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貴族的榮耀 Chapter.7

 
 
 
  「怎麼回事?」冷瀅走到我身邊。
 
  我抬眼,確認了自家人都毫髮無傷後鬆了口氣。「剛剛我遇到真羅組。」
 
  「這我們聽得很清楚……但真羅組一直以來都是在模擬伊斯魯德島不是嗎?」莫勳問。
 
  我搖了搖頭,「千攸雪說了『處刑』,所以,應該是追著別人來的。」
 
  「那為什麼我們要逃?」冷瀅問。
 
  夢璃拍了拍艾咪斯可魯,「『殲滅』是織寐森林的清場用語,當他們說出這兩個字,場上除了自己人,不會有活口。」
 
  楓飄接話,「應該是有人破壞了織寐森林的三戒律吧?」
 
  看我們一臉疑惑,夢璃便數了起來,「其一:不准背叛織寐森林及其同盟;其二:未經申請不得進入對戰場;其三;不得肖想公會會替個人行為擦屁股……這戒律,不死輓歌和聖耀夜也得遵守。」
 
  「這就是加入織寐森林的代價。什麼都必須守口如瓶,做任何事都要考慮到同盟。」楓飄接著說:「但是也不是全無好處。」
 
  「好處?」月點挑眉。
 
  「是啊。薪水全由織寐森林提供,還不夠好嗎?」
 
  冷瀅嘟囔道:「我們又從來不拿薪水。」
 
  嗯,說的也是。
 
 
  沉默了一陣,莫勳突然轉過頭問我:「雪,妳還好嗎?」
 
  「嗯?阿雪雪被傷到了嗎?」冷瀅聽見他這樣問,慌張地抓著我的胳膊搖了幾下。
 
  「沒有呀,怎麼了嗎?」我疑惑地看著他們。
 
  伊艾斯倏地抓住我的手,另一隻手撫上我的脖子和臉頰,隨後很慎重地道:「是冰的……」
 
  不是冷,是冰?
 
  聞言,其他人也抓住我的手,觸摸沒有布料的部分,然後都露出一副世界末日來臨的樣子。
 
  「他們對妳做了什麼?」月點看似有些惱火。
 
  莫勳沒說什麼,只是把自己的魔導披風解下,披到我身上;冷瀅則是更直接地橫抱起我。
 
  「他們沒有對我做什麼啊……」那麼短一段時間,他們怎麼可能對我做什麼?我甚至沒看到他們對我出招。「也許……是我太緊張了。」
 
  「……阿瀅,帶雪回去休息。」月點對冷瀅命令道。
 
  聞言,冷瀅卻把我抱得更緊。他對月點搖搖頭,「阿雪雪現在很虛弱,不可以一個人在家裡。」
 
  西艾爾不留情面給他一記白眼,「自己家,安全得很。」
 
  但冷瀅依然不答應,還抱著我退了幾步。月點一直看著我,我理解他的意思,於是說:「阿瀅,我回去休息,你們忙吧。」
 
  有人體內的戰鬥細胞被徹底喚醒了。
 
  我明顯感覺到,月點很不爽,其他人也是。
 
  冷瀅不情願地看了我一眼,最後還是乖乖的把我帶回家裡,然後把家裡的門窗上了重重的鎖才出門,不用說外面進不來的,連我自己都沒辦法出去。
 
  也許是因為不爽他們嚇到我,或者是其他原因。總之,鏡子裡的我那如白紙般蒼白的臉色,是嚇到他們了,也讓他們對於真‧鬼修羅組有了不好的印象。
 
  但是,千攸雪不是壞人,這點認知我還是有的。
 
  就我對織寐森林的理解,在她說出殲滅兩字的瞬間,裘雅跟裘雨理應會讓我馬上消失在那裡,但是他們給了我離開的時間。
 
  他們就是這樣的組織,默契好到就算千攸雪沒有表示,他們也知道她的想法。
 
  當然,我不會傻到人家給我時間就當對方是好人,這是一種直覺。
 
  我有點累,沒再多想就直接睡著了。
 
 
  隔天,冷瀅問也沒問就直接打開房門把我叫醒,說是小敦要跟我談談……當時他臉很臭,一臉小敦背叛我們的表情,我拍拍他,要他別忘了小敦本來就是他們的人,然後整理一下儀容就讓小敦進來。
 
  聽從小敦的請求,我讓其他人不准靠近我房間偷聽,並且讓楓飄和夢璃顧著,我知道他們是七個人裡最不可能偷聽的人……純粹是感覺。
 
  其實他要說的很簡單,就是說寐緹很單純、涷日沒有惡意只是比較保護心態、跟織寐森林同盟絕對利多於弊云云。
 
  我趴在桌子上:「其實,阿月他們,包含我也是,都不在意什麼利多於弊,頂多就維持現狀,不會更差。」
 
  然後他一副那就開門見山吧的表情,深吸一口氣,「是千攸雪大人要求,要跟貴族同盟的。」
 
  這可引起我興趣了。貴族在這之前可沒遇過真羅組,連在街上擦身而過都沒有,對戰場、攻城戰更不用說了。
 
  那麼只有一個可能。
 
  我看著他笑,「原來你在我們這兒打城戰為的是這個?」一方面也想觀察他的表情,是不是能透露什麼端倪。
 
  他還是那畢恭畢敬的樣子,也不像裝的,「的確一開始,千攸雪大人看過了你們公會成立時的資料,所以要我過來。」
 
  我點點頭,也懶得追究為什麼看得到資料了,千攸雪一直都是比寐緹還要處於迷霧之中的人。
 
  然後小敦說了很多,我所理解出來的最簡單的話就是,反正都已經上紅榜了,跟織寐森林這種正面與政府為敵的公會同盟也沒什麼關係。
 
  我說我聽夠了,只是還需要思考,也得跟月點討論,他便乖順地退出房間。離去前還說如果需要,千攸雪這兩天晚上都會在艾爾貝塔旅館過夜,我可以過去那裏跟她聊聊。
 
  其實我一直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寐緹會問我意見?而現在又是要小敦來跟我談?「我」很重要嗎?
 
  沒有時間思考,外面無法偷聽的一干人等已經闖進來了。
 
  實在很想說,安安,我是少女耶,可以尊重我的私人空間嗎?……算了。
 
  我把重點都跟他們說了,也表明我相信千攸雪的為人,只沒說小敦離去前說的話。我越說,月點的笑容就越深。雖然在笑,但是身邊的氣場實在令人不寒而慄。
 
  最後,沒有結論,月點要我今天之內不要再提到這件事,所以我還是決定去艾爾貝塔見她一面。



 
距離上次更新好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