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全知全能

 
  天空很昏暗,十七小組的宿舍二樓沒有半點光亮,一樓也只有一點點昏黃的光源。
 
  「鏘──!」
 
  突然,從二樓傳來十分刺耳的,東西掉落的聲音。客廳的幾個人面面相覷,夜彌搖了搖頭,逕自走上樓。
 
  站在目標房門前,卻聽見房內傳來清澈的女聲,「夜彌隊長,請不要進來。」
 
  幾乎是在她開口的同時,夜彌理解到這是晏昕的聲音。
 
  他嘆了口氣,「晏玖的狀況,很差嗎?」
 
  「還過得去……哥哥!請不要再這樣了!」隨後,又是一陣一陣摔東西的聲音。然後又傳出男性的爆吼,「出去!全部出去!我不需要你們同情我!」
 
  「哥哥,我是晏昕,你不認得我了嗎?不認得我的聲音了嗎?」
 
  晏昕話語結束的瞬間,房內的聲音,房外聽不到了。
 
  「夜彌,」泠露突然出現在樓梯轉角,「下來吧,讓晏昕處理。」
 
  夜彌點了點頭,雖然眼中還是滿滿的擔憂,但他還是走下樓梯。
 
  一樓大廳,娜蘿如往常一樣坐在她的懶骨頭上面,此刻她正抓著坐在沙發上的雅緹的手,趴在她的大腿上。一看見夜彌下樓,她便坐正,「晏玖他……」
 
  不等她說完,夜彌直接搖了搖頭,「還是跟昨天一樣。」
 
  娜蘿的貓耳朵垂了下來,抓著雅緹的手又握得更緊了。雅緹摸了摸她的頭髮,「別擔心,他很快就會好的。」
 
  只不過,不清楚哪時候。
 
  「我看,只能等女帝回來了吧?」泠露坐到雅緹的對面,逕自喝起咖啡。
 
  沒有人回答他,只是一室的沉默。
 
  然後夜彌憤恨地搥了一下牆壁,「怎麼出個任務會出這種紕漏!」
 
  「白癡夜,不要這樣自殘好嗎?」泠露白了他一眼,臉上掛著難得的嚴肅,「晏玖無法唱歌,對他自己的傷害是最大的,我們都不是音樂學院的,沒有插手的能力。就連昕昕都沒辦法,我們怎麼可能有辦法?」
 
  「發洩一下也行啊!」
 
  「打壞牆壁維修要錢。」一直坐在雅緹身旁的翼恩突然說。
 
  「……誰管啊!」
 
  雅緹抬起手,示意她要發言,「女帝現在人不在帝安派爾帝國,所以,有人有連絡女帝的方法嗎?」
 
  一群人面面相覷。
 
  「找王帝?」夜彌說。
 
  「王帝不是魔力型的,就算會音術,也無法傳多遠。」泠露直接駁回。
 
  「先去問,看看王帝有沒有什麼辦法吧。」雅緹提議。
 
  於是,幾個人就起身走向王宮。
 
 
  御華殿外,看到雅矢站在殿外,他們稍稍放了一下心,因為雅矢站在這,表示王帝一定在這裡。要是他不在,就要開始尋人了。
 
  雅矢遠遠就看見他們,待他們走近,就直接問道:「怎麼了?」
 
  幾人恭恭敬敬地對他喊了聲魔將軍好,倒是雅緹,只是望向殿內,然後問:「王帝在嗎?」
 
  他推了一下眼鏡,「找王帝,這麼多人來?」
 
  「哥哥,我們有急事……」雅緹說。平時他是不會在王宮裡這麼稱呼自家兄長,畢竟職位不適合。
 
  雅矢自是知道這點的,他輕輕的笑了一下,「進去吧,注意禮貌。」
 
  「嗯。」
 
  一進到殿內,正確來說是一靠近大門,濃濃的木香撲鼻而來,而王帝就側坐在長椅上,一隻手撐著頭,一隻手拿著書,雙眼微閉,看似是在假寐。
 
  五人相視,然後有默契地行禮,並且輕聲喊道:「王帝陛下。」然後維持著行禮的姿勢等待王帝回應。
 
  沒過多久,璟雨緩緩睜開眼睛,沒有改變姿勢,雙眼很快掃過五人,「什麼事?」
 
  「我們想見女帝,至少,連絡上女帝。」雅緹十分直接地開門見山。
 
  「她……在很遠的地方。」低眼繼續看著手上的書冊。
 
  「我們知道。」夜彌說:「不過,我們上一次的任務中遇襲,晏玖首當其衝,他為了保護精靈而受了重傷……」
 
  「沒辦法唱歌了?」打斷夜彌的敘述,璟雨直接問道。
 
  「是。」
 
  「我去看看。」沒有等他們回應,他自己直接緩緩地步下,然後緩緩的穿過他們其他人。
 
  動彈不得。
 
  他沒有做任何的事情,但是在場的五人都動彈不得,彷彿被他如天神般的氣質給鎮壓。尤其他經過他們時,聞到他身上散發的那股濃厚而不刺鼻的木香味,讓他們覺得從頭到腳徹底放鬆了,但是卻無法動彈。
 
