。」她沉思一會兒,「夕月,你可以找到那個人嗎?」

  「應該可以。」說完,夕月飛了出去。

  「有人類上山是十分嚴重之事麼?溟皇少爺也是日日往返人類城鎮的。」看著夕月的背影,蒼昊仔細思考過後,發覺他的確沒有看過他們以外的人,在這山上能成為人類的也只有家主和艾爾可了。

  「不嚴重,只是匪夷所思。」她正思考要如何告知艾爾可,不過也許黛絲諾也一併通知他了,畢竟她真正的主人是他。

  沒多久,夕月便回到樹屋前,「那男的在靠近黛絲諾的木屋不遠處,黛絲諾說她會先拖住他。」

  「也是……可不能讓兄長大人發現這件事。」

  家主在極短的思考後動身前往黛絲諾的住處。

  她到那裡時,男子已被招待進入黛絲諾的庭院裏,新奇的雙眼看著四周,手上的花茶似乎一點吸引力也沒有。

  家主出現在男子面前時,對方睜大雙眼看著她,直率的,就像小孩看到新玩具一樣。

  「小黛。」家主喚了一聲。

  在男子背後摘採葡萄的黛絲諾回過頭,慌忙地請家主入座,向她介紹:「這是剛才提到的,迷路的旅人。」

  男子長得尚算好看,褐色的頭髮在陽光下散發出奇特的色澤;身上的衣服也很輕便,不像是特意為了攀登而穿。

  「我是這塊地的擁有者之一——」她在心底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以此自稱,「你是從哪裡來的?」

  「噢,我是從王國來的,聽說山的對面有個不屬於任何人管轄的城鎮,因為有興趣所以上來了……這裡就是了嗎?」旅人誠實的回答。

  「不,這裡是山上,你說的城鎮在山腳下,你是怎麼——」

  「咦,」話還沒說完,他打斷了她,「可我是繞著山走的,沒感覺自己在爬山啊?」

  這話一出,家主和黛絲諾面面相覷,沒繼續對話。

  然後,家主突然覺得有什麼事很熟悉。

  一會兒的沉默過後,她喚了聲夕月,低聲和他說幾句話,僅用他們三人能聽見的音量,而黛絲諾聽完一臉驚訝。

  「妳應該沒有跟哥哥說吧?」家主問。

  「是的,我沒有通知主人。他說過會一概視為實驗體的……」黛絲諾怯怯地答道。

  艾爾可早在還沒上山之前就背地裡做著生體實驗,雖然人體實驗至今仍未進行過(黛絲諾是憑空鍊出來的,並不是以人類為材料),但他想做就一定做得出來。

  「旅人先生,」她對陌生人的名字似乎一點興趣也沒有,「你想回你的國家,還是我送你去看看你原本想去的城鎮?」

  「夫人?」夕月十分訝異於後面那句話。

  旅人半垂著雙眼思考,半晌,「我想去那個城鎮看看。」

  之後,家主在旅人的同意之下,帶著他穿越森林,渡過河,走進巨大又不見天日的叢林。

  她讓黛絲諾走在前面,提醒「後花園」裡的生物們不要出現,慢慢地走到了距離城鎮最近的山崖。

  下面能看到那就是個小鎮,因為山勢很高看不太清楚。

  「哇,好高!我真的是徒步爬上來的?」旅人自嘆道。

  他們站的地方坡度幾乎超過了垂直,緩坡則十分遙遠,看得出山腳附近還有梯田,但再往上就是一般方法無法攀爬的地方了。

  「你敢下去嗎?」夕月帶點戲謔地問。

  「你們平時怎麼下去呢?」

  「我們自給自足。」簡短回答,夕月甚至在思考要不要一腳踢他下去。

  突然,一道聲音從他們身後傳出,「為什麼有人類在這裡?」

  艾爾可從後方叢林走了出來,身影還是在陽光照不到的地方,似乎是劃出了一道界線一樣。

  聽見熟悉的聲音,黛絲諾緊張地回頭,家主則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我不是說有人類上山就要通知我嗎?」他這話是對著黛絲諾說的,聲音十分嚴肅。

