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樹屋]蒼昊新衣


  蒼昊在這個家裡一直是格格不入的存在。


  在這巨大樹屋裡生活的人都被家主影響而穿上了交襟的袍子,在另一個世界被稱為日式服裝或是和服,不過除了家主以外皆是穿改良式的,較為輕便好活動。

  而新來的他卻總是穿著他的直裾和大氅,一看就不是這個家的人──雖然他本來就不是。


  一天,家主在早上騎著柴染出門,回到樹屋時已是傍晚,回來的時候帶著一大個大包裹,見到在家裡休息的溟皇便要他拿著包裹帶蒼昊進房間去,溟皇雖不明所以,仍是願意乖乖的照做。

  倒是蒼昊,一臉疑惑看著家主並問道:「讓倆男人同房,夫人莫非以為吾是斷袖?」

  「難道你要我幫異性換衣服?」

  「更衣?早說麼,在此便可。」蒼昊對她微笑。

  沒多思考,家主開始推著他,「別讓我女兒看到髒東西,進去!」

  溟皇看著自家娘親搖搖頭,默默跟在後面進房去。只敢在內心想:「又不是沒有穿內袍,怎麼會看到不該看的……」


  由於溟皇常幫弟妹穿衣服的關係,不出一刻鐘就更衣完成。

  直接在門口看著更衣過程的家主滿意地點點頭,並要樗影搬來穿衣鏡放在房間外面,潾姬也在這時走到娘親身後探頭。

  「頭髮,束高了呢。」房間光線灰暗,這是潾姬唯一能看得出來的了。

  原本總是在尾端束起的墨色的長髮,第一次在後腦杓束成馬尾,看起來比過去還要有活力些。

  家主要蒼昊走出房門,在大廳好幾個油燈所交織出的光線下能看出那是一套鮮紅的長和服,在形狀上與他自身的袍子並沒有太大的分別,只是花紋與綁帶、配件等細節上有很大的不同。

  袖口與袍子的尾端有著象徵大海波浪的金色圖騰,赤色的羽織比鮮紅來得深色,上頭的圖騰只有在光線照耀時才看得清楚紋路。


  蒼昊看著鏡中自己所穿的衣裳,不禁睜大雙眼又舉起雙手仔細地看著袖子、拉拉身上的布料像在研究質料,「真是上好的布料!想必夫人花了不少金子吧?吾該如何回報是好?」

  「哼,還不快感謝我娘親!」樗影雙手叉腰指著比他高上許多的男人,「我們幾個可是一個人只有十幾件這種質料的衣服喔!」

  溟皇在他講完這句話的當下將他拉到自己身後,低聲告借他不得對客人無禮,讓樗影鬱悶得很。

  「可是吾只有這件呢,少爺。」蒼昊無奈望向樗影,又轉頭向家主問道:「夫人是富豪不成?一人十多件,如此好的質地,普通人家豈能負荷?」

  家主不以為然地聳聳肩,溟皇代為回應道:「娘親只是有比較特別的人手。」

  「無論如何,感謝汝,吾會珍惜此物。」他仍對家主點頭示意感謝。

  後者對他揮揮手表示無所謂,躺回自己的貴妃椅上,「你要穿什麼我不干涉你,只是在這之前你都只穿同一件,我實在不怎麼喜歡……」

  「夫人想給在下新春禮品,還怕羞找藉口呢。」蒼昊對著家主的椅背,展開到了這個世界以後第一次發自內心的笑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