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帝國]兒時約定



  飛‧露涼‧青露,也就是泠露的父親,飛青露家的現任當家露涼大人,他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十七寮,身後帶著六名穿著飛青露家護衛制服的男姓。

  我還來不及請他脫鞋,他就大腳一踏走上了娜蘿最喜歡的地毯,這讓變回貓型窩在桌底的娜蘿張大了貓嘴。

  雖然我知道,貴族地位的人鞋底不會太髒,不過畢竟還是從外面走來的……唉,但我也只能在心裡暗叫不好,暗自對娜蘿擺擺手。

  他顯然沒有在意我的存在,打算直接往樓上去。

  我整理好儀容,站起身,「露涼大人,您為什麼來這裡呢?」

  「哦,燁茗雅家的……雅緹是吧?」露涼大人打量了我一番。

  一樣身處貴族之位,純血妖精就是有種看人低的感覺。尤其是眼前這一位,從小我就對他沒好印象,幸好泠露沒有遺傳到他那討人厭的個性。

  「我是來帶我兒回去。」他的聲調十分平淡,「好好一個可以回家的假期,我已經替他安排好行程,待在這寒酸的小地方太委屈我兒了。」

  看吧,對於這個兩位帝王特別為我們搭建的,已經算得上極度優雅的十七寮,他還嫌寒酸。

  「我上去請他下來,您在這裡坐坐,好嗎?」十七寮的地板全鋪了地毯,我實在無法想像就這樣讓他走上去,娜蘿會怎麼樣。

  變回巨貓,賞露涼大人一拳貓貓拳?

  露涼大人沉默了一會兒,看了看略窄的樓梯,「……也罷。」說完就讓護衛施法做出沙發,舒舒服服的在暖爐前坐下。


  上樓,敲了泠露的房門後直接打開房門,看到泠露、夜彌還有翼恩三個人趴在地上畫著戰略圖。探頭看了一下樓梯口,確認護衛沒有跟上,我關上門,開門見山說:「泠露,露涼大人找你,說是已經安排了假期的行程,不想讓你在難得的假期還住在寒酸的宿舍。」

  趴著的泠露一臉不在乎,「喔,大概安排了相親之類的吧,或者又是什麼能討到好妻子的應酬。」

  夜彌看了他一眼,「你不用下去嗎?雅緹應付不了伯父。」

  「我想我們這裡誰也應付不了他。」我說。

  泠露瞪了夜彌一眼,還翻白眼給他看,「噢!是很想趕我走!」然後站起身,頭也不回的往我的方向走來,嘴裡對著翼恩說:「翼恩,不要下去。」

  翼恩愣了一下,跟我對看一眼,應了聲嗯,泠露就開門出去了。

  「夜彌哥,你不攔?」翼恩問。

  「攔也攔不住……」

  我又跟翼恩對視一眼,然後自己走出房間下樓。


  「不要,假期結束就要交實際戰略作業,我不想浪費時間。」

  剛下樓梯,就聽見泠露這樣對露涼大人說。

  他正恭敬地站在露涼大人的沙發前,雙手擺在腰後。

  「浪費時間?」露涼大人聲音依然平淡,「上那兩個乳臭未乾的帝王瞎攪和出來的課程,就不浪費時間?你也成年了,至今沒帶過一個女人回來給我看,不就是等著我幫你安排婚事?咱們家男人最晚二十五歲成家,你也不例外。」

  「那還有四、五年,急什麼?以我的條件,怕找不到?」

  這還是我第一次聽泠露用這種口吻跟露涼大人說話。

  畢竟燁茗雅家也是貴族,從小在各種場合遇到是難免,雖然沒有深交,但是印象中泠露總是對露涼大人唯命是從。

  不過……後面那句話一出,我疑惑了一下。

  露涼大人向身後的護衛打了個手勢,護衛們便不由分說的架住泠露,「無論如何,既定行程你必須走完。」

  「欸、你們──」我急了。

  「雅緹小姐,勸您別管家務事。」其中一個護衛這麼說:「當家並不想破壞兩家情誼。」

  要我顧慮兩家情誼……那你們當家又有顧慮了嗎?