  「……因為覺得很奇怪……所、所以先通知了小主人來看看……」

  對此艾爾可倒是嗤之以鼻,「人類上山也沒什麼奇怪的。」

  家主僅是拍了拍黛絲諾的肩膀,淡淡地回道:「小黛只是不想讓你往奇怪的道路走去,不要兇她。還有,你說錯了。不是人類上山不奇怪,而是快要變『黑』的人類上山不奇怪。」

  「『黑』……妳是說,他不是人類了?」

  「對,快要不是了。」

  這話一出,旅人驚訝地瞠大雙眼看著家主,「妳在說什麼?」

  「你下山吧,」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她自顧自說著,「你只要想著要去城鎮,自然會有路。」說完,對他一笑,便轉身要走。

  「等等,妳剛剛的是什麼意思?是說我要成佛了嗎?」旅人抓住她的手。

  一瞬間,夕月不知為何,像是反射動作一樣突然用力拍開那隻手,自己也一臉驚愕。

  家主看了夕月一眼,又出聲催促旅人,「你說是什麼便是什麼,趕快出發,天色要暗了。」

  於是旅人出發了,他坐在崖邊,抓著一旁看起來強韌的野草植物,慢慢的往下滑,動作有點滑稽。

  看不到旅人的身影和聲音之後,家主嘖了一聲,「沒帶蒼昊出來真是失策了……」

  「他到底是什麼呢?」黛絲諾問道。

  在家主回答前,艾爾可打斷了她,「比起這個,小妹妳該回家了吧?至少不能待在這裡。」

  這裡沒有防護。

  應該說,這整座森林和叢林,已經很久沒有施加防護措施了。

  「最近我出門次數的確也多了……」家主扶著額,「那旅人大概也是被無意間吸引過來的。」

  「為什麼不讓蒼昊處理掉他?」夕月問。

  家主瞪了他一眼,「那種東西是還有機會恢復原狀的,只是,如果他回程又上山,就真的不行了……」

  艾爾可直接攬過家主,一把將她抱了起來,「叫妳回家還聊天,以為我是在徵求妳的同意嗎?真的不怕死——」直直的往樹屋的方向前進。


  三天後,旅人再度出現了。

  雖然看得到大樹,但看不到門,只當是神木那類的存在,總之他迷路了,這一次沒有人替他帶路,甚至看不到任何一個人。

  家主只要不出門就平安無事,再說既然知道可能會有東西上門,那艾爾可入多年前一樣的做防護就沒問題了。

  於是他一直在那附近徘徊。

  艾爾可似乎在等他進入叢林,因為叢林的凶暴生物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將他殺害,但他不會渡河就不可能過去。

