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4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樹屋]螺旋野菇披薩



 
  「好了……」溟皇站在廚房裡,雙手撐著身體,一副心情低落的樣子,回答趴在餐桌上的女人──他娘親。

  要說事情會變成這樣的原因,得先將時間拉回前幾個小時。


  樗影一大早走出房門,便看到潾姬戴著有粉紅色蝴蝶結的草帽正在照鏡子,身上穿著牛仔布質的吊帶褲裙,看上去像是要去野餐一樣。

  視線往旁邊移動,果不其然,自己娘親就坐在貴妃椅上頭喝著她的咖啡。

  他蹦蹦跳跳的跑到家主身邊,盤腿坐在椅子上,「娘親娘親,為什麼讓潾穿成這樣?」

  家主先是優雅地飲下後,緩緩轉頭對樗影笑道:「你也想要穿嗎?」

  「我也有份嗎?」樗影那頭綠色頭髮,看起來又更加生氣勃勃了一點。

  於是,家主一個彈指,樗影身上的睡衣瞬間變成了外出服,跟潾姬身上的就像是一套一樣,只是他的吊帶褲是五分褲,頭上沒有帽子。

  「那麼……要做些什麼呢?」樗影直到現在才想到這個重要的問題。

  家主沒有說話,也許是因為她一向不喜歡同樣的事情講兩遍。是潾姬開口了,「娘親今天想吃菇類。」

  「喔──我窗戶外面有一朵耶,好像是螺旋菇菇。」樗影指著自己房間的方向。

  「是嗎?」家主微笑,「那小樗樗,就麻煩你摘去放在流理臺喔──」

  被娘親拜託做事不嫌麻煩反倒覺得幸福至極的樗影二話不說奔回房間,又很快的奔向流理臺。

  潾姬拿下草帽,向家主問道:「一朵夠嗎?」

  家主很乾脆的回應道:「我怎麼會知道夠不夠呢?」然後轉頭命令樗影:「去問你兄長,一朵香菇可以做什麼?」

  樗影都還沒回答,溟皇的房門就打開來了,隨手綁起馬尾,「娘親,想吃什麼說便是。」

  「披薩。」回答十分迅速,「小的就好了,當早餐。」

  「好,等我一下。」


  半小時過去,家主等得有些不耐煩,「溟──好了沒啊?」她趴在餐桌上,沒有看著溟皇。

  「好了……」溟皇回答的有氣無力的。

  這讓家主覺得不對,稍微抬眼,「溟?」

  溟皇的樣子不太對勁,看起來愁眉苦臉,她可沒怎麼見過這樣子的他啊──她揮揮手要樗影去拿相機來拍照,然後起身走向烤箱前的溟皇。

  「娘親不要過來……這東西不對勁。」其實在料理當中就已經覺得奇怪了,只是放進烤箱之後這種怪異的感覺退去,他就沒有多想。

  「那讓小樗樗過去看好了。」溟皇沒有拒絕,她接過樗影手上的相機,仔細看著他的反應。

  樗影看到剛出爐的披薩之後,頭髮垮了下來,「怎麼回事啊?我突然覺得好沮喪……」

  「那東西不能給娘親吃。」站在家主旁邊的潾姬說道。

  家主聽到這,不高興了,「但我餓了,現在就想吃。」

  這時的樗影已經快哭出來了,拉了另一把椅子坐在家主身邊挽著她的手,臉埋在家主的肩窩。

  「溟哥哥,你餵娘親吃吧?」潾姬說:「我們都不要看。」

  「嗯。」餵自家娘親吃飯是沒什麼問題,反正他也有想過哪天娘親老的……她會老嗎?算了。

  溟皇努力克制住自己腦袋裡奇怪的憂鬱情緒,待潾姬轉過身、樗影閉緊雙眼還順帶一手遮住自家娘親雙眼後,才拿出裝著披薩的烤盤。

  雖然餵食過程不算熟練,但因為是小披薩,所以沒多久就結束了。

  「沒看到那個披薩,感覺好多了。」溟皇說。

  「小樗樗……你是不是說過那是螺旋菇?」緩緩睜開雙眼的家主淡淡地問道。

  「是啊,我那本圖鑑上面──」

  話還沒說完,家主打斷他,「我累了,想躺一下。」

  樗影自動自發的背起家主,讓她躺到貴妃椅上面。三人都不明所以,但還是沒有繼續打擾她。


  溟皇進到樗影房裡去拿了圖鑑仔細的看了一下──

  「看來娘親得等那東西完全消化精光才能恢復精神啊……」他自言自語道。



潾姬是麒麟,有百毒不侵的設定,不受影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