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1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中古組]在那之後的魔女與狼人

 
 
  睜開雙眼,她看到的是熟悉的那片佈滿星空的天花板,還有那棵貫穿這棟木屋的大樹。
 
  梅爾琳眨了眨雙眼,然後左手探索地摸索著自己的頸項。
 
  「梅琳,妳醒啦?」循著聲音的來源,梅爾琳看到坐在桌前咬著雞腿的少年放下雞腿。
 
  「啊,雷弗……瑞弗也在呀?」梅爾琳坐起身。
 
  桌前的少年擁有一頭偏灰的藍髮,身上穿著寬大的長袖襯衫,第一、二顆鈕扣沒有扣上,衣擺隨意的紮在約及膝的短褲裡,腳上穿著灰色的長筒襪和長靴,看起來像一般上學的少年。
 
  跟少年長得一模一樣的另一名少年拿著水瓶走近,「我們在附近巡邏,發現這附近有吸血鬼的氣味,所以就過來了……」
 
  「結果,居然看到妳倒在地上!」雷弗看著她,一臉不可思議。
 
  「我們檢查過妳的身體了,沒有被咬傷的痕跡……」瑞弗拿起床邊的杯子,緩緩地到水。
 
  雷弗直接跑到床邊,一屁股坐在床緣,「妳打退吸血鬼了?」他頭上突然豎起耳朵──
 
  是的,這兩位不是人類,是狼人。
 
  就身份而言,是梅爾琳的遠親,不過並沒有血緣關係,因為梅爾琳是被撿到的。他們總是叫她梅琳,很少人這麼稱呼她,似乎是因為他們倆嫌梅爾琳三個字不好叫。
 
  「並沒有……我還以為他咬我了……」
 
  梅爾琳有點驚訝,他竟然只催眠自己而已?
 
  「那就是被催眠囉?應該是梅琳太沒姿色了,看起來不好吃吧。」雷弗頭上的耳朵又埋進頭髮裡,看上去消失無蹤。
 
  「雷弗,怎麼可以這樣說梅琳呢?」瑞弗皺著眉看自家弟弟一眼,轉頭將水遞給梅爾琳,「妳睡了三天了喔。」
 
  「三天?」梅爾琳驚訝地看著日曆,「什麼啊……我錯過長老爺爺的故事日了?」

  已經過了的日子畫上了紅色的叉,整齊劃一的眾多叉號中,最後三個跟其他叉長得不一樣,看來是不同人的筆跡。
 
  雷弗趴在被子上,「真搞不懂,梅琳妳怎麼會喜歡去聽那些老頭的故事,我們都聽了好幾百次了。」
 
  「那是因為你們家族的人,都把那些當成床邊故事啊……」梅爾琳低喃著。
 
  瑞弗笑了笑,「我有跟長老說妳昏迷的事情,他說可以特別為妳重講一次。」
 
  梅爾琳聲音變得開朗許多,但看起來也只是扯了點嘴角般,「真的?太好了,待會我就去找長老爺爺。」
 
  「好啊,跟妳一起去!吶吶,我們幫梅琳檢查的時候,發現妳的胸部真的一、點長進也沒有耶。」雷弗笑咧咧地說道。
 
  「雷弗,你要考慮一下梅琳啊。」瑞弗出聲制止,隨後又說,「我們只有檢察妳的手跟頸子,還有……有沒有血腥味。」
 
  梅爾琳自然知道瑞弗口中的「考慮」是什麼,因為對他們家族而言裸露並不算什麼,但是梅爾琳是人類。就算是在狼人的圍繞下長大的,她骨子裡依然是人類。
 
  她笑了笑,「如果是狼人家族,我當然是不會介意,尤其是你們兩個。」
 
  「什麼嘛,真不好玩。」雷弗整個人壓在床上,也就是梅爾琳的腿上,雙手環著梅爾琳的腰,雙腳晃啊晃的,抬頭往上盯著梅爾琳,「這是說我沒有魅力?不誘人?」
 
  「這是以牙還牙啊,雷弗。」瑞弗苦笑著提醒他,「而且,梅琳在拿到魔法師執照的時候,就對自己下了暗示不是嗎?在她眼裡沒有『魅力』跟『誘人』這回事啦。」
 
  「瑞弗,謝謝。」梅爾琳將茶杯放回桌上,「那麼,為什麼你們會在附近巡邏呢?前陣子就有吸血鬼出沒的消息嗎?」
 
  「消息是妳出事的前一天晚上傳到我們部落的,」瑞弗說:「我們從早上開始就分組輪流巡邏森林,我跟雷弗因為比較熟悉這一帶,就被安排到這邊來。」
 
  平常狼人是不會接近梅爾琳居住的木屋的,因為那是他們族裡的聖子曾經居住過的地方。
 
  聖女、聖子是天命,傳說是狼神為了監視一族,而讓自己孩子的靈魂降於人間,所以聖女、聖子即是其靈魂在人間的容器,據說只要照料得好,狼族就會平安地度過每一年豐收。
 
  按理說,在聖子生前不能主動靠近其居所,死後房子必須燒毀,但是他們在聖子死掉之後沒有這麼做。
 
  上一代聖子生在人類家庭,雖然說百年甚至千年前,這個家族曾經和狼人聯姻,但是也僅止於這一代,所以多年前得知聖子降生於此之時,狼人一族十分驚訝。
 
  那便是梅爾琳名義上的曾祖父。

  後來,因為新聖女誕生,所以年邁的聖子曾祖父便死亡了,而那還是嬰孩的聖女竟然在曾祖父死前阻止了燒樹的火勢,於是他們相信這裡燒不得,也不敢靠近,也因為聖女沒有表示不滿,所以讓不適應城裡生活的梅爾琳住下。
 