  蒼昊看著覺得討厭,夕月則有種奇妙的感覺。

  家主這才告訴他說那是快要成為魔鬼的人,就是過去常追著家主的黑色物體。

  可能是做了太多壞事而墮入,又或者是被真正的魔鬼給吃掉了屬於人性的部分。

  若是前者,那只要他自己「想得開」就有可能變回原樣,若是後者,就沒救了。

  而惡魔對於魔鬼並不排斥,但雙方種族也可以說是勢不兩立——因為雙方不太一樣,但總有人覺得兩者是一樣的——所以他才會有種奇妙的感覺。

  他再度出現之後,他們頻繁的使用世界郵差通話。

  那個機構甚至為了這一天設立了他們專用的郵差小組,一共有三個郵差。

  只要他們在信箱裡放上他們專用的糖果,郵差就一定會在數秒內到達並收取郵件,也在數秒內就傳遞郵件給收件人。

  未免寄收信時被男子看到,他們還將信箱放到了屋內。


  旅人迷路的第四天,黛絲諾帶著人形化的薄雲到樹屋去蹭飯,毫無防備的她一直到進了樹屋、柴染告訴她後,才知道旅人一直跟在她身後。

  並且和第一次見面時直接搭話的態度完全不一樣,偷偷摸摸探頭探腦的,讓黛絲諾些許感到毛骨悚然。

  後來,家主用了一點魔力透視外面的狀況,發現旅人還在巨樹的周圍游移,甚至有幾次對著門探望、撫摸,甚至去爬抓。

  大概是記住了黛絲諾進門的位置而試圖進入,才有如此的行為。

  不過,那行動方式實在不太像是正常人類會有的,尤其是表情──

  雙眼睜得大大的,但幾乎沒有聚焦在任何一個點上;時而裂嘴而笑,時而雙唇像癡呆一樣地張著,有時整個人像是蜘蛛一樣攀上門的位置。

  理所當然的,他看不到任何東西,也不可能觸動開關。


  家主讓三個孩子們暫時到二樓去,避免樗影和潾姬受到驚嚇,差溟皇好好顧著他們。

  他們再一次放了糖果在信箱裡面,世界郵差之一的萊堤很快出現,坐在信箱上面,身上淡淡粉紫色的光芒在屋子裡顯得更清晰。

  家主讓萊堤看了幾分鐘外面的狀況,並說了幾句話,以那個畫面和聲音作為信件,「寫入」厚重的精裝書本,寄給艾爾可。

  沒多久,旅人似乎被什麼吸引開來,過了幾秒,萊堤又出現了。

  「萊堤大人駕到——收件人快來聽旨!」

  家主忍著想將他打飛的衝動,丟了兩顆糖果給他。

  萊堤翻開精裝書,用羽毛筆掃出艾爾可的聲音:「既然妳耗費魔力維持透視會累,就趕快讓蒼昊料理那個變態吧,別倒下了。啊、在那之前我要他為他的變態行徑付出一點點小代價。」

  家主在書本上簽名之後,突然聽見了旅人的聲音以如同被撕裂般的方式大聲地放送著,又摻雜著一些奇怪的滋滋聲。

  家主往聲音傳來的方向定睛一看,艾爾可身邊帶著比人類還大上一些的蝴蝶,揮動著翅膀往旅人身上灑著鱗粉,旅人被鱗粉弄得在地上打滾,而艾爾可則是冷眼旁觀著這一切。

  蒼昊看得嘖嘖稱奇,「他一人便可解決罷?」

  黛絲諾知曉『後花園』裡所有生物的特徵,她搖搖頭,「不可能的喔,那隻蝴蝶的鱗粉只是會燙外加會癢而已。」

  不知是否痛苦太過劇烈,旅人的叫聲慢慢地摻雜進其他刺耳聲音,一點也不像是從他喉嚨裡傳出來的。

  「他要『變過去』了。」家主不急不徐地說著,「我要出去。」也沒經過誰的同意,更沒讓人有勸阻的機會,她動身走出樹屋。

  艾爾可發現門打開的瞬間先是一驚,「小妹妳——」但他很快反應過來,立刻命令讓蝴蝶飛向前去擋在旅人和家主之間,殊不知旅人卻超乎常理地一躍而過,往家主的方向衝去!

  一瞬間,夕月拿出雙刀跳上前去砍了旅人兩刀,但卻像是揮空一樣。

  接在夕月之後,蒼昊很快擋在家主身前,「夫人,別突然亂來啊。」隨即向著旅人呼出了一口氣息,金黃色的粉塵包圍著旅人的身體——


  這時的夕月在嘴裡叨唸著:「嘖,當管家太久了,戰鬥技巧生鏽了嗎?」

  這對他而言似乎是十分不可思議的事。




之前的設定改了不少,尤其是外觀的部分……目前還在考慮中
能直接貼過來的大概只有下面這些

基本配備
配送郵件時會坐在打開的書上飛,手上有羽毛筆,據說書和筆的等級會因為年資而有差異,但一般人類可能看不出來。

關於書和羽毛筆
書似乎是用來存放郵件的魔法物品。
原本只能存放一般郵件,包裹則是放置於魔法袋,在委託某對兄妹改良後將兩者結合。
存放步驟:
以羽毛筆的尾端輕點郵件三下→以該羽毛筆於書上寫下收件人資料→以羽毛筆尾端點物品兩下→物品便會存入紙張的空間裡。
提取步驟:(文中修改了)
找到收件地址後以羽毛筆尾端輕點資料一下→讓收件人在簽收處寫下名字/不需簽收則由精靈打勾→以羽毛筆尾端輕掃過物品圖樣→物品會彈出書本。
寄信:
只要有郵筒的家庭就會有精靈造訪。
寄信時將信件放在郵筒裡即可,放上一顆精靈糖果的話信件會更快到達。
郵寄包裹時若包裹大於郵筒可在郵筒裡放三顆精靈糖果,沒多久精靈就會來,郵資是兩顆糖果,若要更快到達則看精靈要求。
收信:
沒有郵筒的地方也可以收到信,前提是收件人是相信郵差精靈存在的,否則信件會被丟包或退回。精靈是會難過會生氣的!

那個兄妹就是……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