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1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文]康乃馨



 
 





  從衣櫃上方搬下了不少箱子,終於在最深處找到了一個已滿是鏽斑的喜餅鐵盒,男人從書桌椅上下來,坐在矮床上,稍微用力的扳開鐵盒,映入眼簾的是滿滿的泛黃信封,雖然大部分是標準信封,但也參雜了些明信片、橫式信封、國外信件……等等。
 
  已有些許歲月痕跡的嘴角,輕輕的勾起一個弧度。
 
  男人出生在一個不知道電腦是什麼東西、還需要以手寫書信往來的年代,能積下這麼多封信也是正常的。
 
  他開始從最旁邊看起來最舊的信封開始抽起,打開來閱讀,又一封一封的收好、按照原本的順序放回去盒子裡。
 
  每讀完一封信,他的眼眶便更加紅了一些,有時候他必須深呼吸,仰頭看看天花板,才能繼續打開下一封信。
 
  也許是在逞強吧,他沒有讓眼眶裡打轉的淚水有機會奪眶而出。
 
  是了,「男兒有淚不輕彈」,這也是那個時代的刻板印象。
 
  有時他放下書信,走到書桌旁看看桌上的照片,或者到外頭去泡杯茶再進來繼續看,像是在趕進度一樣的,除了短暫休息或生理需求之外,一直在讀那些估計有上百封的信件。
 
  隨著時間過去,已經到了傍晚,他打開了床頭的小燈,繼續讀著。
 
  信封上寫的收件人都是同一個,是他自己的名字。而有署名的寄件者不多,寄件地址多是不同人。
 
  直到月光灑到窗台之上,他才開了房間的燈,走到書桌前打開電腦的電源。
 
  他打開了自己架設的網頁進入管理員模式,開始敲打著鍵盤,最後設定了發表日期後按下確認按鈕,然後回應了網頁上的幾個留言後閉目養神一陣子,按下關機選項。
 
  就像例行公事一樣,動作沒有任何遲疑。
 
 
  時光飛逝,一個月過去了,滿是花籃的大廳來了一群穿著制服的男女,在一片黑中,引得不少人向他們行注目禮。
 
  目測年輕的大約是高中或大學的年紀,而年長的大概已有三四十歲甚至以上了。大部分是白衣藍裙、黑褲,年輕一輩的顏色和花樣多了一點。
 
  所有人都是,除了手上拿了朵康乃馨之外,胸口的口袋中也擺放了一朵康乃馨。
 
 
  要他們這麼裝扮的是一群大學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
 
  幾天前,有人在國中班導的自設網頁中看到了一篇當天發表、文中標示日期卻已是一個月前的文章。看完內容後,他連絡了班導,得到的卻是不幸的消息。
 
  電話裡,師母用十分溫柔的聲音對他說:「你們老師在昨天走了呢……」「是呢,一個多月前醫生就說了……」「啊、追思會時間已經決定好了,你們願意來嗎?他一定會很開心的。」
 
  於是,他開始連絡國中同學,同學們又開始擴張人脈網,找到班導曾經教過的學生。並在家屬幫助下取得老師的教學經歷,他們開始分頭連絡他曾經教過的每一個學生。
 
  這天,獻上康乃馨的似乎只有他們,但這一朵朵的康乃馨也在桌上堆成了兩座小山,顯示他們的人數不在少數。
 
  追思會告一個段落後,他們在家屬替他們準備好的房間聚集著,房間有一面牆佈滿了老師和不同學生拍的照片,從黑白照片到彩色高清都有。
 
  以此為基礎,相差了也許有三十四十歲的人們聊著同樣的事情,聽起來有些奇妙。
 
  「啊、同學們,」頭髮鬢白的女主人從裡面的房間走出來,手上拿著的是一個喜餅鐵盒,「謝謝你們來追思會。」
 
  她將鐵盒放在桌子上,略顯吃力的打開來,「這是你們寫給外子的信函,他一個月前把全部都重新看了一次呢。」揚起嘴角,莞爾。
 
  曾經或現役的學生們之中,有幾個女性已經紅了眼眶。
 
  他們說好今天不哭,因為老師從以前就不喜歡看到學生哭,不論男女。
 
  女主人從口袋中抽出一封信,「他說如果你們來了,把這個給你們看……算是給你們的遺書吧。」將信紙放在鐵盒的蓋子上,她轉身走向廚房的方向,「我去拿茶和杯子出來。」
 
 
  他們遲疑了一下,最後,最靠近信紙的一位看起來就是女強人的女性拿起信紙打開來,大略瀏覽了一下遞給旁邊的褐髮男性,要他讀出來──
 
  「很短啊……」褐髮男性唸了一句,不料才一句就哽咽了,「致我永遠的孩子們……唔……咳咳、」他清了一下喉嚨,繼續讀了下去──
 
  『致 我永遠的孩子們:
    我要說的只有兩件事情。
    一是,你們都是我的孩子,
    不要忘了時常要跟兄弟姐妹們連絡,
    擁抱一下今天來的人們吧。
    二是,我說過「不管男女都不可以輕易哭泣才是男女平等」,
    抱歉啊,其實我只是怕自己也跟著你們哭,才這樣說的……
 
    今後,遇到傷心的事情就盡情哭吧!
 
            你們的第二個父親 
    (不過我這個父親已經不在了呢……原諒我吧!孩子們!)』
 
  唸到最後,褐髮男性的聲音已經開始顫抖,「今後、遇到傷心的事情就盡情的哭吧──……後面你們自己看啦!……嗚……」
 
  摀住雙眼,他將信紙丟到了桌上。
 
 
  女主人拿著一大罐的麥茶走回來,看到的是低著頭的學生們,有些抱著對方,有些安慰著其他人,有些人一邊擦著眼淚一邊提供面紙……
 
  她突然想起,好多年前的某一天──
 
 
  當各大學校開始開設電腦課的時候,部分教職員也都有了自己的電腦,女主人看丈夫在電腦前吃力的打字,她好奇的問:『老公,你請人幫你設這個網站做什麼啊?』
 
  『孩子們方便找我啊──除了我分享的文章之外,妳看,』他點了點畫面,『這裡有分學年和學校,他們可以在這裡找同學……』然後又點了一下,『這是留言給我的地方,已經有幾個孩子在人生道路上迷路了呢。』
 
  『哦,那我要不要準備一個房間當客房,看他們哪天翹家來你這個爸爸這裡來啊?』她打趣的笑說。
 
  男主人認真的思考之後點頭同意,『嗯,應該需要喔!』
 
  『你喔……』女主人嘆了口氣,無奈笑道,『算了,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嘛……』
 
 
 
  夜晚,學生們趕夜車回去了,女主人靜靜的坐在那間客房裡,看著牆上佈滿的照片──
 
  其實有到場的都不是生面孔了,丈夫每洗出一張他跟學生們的照片,就會拿給她看,向她介紹那個學生的種種,說著那個人也許以後會成為檢察官、這個人也許以後會成為一個政治家、她跟他以後可能會結婚,變成嚴格的教師父母……。
 
  稍微回想那些學生的臉,想著有些人身上帶著也許是職業造成的氣質,她笑了,低聲喃喃說道:「你看到了嗎?康乃馨……你不枉此生……」笑得十分幸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