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4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跟風

 跟風
寫手傲嬌試煉: 
1.告白,不使用“喜歡”,“愛”等字眼 
2.分手,不使用“分手”,“再見”等字眼 
3.死亡,不使用“死亡”“盡頭”“到此為止”“那邊”等直接表述 
4.重逢,不使用“好久不見”“歡迎回来”“記得當年”等直接表述
 
3 寫__的試煉
  其實,關於緋妃的失蹤,在早前就已經有了預兆,只是沒有人發現,或者沒有人放在心上。
  「妖精,妳方才是否變透明了?」趴在家主肚子上的柴染突然這樣對著緋妃說說。
  然而,當事人卻只是打哈哈的說,大概是因為沒有睡飽;家主盯著緋妃看了一下,一副瞭然的表情,但也就只有這樣。
  那之後沒多久,她就消失了。
  面對孩子們的疑問,家主說,她原本就只是暫時住在這裡,並不會永久的留著,但孩子們一致認為她不是那種不告而別的人。
  若非永生不見,為什麼連道別都不肯?
  家主什麼都不向他們透露,直到這天──
 
  一大早,她急忙拿著那純白的木杖,騎著柴染奔馳而去,夕月留在家裡,他理應是知道家主的去向,卻什麼也不說。
  一直到深夜,家主才拖著疲憊的身軀回來。
  「娘親……」溟皇見家主回來,連忙上前去,順手攙扶她,「怎麼回事?」
  他沒有見過這麼虛弱的娘親。
  柴染變回貓咪的體型,代為回應:「那妖精的樹,枯死了。」





  「去把那女人給本王抓過來!」
  淡金色長髮披肩、長相清秀的撒但站在王座之前對著底下的人大吼。
  「……女人?」底下的一干惡魔們面面相覷,不懂他們的大王在指誰。
  「把阿斯莫德召喚過去的女人,她沒放阿斯莫德回來。」撒但突然開始摩娑著雙頰,「照理說應該沒有魔法陣可以召喚七個王的啊……」
  在他這麼說的同時,眼前的地板上出現了粉紫色的巨大魔法陣,閃過一道強烈白光之後,方才被撒但點名的兩個人都出現在陣之上。
 
  「唉呀,開錯路了。」家主一臉不在乎,像是根本沒注意到這排場──王座之前的腥紅色地毯旁站了一整排的守衛。
  「陛下!」女性的惡魔喚了一聲,家主才望向王座。
  她有禮的彎身,「貴安,路西法。」
  四周圍的惡魔們將她圍成一圈,看上去十分有氣勢卻一點殺意也沒有。
  撒但甚至不追究她直呼他過去的名字,開門見山地問了她:「妳是怎麼召喚阿斯莫德的?為何沒放她回來?」
  家主從容的拿起摺扇輕抵在頰側,「路西法這是關心阿斯莫德不成?」
  對方卻連眼神都沒改變,滿臉的尊嚴,「回答本王的問題。」
  「跟以前一樣呀,你以前就沒跟我討過人。」
  「以往妳最多三天就放他們回來,這次可過了七天啊。」
  家主笑道:「那你應該問問為什麼你們家阿斯莫德,七天都還不肯回魔界啊,我也很困擾的。」
  「阿斯莫德怎麼可能留戀人間!」撒但怒得險些露出原本惡魔的模樣,「阿斯莫德,說。」
  「……」一副女王姿態的惡魔移開了眼神,「她叫我……打掃廁所……」
  「因為太麻煩了,所以就把她送回來了唷,不過她沒有完成我的願望呢。」她用扇子推了一下阿斯莫德讓她離開。

  撒但深吸一口氣壓下怒意,坐回他的王位上,「妳也該停止這種行為了吧?」
  「行為?可是,」家主在自己的身後變出了一張椅子,在那上面坐了下來,「我也有好好的給報酬的喔。」
  「那就別再研究召喚陣了,妳究竟想做什麼?連王位階級都召喚……」
  「沒有想做什麼,只是想研究召喚陣的規則而已,不覺得召喚陣很好玩嗎?」家主稍稍整理了一下頭髮,「對了!我說不定下次就能召喚你了呢──把那個文字改成這個……」看似是在腦海裡描繪著什麼圖樣一般。
  「妳──看來有必要讓妳接受點懲罰呢……」撒但笑著,看起來似乎有些勉強。



[樹屋組隨筆]這篇卡超久,卡到我都忘記我最初是為什麼開始寫了,好像是為了補之前那篇**http://blog.yam.com/soul92/article/57815443 (Die away)**那一句「他相信一定是哪個魔王看上她了,才用這種卑鄙的方法帶走她。」吧……好像是綠綠說想看的?大概吧<失憶症喔)
不過應該是不會繼續寫了……沒靈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