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帝星]人物序 - 羈絆

 
 
 
 
 
 
 
 
 
 
 
 
 
 
 
 
   ──────╳× 序   × 兩人的牽絆
 
                       燁茗雅、若席恩──────…
 
 
 
 
 
 
 
  帝國的皇室,是整個星球的統治者,他們訂下了完善的帝律,不讓人們反叛、篡位。
 
  所有星球難免都有種族歧視,而這個原本種族分明的星球也是如此。他們歧視的不是任何種族,而是不同族與族之間的小孩。
 
  而,在一對雙胞胎帝王登基之後,種族歧視問題在半年內完全消逝。
 
 
 
  雅緹闔上書,讓眼睛稍作休息,沒想到讀帝國史是這麼的辛苦。
 
  她是個美麗的女孩。天生的紅褐色長髮散披在肩上,臉上的倦容沒有一絲隱藏。但,不可否認的,她真的很美。原因呢?大概是臉上總掛著自信兩個字吧!
 
  「緹,我今天要巡視,先出門了。」
 
  「哥哥出門小心!」雅緹笑了笑。
 
  燁茗雅,多麼令人稱羨的姓氏啊!代代都是御用魔導士,還是貴族。
 
  她看了外頭的光線,然後拿起床邊的杖和書包走出房門,拿走了桌上的食物出門。
 
  「雅緹。」
 
  「翼恩?抱歉,我剛剛在看書,晚了點。」她笑。
 
  翼恩幫她拿書包,讓她能輕鬆些,畢竟這個女孩愛看書的程度非常,書包重也是當然的。
 
  「沒關係。」他的話很少,即使雅緹要他多講些,他還是沒有辦法。
 
 
 
 
 
  皇家學校門口,一群人喧嘩著,擋住了進門的路,雅緹使用了羽術好讓他們兩個可以通過校門。
 
  「哥哥,你還是這麼有名氣。」雅緹浮在半空,笑著對被圍住的雅矢道
 
  「緹……哥哥讓妳看羽術的書,不是讓妳見死不救。」他故做冷靜,身為帝王的貼身隨從兼魔將,他不能失態。問為何不自己使用?當然是因為怕失禮啊!
 
  雅緹似乎想到了什麼,飛向雅矢,笑道:「今天你忘記給我早安吻,今天晚上晚飯又是你做囉!」
 
  「我可以馬上補給妳,晚飯我也可以幫妳做,只要妳現在幫我脫困。」後面那句他說的非常小聲。
 
  「先補。」雅緹調皮的看著他,像個小孩。雅矢把雅緹的頭靠進自己,吻了她的額頭。
 
  雅緹滿意的笑,然後唸道:「羽術翅膀,對象──燁‧雅矢‧茗雅!」
 
  「那個女人竟然讓燁茗雅大人親她!」「燁茗雅大人───!」
 
  「一群花痴……哥哥是我的!」雅緹做了個鬼臉回敬。
 
  就在聲聲咒罵中,雅緹和翼恩、雅矢離開那個『是非之地』。
 
 
 
  潮繭站在講台之前,黑板上已經畫好了整天上課要的內容,精靈們正笑著聊天,等待潮繭上課。
 
  「潮繭老師早。」雅緹向來都很有禮貌。
 
  「早。」潮繭笑著道。也任由不是魔學院學生的翼恩進入教室,她很習慣了,也知道燁茗雅和若席恩兩家的狀況,所以容許。
 
  翼恩放下雅緹的書包,雅緹對他笑道:「謝謝。」
 
  「應該的。」他的表情依舊沒有改變。
 
  「我陪你去體學院。」雅緹站起身走向教室外,翼恩一把抓住她的手:「妳等一下回來會危險。」
 
  雅緹盯著他看,然後露出燦爛的笑容:「我是魔院第一名喔!」她的意思是『不要小看我』。
 
  翼恩愣了一下,然後也跟著她走出教室。
 
 
  她知道,翼恩很擔心她、寵她,但是她也不曾忘記她是魔院中成績最好的學生。她欣然接受翼恩的幫助,因為她對若席恩家族有救命之恩,若她沒有寫信請求先皇饒過翼恩爺爺的造次,若席恩家族早就是片荒土。
 
