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Die away


  樹屋之地下室,少年懷中抱著癱軟且貌似昏迷不醒的女性,蹲在地上,抓著女性血流不止的手在地板上畫著數個相疊的幾何圖形,他一臉沉重。
 
  即便抱著這女人對他而言沒有感到任何重力,他依然是滿頭大汗,也或許該說,是冷汗。
 
  ──過度使用魔法的人,靈魂是有重量的。如此,這些人的靈魂在生命終結之時,才會墮入深淵。
 
  她說的話,言猶在耳。
 
  圖形完成的瞬間,線條有序地從最初畫的圖形開始,一條一條、一圈一圈的發出淡淡的光芒。
 
  召喚陣完成。他在心裡默默的,緊張了起來。
 
  單手貼上魔法陣最邊緣,此時空氣中可以看到些許的魔力移動軌跡。因為他沒有魔力,沒辦法啟動陣式,所以他從懷中女性的身上汲取能力,將其輸入陣式中。
 
  片刻,不知虛實,少年感覺到整個空間開始劇烈晃動,同時「召喚陣」噴發出令人無法直視的白光,直往天花板衝去。
 
  少年抱緊了懷中的女性,甚至加重了些力道,往後退去。
 
  震動持續了十多秒,光芒開始漸漸消散,少年緩緩抬眼,先映入眼簾的是原本應該在地板上的召喚陣消失了,再看到的是一名長著怪角的男子。
 
  男子環視了一下這什麼都沒有的空間,最後眼神聚焦在女性的身上,雙眼若有似無的閃過一絲訝異,似乎還嘖了一聲。
 
  「……你殺了她?」怪角男子看著女性身上的鮮紅,感到不可思議。
 
  那個氣燄高張、把惡魔當僕人耍的女人,竟然也有一天會被染紅?
 
  他來這個家已經不是第一次。
 
  不管是誰,召喚惡魔會召喚到哪一位,應該都是像抽籤一樣靠運氣的,但眼前這個沒聲沒息的女人卻三番兩次召喚到他,甚至連他還在為其他人完成願望時,都被硬生生給拉了過去!
 
  這在魔界可是引起極大的騷動,只是為首的魔王們看了她的名字後就沒打算處理這件事。
 
  「這家族的奇葩,每個都惹不起。」當時他是這樣聽說的,「那種人,找到什麼連我們都不知道的召喚陣法則是輕而一舉。」
 
  但魔法能力如此強大的她,怎麼會這樣呢?
 
  少年似乎難以啟齒。
 
  他無聲的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讓自己醒醒腦,想那不是他該追究的。
 
  但是,血是那女人的,魔法也是,但有意圖召喚的是少年,召喚者算誰呢?
 
  「溟皇少爺,」前幾次來這個地方,那女人是這樣要他稱呼這名少年的。「你要我做什麼?」
 
  少年──溟皇抿了抿嘴,抬起頭,眼底盡是無助,「娘親的靈魂……」似乎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他停下聲音。
 
  再深深看進去,似乎看得到一絲憎恨。
 
  惡魔笑了,笑得很邪佞。他想起來了,也已經知道自己該給他什麼答案。
 
  看著那張笑臉,溟皇抱著母親的手更加收緊了一些,「還給我。」
 
  是啊,是惡魔害了她。
 
  因為上一次的願望太大了,所以依據魔族所設下的「規則」,她被反噬了,近乎全部的靈魂都做為代價被取走。
 
  那名惡魔沒有事先告知她所需付出的代價是什麼。
 
 
  惡魔一手托著臉頰,狀似苦惱,「這可不能找我討呢,那是規則,付不起的酬勞就由靈魂來付……再說,我們家的魔王非常中意她的靈魂喔,雖然還是恰北北,但……大概也沒可能還你了呢。」
 
  「娘親她……許了什麼願望?」
 
  「秘、密、唷。」惡魔壞笑著將食指擺在唇前。
 
  能力如此強大的娘親竟然有非用靈魂交換的東西?他才不信!他相信一定是哪個魔王看上她了,才用這種卑鄙的方法帶走她。但是,又能做些什麼呢?面對惡魔,能做些什麼?
 
  頓時,溟皇陷入了不知所措的漩渦之中。
 
  時間還在流逝,惡魔搔了搔自己的惡魔角,「聽說,那個家族有人鍊出……靈魂,不是嗎?」惡魔意味深長地說。
 
  聞言,溟皇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很快地抬起頭,眼中帶著點希望──
 
  但是,他是不可能放棄真正的靈魂的。
 
  「這是願望……」瞪著眼前的惡魔,「我要你,帶我去見娘親的靈魂。」
 
  「就說了,她的靈魂回不來的。」
 
  「廢話少說。」
 
  無奈之下,惡魔打開了通道,「先說好,我是不可能保證你的安全的。」
 
  「無所謂。」
 
  惡魔搖了搖頭,領著溟皇進入黑色的通道。
 
 
  眼前所及,是一片比黑還要深遠的黑暗──
 



我這破英文,不用 Death 也不用 Disappear 是刻意的。

這是友人綠綠的夢境。
夢境理綠綠是惡魔。
他是電話中跟我說的,所以我沒有完全紀錄下來,後來也快忘光了
所以只是把他講完之後,我腦子裡出現的畫面們,東拼西湊拼起來

他是夢到溟皇抓著家主的手召喚惡魔,家主滿身是血,而且一點反應也沒有
對話間說到家主的靈魂不見了,溟皇要他把靈魂還來
大怒說是你們魔族覺得娘親很強所以把她帶走吧
基本上就是這樣,其他都是我亂拼的。

扯到鍊金是因為我突然想到,我常常在想說家主的笑給人的感覺很像人偶
(因為是按照我創革形象設定的,那張大頭真的很皮笑肉不笑XD)
想說如果最後溟皇沒有把靈魂帶回來,也許他就會去尋求鍊成靈魂
那麼家主就真的只是人偶了。
這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