  雅緹知道這種感覺是什麼。因為雅矢跟她說過,真正難靠近的,不是表面強勢的女帝,而是一切一切的幕後推手,王帝。
 
  那是王者氣息。
 
  「愣著做什麼?本帝沒時間跟你們磨蹭。」璟雨不耐煩地轉過頭──不過在其他人眼裡,他只是面無表情。
 
  五人這才回過神,「是、是!」
 
 
  回到十七寮,王帝直直地走向二樓,並準確地站在晏玖的房外,這令所有人吃驚,包含跟在身旁的雅矢也是。
 
  「誰?」晏昕警戒的聲音傳出。她聽得出每個人的腳步聲,記憶力也出奇地好。她知道自己的隊友回來了,可是站在房門外的這個人卻不是她認識的腳步聲。
 
  璟雨顯然沒有回答的意思,雅矢咳了咳,「我是魔將軍,跟著王帝過來的,請開門。」
 
  很快的,門被打開了,晏昕的偏灰白髮十分的亂,比剛睡醒還糟。
 
  「王帝陛下。」她行禮,「抱歉,我沒有時間整理儀容。」
 
  璟雨擺了擺手,直接走進房間,絲毫不理會愣在房門口的晏昕。
 
  房間很亂,所有的東西散落一地,不管是不是易碎品。樂譜尤其多,像是花瓣一樣被灑落在地板的各個角落。
 
  晏玖坐在床上,他蜷縮起來,把自己的頭埋在膝蓋之間,襯衫的袖子捲起,能看見雙手纏繞著層層的繃帶,跟晏昕相同顏色的頭髮亂到像被人故意做出這種失敗的造型。
 
  璟雨一靠近床上的晏玖,晏昕就馬上倒吸一口氣,幾乎同時間,晏玖拔出隨身的短刀,在空氣中劃出一道弧度,最後雙手護在額前,然後其他人才反應過來,十分驚訝,畢竟對方是王帝。他這樣能防衛,也能傷害別人。
 
  不過,璟雨可不是省油的燈,他在晏玖拔刀的瞬間就抽劍打掉他的短刀,然後在大家反應過來的同時將劍收回劍鞘。也許,在場只有雅矢能看清他的動作。
 
  「想死,就繼續鬧彆扭。」璟雨簡短地說。
 
  他認得這個聲音。
 
  晏玖緩緩抬起眼,用很沙啞的聲音艱澀地道:「王帝陛下……」
 
  「嗯。」璟雨只這麼回應。然後他從外袍的口袋抽出一張卡片,「召喚神族,伊莉瑪特莉絲。」
 
  語畢,卡片發出比白紙還要白的光芒,風聲隨著微風而圍繞在卡片周圍,然後大家聽到的是夜彌的讚嘆,「竟然……是創世主神──!」
 
  風停止,出現在所有人面前的,是一個有著乳白色曳地長髮的女人,皮膚很白,但不會讓人認為是慘白,身穿白色的絲質長袍,裝飾物都是淡淡的灰色,雙眼是比黑墨還要深的顏色。
 
  「吾之契約者,應是雪玥丫頭。汝的氣息很像她,但不是她,她沒有這麼懾人。」伊莉瑪特莉絲沒有面向璟雨。
 
  璟雨似乎不想回答她,但在場除了璟雨沒有人聽得懂神魔語。
 
  雅矢猜想,伊莉瑪特莉絲應該有提到「雪玥」兩個字。雖然他聽不懂,但是這些年來跟在雪玥身旁,各個種族的語言都聽過了,最常聽到的不外乎霜帝的名字,還有「丫頭」跟「小鬼」。
 