  我抽出法杖,紫色的魔法陣已準備就緒:同時,躲在桌底的娜蘿衝了出來,一下子變成人型,手上的利爪未收,直接在擋住了他們往門口的去路,「泠露哥沒有自願要走,你們不能強迫他!」

  這時夜彌從樓梯走了下來,一看狀況不對,就馬上跑到我身邊,「怎麼了?」

  「你還看不出來嗎?」我說。

  被架著的泠露看著我,直直的,眼睛裡好像有水光。

  露涼大人首次笑了出來,「就憑你們要擋我,是擋不下的,若是我刻意受傷,你們知道……」

  輕則被關,重則「血債命還」。

  因為飛青露家是純血妖精,根據歷代帝王與妖皇簽下的和平協定,傷害純血種妖精的人,都必須受到懲罰。

  然後他冷冷的看著泠露,問道:「泠露,你走不走?」

  後者掃了我們一圈,最後盯著夜彌看,幾秒後閉上雙眼,向護衛說:「放我下來,我自己走。」

  「聰明的孩子。」露涼大人揮揮手讓護衛放下泠露。

  那可是你兒子啊……

  我心裡就這麼一句話。

  「聽到了?他說要跟我走。」

  然後,我眼睜睜的看著他從我身邊走過。

  泠露跟在他身後,護衛走在他兩旁,就在我和泠露錯身而過的時候,我聽見泠露淡淡的說了聲:「夜彌,你這個大騙子。」

  夜彌身子一瞬間僵硬了。

  看著泠露的背影,我試著喚了聲:「泠露……」

  他轉過頭,眼神很孤獨,很寒冷──我看得到,那是因為,他的心,寒了。

  「雅緹……」泠露開口,但接下來的三個字,沒有聲音──

  救救我──

  「泠露,還杵在那兒做什麼?」露涼大人在前頭不耐的叫道。

  我只得點點頭,唇語告訴他我會想辦法的。

  他轉身前,還難過的看了夜彌一眼,帶著期望,卻又是滿滿的失望。


  泠露走後,夜彌坐在宿舍客廳發呆,眉頭深鎖。

  娜蘿泡了一杯花茶給他喝,但他就這樣拿在手上,一直沒有去動它。

  「他說你是騙子,因為你說過你會一直在他身邊。」

  一句話,讓夜彌嚇得抬起頭。

  說話的是翼恩,我沒料想到翼恩會先發難,看來他剛才一直在樓梯口聽著。

  不過,為什麼他會用肯定的語氣?我投以疑惑的眼神,而對方只是搖搖頭。按照我對他的了解,那應該是猜的了?

  夜彌低下頭,把自己埋進綿軟的沙發裡,「是啊……從小,就約定好的……無論什麼時候,都會在身旁支持他──」

  據我了解,飛青露這個家族,在貴族中是數一數二的情況複雜。

  即使貴族中不乏各種族的純血種,但是妖精卻是特別的珍貴。從古至今,飛青露家的孩子沒有一個不在壓抑中長大,泠露又不巧是本家獨子,父母加諸他身上的壓力更是可怕。

  於是,就住在附近、年齡相仿的夜彌,正好成了他的朋友,童年唯一的朋友。所以,他對於夜彌的情感,不同於一般朋友,還非常的依賴。


  我記得,曾經在某一天,泠露跟我說過──

  「其實,母親跟父親也不是相愛才在一起,所以,『成家』,我會按照父親的意思,畢竟愛情……」

  那時,他很難得的嘆了口氣,我知道她想起了他母親的事。

  然後他說:「算了,不管怎麼樣……我相信你們,最少,夜彌是,永遠不會背叛我的。」



噗在這
是先有極短文才有這個短文XD
只是想試著從雅緹的角度寫他們兩個人關係,順便偷偷刺一下露涼把拔。
我記得我當初的設定,露涼跟彌歆就是死對頭,但是現在想起來真是個天大的BUG
因為兩個人根本不同學院,是對個鬼w

不過,兩個家族的本家就在隔壁而已,所以有淵源事一定的。
(雖然有錢人家庭院都很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