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未央,鎖鏈

 
  自從轉職成為鍊金術師之後,千攸雪將她帶進「織寐森林」,她身上也多了一個織寐森林的公會徽章,千攸雪身邊的人時常帶著她出去冒險。
 
  就像這日,他們從阿特羅斯的管轄地接走她之後,帶著她一路闖進了蜂后的領地。

  穗歌抱著巴尼米樂斯,跟夥伴們一起躺在草地上,聽著他們跟著斐爾的琴聲哼唱著童謠、講著故鄉的英雄人物、說著過去村莊的大小事,好像大家都回到那個很遙遠的時候,並且眼前正是那時候的景像般,聲音中都傳達著一種濃濃的懷念及回憶。
 
  但,穗歌無法參與這些,因為他們是從小到大一起長大的夥伴,而她不是。
 
  她只是靜靜地閉著雙眼,在斐爾的樂音陪伴下,自己神遊。
  

  小時候的記憶,有些模糊,依稀記得的第一個畫面,是石壁,還有鎖鏈。

  在想要往前爬,卻有東西絆住的時候,發現自己其中一隻腳被鎖鏈綁著。

  一開始沒感覺到痛,但後來漸漸地感覺到自己的腳好像有點不對勁,直到最後感到疼痛,已經是失去意識之前的幾秒鐘,她聽到身邊有人大喊著什麼,但當時並沒有會意過來。直到很多年後,她回想起來,才記起原來那是惡耗女妖很著急的、不知在跟誰說:「那孩子的左腿被鎖鏈纏到快要見骨了!」

  那孩子……是啊,那時候她是被這樣稱呼的。

  記憶中,從那之後,就再也沒有鎖鏈綁住自己了。

  遙遠的記憶裡,是那個人親自把鎖鏈給解開,然後把她給抱到休息室,要求瑪嘉蕾特醫治她。印象中,那是第一次,看到那個人被瑪嘉雷特玩弄──為了她,大概也為了自己的罪惡感。

  不過,惡魔這種生物……大概也沒有什麼罪惡感吧?


  「啊,是蜂后。」千攸雪清靈的嗓音打斷了穗歌的思緒。
 
  斐爾的演奏沒有停止,千攸雪坐起身,然後對著準備站起的大夥兒們說:「是本體。」示意他們不用備戰。

  既然是本體,那就無法攻擊了。
 
  再說現在這個時間蜂后才不會在這裡,因為他們才剛擊斃一隻。

  蜂后沒有理會其他人,只是對著穗歌說:「穗歌,貝雷傑大人在找妳,隨我來。」

  「哦,都這個時間了呢!」裘雨看了看天色:「小歌,過幾天再見囉!」

  「好。」穗歌將脖子上的狐狸圍巾還給裘雨,有禮地對眾人行禮道別,然後跟著蜂后離去。


  通過蜂后的密室進入休息室之後,她看見那個熟悉的背影,先跟蜂后道謝後,才走近,「我回來了,貝雷傑大人。」

  貝雷傑轉身,英俊的臉龐毫無保留地透著威嚴,「孤說過了吧?黃昏才回來的話──」

  「你才捨不得用鏈子拴住穗歌。」迪文不知道何時突然出現在穗歌身旁,她捏了捏穗歌不太有表情的臉頰,然後指著貝雷傑的鼻子說:「你這女兒控!」

  「……」貝雷傑一時啞口,隨後便拉著穗歌走向自己密室的方向,關上門前還說了一句:「少跟孤用些新穎的詞彙。」

  再不走,研究所那群人就都要到齊了,人多嘴多,麻煩。

  儘管貝雷傑的碎唸十分小聲,穗歌嘴角也難得地揚起小小的弧度。


  回到房間,穗歌坐在堆了很多書的床上,隨手拿了一本書起來翻閱。「貝雷傑大人,我想問您一個問題。」

  「何事?」

  「為什麼當時要用鎖鏈把我綁起來?」抬起頭,面無表情,只有眼中透露著很單純的疑惑。

  「……」一陣沉默之後,他丟下了答案便頭也不回地離開房間。
 
  ──「這兒就鎖鏈最好取……還有,孤不會養小孩。」


請把這篇當做番外篇XDD

這個是同繪文的其中一題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