  「女帝離去前,將您的契約卡片給了王帝,她說,雙子的話,契約有一半機率可以共用。」他代替璟雨回答。
 
  「既然是雪玥丫頭的意思,那麼吾就不計較了。」她頓了一下,「那麼,汝召喚吾做什麼?」
 
  「晏玖的喉嚨似乎受了重創。」璟雨用神魔語回答她,「想請特莉絲看看。」
 
  「吾面前這位男性嗎?」
 
  「是。」
 
  一旁的雅緹皺著眉看向哥哥,但雅矢也苦笑搖頭,表示聽不懂。
 
  「那是神魔語吧。」夜彌說。
 
  「是啊,你也會召喚不是嗎?怎麼,聽不懂?」娜蘿笑問。
 
  夜彌搔了搔頭,「不過我召喚到的都是講人族語啊……」
 
  「神魔族是會說全世界的語言的,」雅矢輕聲說:「畢竟他們活太久太久。」
 
  「那為什麼那位……」泠露問。
 
  「女帝每次召喚創世主神,都是講神魔語的。女帝認為,那才是對他們的尊重。」雅矢解釋道。
 
  就在他們對話的同時,伊莉瑪特莉絲將手放在晏玖的喉嚨前,指間白光閃爍,隨後她道:「是詛咒。」說完,白光消失,晏玖的脖子出現了一整圈的圖騰。
 
  「那是什麼圖騰?」晏昕急著問。
 
  「闇屬性的詛咒。」璟雨回答。
 
  「你們的任務,是討伐山賊吧?」雅矢向他們確認,他們全部點頭。雅緹回答道:「他們之中有兩個是魔法師。」
 
  璟雨看著圖騰,「不是山賊的魔法師。」
 
  「什麼?」
 
  「不愧是汝。」伊莉瑪特莉絲笑了,「大精靈的咒術圖騰,不好認吶。」
 
  璟雨沒有理會她,「這是大精靈的咒術圖騰。」
 
  雅矢隨即會意,「山賊怎麼可能擁有大精靈……」
 
  從先帝蕁玉開始,沒有帝安派爾居民證明,是不可能取得大精靈認可的。而帝安派爾一向不定期清查山賊,所以他們不可能有居民證明。
 
  「特莉絲,」璟雨不經意用人族語喊了一下,隨後馬上改口,「特莉絲,妳能解嗎?」
 
  帝國內並非沒有能解這種詛咒的人,不過璟雨討厭麻煩,所以能盡快解決是好。
 
  「吾並沒有強迫汝用神魔語……」接下來她改成用人族語說話,「有誰的精靈願意犧牲自己,做為解咒媒介嗎?」雖然腔調有些奇怪,但眾人還是聽得懂。
 
  「什麼意思?」晏昕問。
 
  她想了一下,然後緩慢的回答道:「最低必須是高階精靈,聖屬性最好,最少也要無屬性或水屬性。至於犧牲,就是用一名精靈一個月的死亡狀態換得咒術解除。當然,一個月後他會甦醒的。」
 
  也就是說,必須有人願意讓自己的精靈死一個月。
 
  「沒有別的方法嗎?」雅矢皺著眉問。
 
  他知道在場有哪些精靈符合條件。夜彌的柚是無屬性高階,雅緹的光是水屬性高階,晏昕的是嘀聖屬性高階,晏玖自己的喃是聖屬性大精靈。不過,誰願意?
 