  她告訴翼恩幾百次『我會保護自己』,翼恩總是回答:『魔法在遠距離比較強。』然後堅持跟在她身邊,他是為了配合『遠距離』的魔法而投身體學院的。
 
  種種原因,讓她接受翼恩的保護。
 
  「雅緹?」
 
  這聲音將雅緹從深思中拉出來:「嗯?」
 
  「我沒有看輕妳。」
 
  雅緹笑著看著他的眼睛,她永遠都能知道翼恩在想什麼,只要他的眼睛是睜開的。她笑說:「怎麼了?看你的眼神好像很愧疚?」
 
  翼恩撇過頭。他們的動作看在體學院男同學的眼裡實在很『刺眼』,畢竟雅緹除了是魔學院第一名之外,還是各學院公認的美女。
 
  突然,雅緹的手撫上翼恩的額頭:「流海該剪了,翼恩。」
 
  「可是才長到鼻頭一樣……啊。」話還沒說完,雅緹的眼神就讓他不敢再說下去,太威脅了。
 
  「全學校的學生中,只有我看過你的臉,別人怎麼說我不管,翼恩長的很好看,沒有必要這樣遮掩。」
 
  「妳明明知道不是他們的原因……。」
 
  「我知道,你的眼睛像那個女人嘛!可是頭髮已經長到跟鼻頭齊了喔!」
 
  翼恩沒辦法再接話,走進教室,渾然不知雅緹也跟著進入教室。
 
  雅緹看了一下教室環境,又看了下翼恩的座位:「翼恩。」
 
  「雅……雅緹?」
 
  「你的抽屜怎麼這麼多散亂的考卷?」考卷幾乎亂塞,但張張都打著滿分,課本倒是收的很整齊。
 
  旁邊的同學起鬨到:「哇,你們結婚了嗎?怎麼管起來了啊?」
 
  「我幫你整理。」她不管旁人的言語。
 
  「不用了。」或許說自己的壞話可以,但如果扯到雅緹,他不會坐視不管的。
 
  雅緹清出了整疊考卷,一張張的攤開,疊在一起,然後全部一起對折之後收進抽屜。
 
  「以後考卷要照學習章節排好,成績要翻出來,翻出來不算什麼,這樣班上的人才會有進步的動力。」這是在魔學院的常態。
 
  「結婚了──!」部分男同學笑著道
 
  翼恩已經準備衝上前去準備踢人,卻被雅緹拉住:「翼恩,學習環境要好才能有好成績,我幫你跟女帝談,看能不能轉到體三班。」每個學院的第三班都是成績最好的班級,翼恩則是因為不想太過招搖而留在二班。
 
  「喂,女人!妳看不起我們啊?」他在班上被稱為大哥,但成績也沒有很好,只是愛起鬨。
 
  雅緹示意要翼恩坐好準備上課。她看了牆上的木鐘,時間很充裕,她笑的很美,但翼恩了解,那是雅緹諷刺的笑容。
 
  「我姓燁茗雅,名雅緹,請問這位聲音像雞鳴一般『美好』的大哥如何稱呼?」她知道他在體二班的地位,這是全校都知道的。
 
  「不知道?本大爺也不想告訴妳!能跟女帝談?妳以為妳是誰啊!兄長是魔將兼帝王貼身隨從就了不起啊?」
 
  「呵呵……小女子不才,整天讀書和考滿分,怎麼會知道其他班級的事情呢?小女子的兄長就是了不起,你、能、嗎?」她的表情可不是謙虛!
 
  那人準備將手揮向雅緹,翼恩猛然起身抓住他的手護住雅緹:「不要太過分。」
 
  「翼恩坐下。」雅緹命令道
 
  翼恩看著雅緹,然後瞪了他一眼,只好坐下。
 
  雅緹看著那人,然後臉色沉了下來:「我警告你,若席恩家現在的主人是燁茗雅家,他們的事情就是我們的事情。你們所有人都一樣,成績不好就好好用功,學學魔院的優良傳統吧!」
 
  語畢,雅緹在體二班所有人的注視之下離開教室,之後也沒有人再說翼恩是非,原因很簡單,他們很清楚這兩個人對彼此的情感都只是朋友與主僕。
 
 
 
  「緹,妳又強出頭了?」雅矢剛好在巡視校園,他已經站在門外一陣子了。
 
  「沒啊,只是教訓一下他們。我知道他們欺負翼恩。」
 
  雅矢推了下眼鏡:「緹,當哥哥的,不知道該說是翼恩寵妳,還是妳寵翼恩?」
 
  「我的最終目標,是讓他能在他生母面前不再緊張和憤怒。」
 
  「達成目標之後呢?」
 
  「到時候再說吧!」語畢,她笑著轉身往魔學院走去。
 
 
  到時候、到時候……
 
 
  然後,雅緹從隨身的側包中抽出一張畫像,是嬰兒翼恩和他母親,右下角的簽名是翼恩的父親,當時的三人還很幸福。
 
  雅緹的眼神由溫柔改變為憤怒,毫無笑意。
 
  她在魔三班窗外的小橋上,將畫像撕成碎片,然後隨它在河中漂流、浸濕,畫像上的女人不再美麗,綠色的瞳孔漸漸轉淡。
 
  她笑了,並且道:「妳這女人……沒有資格讓翼恩這麼痛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