  而瑞弗跟雷弗,則是從小跟梅爾琳一起學習一起長大,而且他倆現在正在城裡的學校就讀,這是必經之路,所以時常出現在這裡,雖然近年都只是打個招呼,或是接她過去聽故事,很少進入。
 
  「妳讓吸血鬼進屋嗎?我看到有多的碗盤。」瑞弗沉默了一下然後開口。
 
  「嗯。因為我看他的眼睛不像壞人,雖然一看就知道是吸血鬼。」
 
  「可是他還是攻擊妳了。」雷弗咬牙道。
 
  「但是你們仔細檢查的結果,我不是沒事嗎?」梅爾琳笑了。
 
  雷弗撇開頭,「什麼嘛,我只是假設……」
 
  「也許是被梅爾琳身上的魔法反制?」瑞弗思考著,「之前跟梅琳打賭的那個魔法師……她好像有在梅琳身上施了其他的魔法?」
 
  「有嗎?我不記得了。」雷弗走回桌邊繼續吃東西。
 
  「梅琳,妳要不要搬到我們那裡?」瑞弗皺著眉,問道:「這樣也好有個照應,我想大家都不會反對的。」
 
  梅爾琳沉默了一下,「不,謝謝……我還是喜歡這裡。」

  瑞弗嘆了口氣,坐到了床邊,「梅琳,有什麼事儘管跟我們說,知道嗎?」

  「嗯,」梅爾琳抬起頭看著瑞弗,「沒事。」

  「我還是覺得梅琳應該要搬過來,跟我們一起住。」雷弗搖晃著手上的雞腿,晃著自己的雙腿。

  瑞弗起身,敲了弟弟的額頭一下,「梅琳既然不要,那就不要強求了。最多,我們每天過來看看吧。」

  「梅琳,妳不會希望我們這麼麻煩吧?」雷弗看著梅爾琳,露出虎牙笑問。

  梅爾琳搖搖頭,「當然不希望,不過我不希望離開這裡。」

  瑞弗朝著梅爾琳溫柔的笑道:「梅琳好像對這間房子很有感情呢。」

  梅爾琳沒有回話,只是扯了一下嘴角淡淡的笑著。

  見狀,瑞弗笑意一瞬間凝結,半瞇起灰色的雙眸,隨後又重新笑著對梅爾琳說道,「怕妳空腹太久吃不下東西,我弄了粥,應該沒那麼燙了,現在吃嗎?我拿上來。」

  「好,謝謝。」


  「梅琳。」瑞弗下樓後,雷弗輕聲喚道。

  「嗯?」梅爾琳看瑞弗下樓的方向,似乎在想著什麼。

  「妳跟吸血鬼成為朋友了嗎?」

  「只是讓他進來吃一頓飯而已。」

  「那就好,妳千萬不能讓吸血鬼吸血喔,爺爺說那會上癮,很危險。」

  「嗯,不會的。」

  然後,對話沒有接續下去。

  雷弗一臉欲言又止,最後咬著牙說道:「……我們有看見他。」

  梅爾琳視線轉回,面無表情的看著雷弗,只是眼底滿是疑惑。

  「那時他好像想抱走妳,只是我們進門撞見了,所以跑走了。」雷弗沒有看著梅爾琳,只是一直吃著桌上的食物,「所以瑞弗他不太高興……雖然他自己知道這不是妳的錯。」

  「雷弗,」瑞弗上樓,笑著喊了聲,「誰要你多嘴了?」

  雷弗對著梅爾琳吐了吐舌頭,梅爾琳回以一個苦笑。

  瑞弗將裝著粥的盤子放到梅爾琳前方,坐到床上,撫著梅爾琳柿橙色的短髮,「抱歉,我只是對於我們無法保護妳感到……不開心。」

  梅爾琳嘴角揚起一道漂亮的弧度,「不,是我太沒有戒心了。」

  「啊、」雷弗打斷了兩人的對視,「剛剛瑞弗說只有看脖子跟手臂,不過其實我們全部都看了喔,只剩下襯衣。」

  梅爾琳看著瑞弗,沉默了一下,然後又對雷弗說:「我剛剛也說了沒有關係啊?我不是早就看過你們全裸的樣子了嗎?」

  「咦?」雷弗似乎很驚訝,咬雞翅的動作停了下來。

  瑞弗對雷弗笑道:「你忘了,除了我們變狼的樣子之外,我們小時候常一起洗澡嗎?」

  「我居然不記得!」雷弗不敢置信地搖著頭,「真是虧大了!」

  「不過,」梅爾琳用手指在瑞弗胸口畫了簡單的魔法陣,「對我說謊是不好的行為。」

  話剛說完,梅爾琳輕輕點了一下瑞弗的胸口,於是後者打滾去了,前者拿著盤子像在喝水一樣吞著粥。

  「吃慢點,妳也得等我吃完才能去村裡。」雷弗緩慢的咬著雞胸肉,邊提醒道。

  「也得等瑞弗痛完。」梅爾琳嘻嘻地笑著,「我是真的餓了,可以再來一盤嗎?」

  打滾的人滾著滾著變成了狼,無法回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