  「或者汝輩可以等三個月後,咒術會自動解除。」這次伊莉瑪特莉絲是用古老妖精語說的,所以聽得懂的雅矢翻譯一遍給在場的人聽──想也知道璟雨不會幫忙翻譯。
 
  「三個月,對歌者是很大的空窗,會忘記很多東西。」泠露說。
 
  「讓光來吧,我是在場唯一擁有兩隻精靈的人。」雅緹叫出光,她靜靜地坐在雅緹的肩膀上。
 
  這時晏昕搖了搖頭,「不,這是我哥哥的事情,應該讓我來,而且聖屬性應該幫助最大才對。」然後叫出嘀。
 
  「噯,這樣我不出聲就不行了吧?」夜彌也叫出柚。
 
  這畫面讓雅矢想笑也笑不出來。
 
  「什麼?」十分突然,晏玖突然發出聲音,所有人望向床上的他,伊莉瑪特莉絲則只是動了一下頭。
 
  他在跟喃對話,喃似乎自己跑了出來。
 
  伊莉瑪特莉絲突然用古老妖精語道:「汝的主人是為了保護汝才受傷的,他怎麼可能同意?」
 
  喃突然股著雙頰瞪著伊莉瑪特莉絲,雙手插腰,狀似十分生氣。
 
  「晏玖,你不阻止喃,他會自己幫你解咒。」璟雨說。
 
  因為,伊莉瑪特莉絲問的,是「精靈」願不願意,而不是「主人」願不願意。所以,只要精靈同意,他可以自己決定幫他解咒。
 
  而且,因為喃是聖屬性大精靈,所以他自然知道怎麼解除闇屬性大精靈的咒術,這是天生的敵對關係。
 
  「喃,不可以。」他抓住飛在空中的喃。晏玖的聲音還是很沙啞,而且他說話似是十分艱難,聽起來隨時都會咳血。
 
  「嘀願意的,哥哥,讓嘀幫你。」晏昕坐在床緣,身旁的嘀也點頭。
 
  「這是我的事,你們就乾脆放我三個月吧。」
 
  這話一出,十七小組的成員全部圍到床邊責罵他。說他自爆自棄、沒有他小組的任務該怎麼辦……之類的話。


 
  「如何?璟雨。」戰圈外的伊莉瑪特莉絲用神魔語問他。
 
  璟雨先是沉默了一會兒,「特莉絲,妳是在玩我吧。」肯定的語氣。然後他難得地輕笑,「形象如此成熟的妳,竟然會跟雪玥一個樣。」
 
  創世三主神之一的伊莉瑪特莉絲,是三主神中的大姐,神話中也是最沉穩的角色。
 
  「人老會像小孩,沒道理神族老了有例外。」
 
  這時,璟雨的嘴角在度上揚。
 
  雅矢有點震驚,因為璟雨通常只在跟雪玥單獨相處時才會有表情──這是雪玥親自告訴雅矢的,就連雅矢都很難看到他笑,距離這次最近的一次是跟各國的王見面時。於是他猜測,他們提到雪玥,或者她說了很像雪玥會說的話。
 
  璟雨收回笑容,「珀。」
 
  「王帝,您──」雅矢知道璟雨要做什麼,他開口想阻止他,不過伊莉瑪特莉絲向他微笑,讓他嚇到了。
 
  她是看不到的,不過事實上幾次召喚下來他不曾覺得她失明,因為這是生活了幾千萬年換來的經驗值。


 
  聽到這些動靜,泠露是第一個轉頭望向這兩人加一神的人,隨後晏昕、其他人也停止爭吵,轉過頭望向他們。
 
  這是他們生平第一次看到璟雨的精靈,他們一直以為璟雨是沒有精靈的。因為武力型的人就算會魔力型的技能,也不會有精靈,有沒有精靈是靠血液來辨別的。幾乎所有人都直覺以為璟雨是武力型,以為這對雙胞胎的能力型是相反的,但卻沒有想過其實他們同時擁有兩個能力型。
 
  珀的身上穿著的深藍色狩袍,令雅緹這個「精靈衣飾收藏者」大開眼界,不禁驚呼道:「天啊,那是在絕版型錄上出現的『大神袍』……」
 
  「珀距離上次離開本帝體內,應該是三年了。」璟雨說,「再睡一個月也無妨。」
 
  珀點了點頭,然後飄到伊莉瑪特莉絲前面說了些什麼,伊莉瑪特莉絲笑了笑,「那時間到了吾再提醒汝。」
 
  隨後他又飄到晏玖頭上,畢上雙眼,慢慢地身上散發出細小的白色光點,以珀的腳尖為中心,螺旋狀向外擴散,光點像粉一樣飄落在晏玖身上及其周圍,還發出很清脆的聲音。
 
  這個動作維持了莫約一分鐘後停止,然後伊莉瑪特莉絲手一揮,那些光點緩緩溶入晏玖的身體,伊莉瑪特莉絲說:「會有點不舒服,忍著。」語畢,珀馬上飄到晏玖的脖子前面,然後化為灰色光球,直接進入晏玖的脖子。
 
  「好了,接下來只要珀醒來,就代表咒術完全解除了。」伊莉瑪特莉絲說。
 
  「不是馬上就好嗎?」晏昕問。
 
  「好是好了,不過要完全解咒必須用精靈的力量去淨化,否則珀出來之後咒術還是會上身。」伊莉瑪特莉絲回應道。然後她對璟雨說:「這樣可以了吧?」
 
  璟雨點頭,「特莉絲,麻煩妳了。」
 
  伊莉瑪特莉絲笑了笑,「不會,我得到了很好的報酬。」隨後故意用人族語說:「我會告訴芙伊曼跟麻霍諾,說你笑了。」然後消失在眾人眼前。

 


想要表達的就是像標題那樣的,
王是全知全能
不喜歡動(咦)
擁有別人所沒有的東西
(創世主神都是只有帝王才能召喚還有大神袍是限定商品(誰知道啊)
不會在比自己弱的人面前示弱(笑也算弱)
然後寬容大度加一點小小的不耐煩(咦)
還有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則一鳴驚人(好像感覺不到)
的神秘生物(一口氣

還有另一部份是想表達璟雨雪玥跟神魔族之間的情感不是一般
大概是這樣。

至於晏玖,是之前就有打算放這個劇情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