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文集]月下相思,桂下文思 文章串


先介紹分類
RO組:就是RO啊不需要解釋。
帝國組:自創架空小說,雪玥璟雨雅緹夜彌閑玖,這些傢伙之類的。
校園組:自創現代愛情小說,七瀨、景這兩個出現就是了,基本上是日本人。
中古組:是中古時代的意思,吸血鬼那組。
孩子組:溟皇樗影潾姬。 
其他就是隨想組。

  • 組別會在題目的部分用顏色區分
  • 上面是自己接到的題目
  • 下面是別人接到的題目
  • 別人接到的題目都沒有算字數
  • 以後更新是放在分隔線下的最上面


  
 
題目:絕交
內容:(120)

  「我允許你進去看姐姐。」

  看著病床一角,我卻步,「不了。」

  這是我們絕交後第一次能近距離看妳、跟妳說話的機會。

  自從那時你們失去了父母,我失去了我的哥哥以來……

  「怎麼?因為是自己變相害了她,所以害怕、畏懼、後悔嗎?」

  是啊……我害死了我最愛的寐緹。

  
 
題目:毛茸茸
內容:(119)

  這日,回到密室的穗歌少見地一直盯著貝雷傑看,原本不打算回應的後者實在覺得受不了,才轉頭,「何事?」

  「我想養瘋兔。」她直截了當的說。

  他挑眉,「不可。」然後移開視線。

  「為什麼?」

  「那種毛茸茸的生物,太孤寂會死亡。孤可不想看汝哭的樣子,很醜。」 

  
 
題目:日光(完整版)
內容:

  她一直住在修道院裡,從來沒有出來過。來到這裡的冒險者們口中提到的,好想見到的太陽、陽光……就連這些,聽起來像是稀鬆平常的東西,她都沒有見過。
 
  貝雷傑坐在沙發椅上,看著一直望著裝飾用的假窗的穗歌,淡淡命令道:「汝,今日跟著虎王一起到外頭去吧。」
 
  雖是有些不解,但還是好好的回答了聲「是。」
 
  於是,當天她便穿越密室,跟著虎王到達他的管轄地──斐揚樹林。
 
  一走出密室,她看見有不像是火光的光束穿過樹葉之間,灑落於地,不禁直盯著那些光束,想找到源頭。
 
  將一切看在眼底的虎王,慈愛地笑了,大大的虎掌拍在她頭上摸了摸,說:「那就是日光。」

  

題目:填補
內容:(含標點 93)
 
  我該怎麼做?
 
  她,自從那場所謂的肅清,還有那個人死後,就再也沒有笑過,也從那時開始,心就像破了個大洞一樣的空。
 
  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填滿她心上的空洞?
 
  如果需要的話──我願意用我的生命去填補。

  

題目:我愛你
內容:(含標點95)

  耳邊一直迴響著的聲音,我想是你在呼喊我吧?

  眼前一直存在的火海,是你當時看到的東西吧?

  我會讓那些人付出代價的。

  到時候……我就會去陪伴你了唷。


  風,掠耳而過,少女閉著雙眼,微笑著,「嗯,我愛你。」

  

題目:紅茶
內容:(含標點120)

  炎熱的夏日,在樹下乘涼的黑髮男子閉著雙眼假寐著。

  一陣紅茶香味從背後傳來,他嘴角微微上揚。

  隨後感覺到冰涼的東西觸碰到眼睛,身後傳來清澈的女聲:「我是誰。」

  他微笑,然後沉思,「嗯,是誰呢……」


  一開始就有答案了呢,我是不可能認不出妳身上的香味的。

  

題目:綠葉
內容:(含標點104)

  他總是靜靜地跟在姐姐的身邊,除非必要,時常一句話也不講,沉默寡言,總是帶著禮貌性的微笑。

  就算是身為家臣,我也不太能理解。

  我曾經問他為什麼如此少言,而他的回答──

  「因為我只是家臣,綠葉是不能搶走紅花的丰采的。」 

  

題目:怪談
內容:(交稿那邊是120)

  「吶,怪談時間怪談時間!」成宮四季一臉期待地說。

  雨宮怜華舉手開口:「據說在學生餐廳廁所倒廚餘,當晚廚餘就會出現在你的馬桶!」

  「真的?我第一次聽到。」松宮雨縷一臉不可置信。

  「這哪像怪談?明明是二年級的山上合宿應該準備畢業考的成宮學長和松宮學姐會出現才奇怪吧。」一之宮景吐槽道。

 

 
題目:
內容:(含內容117字)

  皇宮前庭,受到重創的武將軍被武器團團包圍,有魔杖,有刀劍。

  「叛帝是重罪啊……你可知道?」老者持著魔杖痛心問道。

  然而他眼神還是帶著高傲,「女帝不會讓我死。」

  話方落,王帝持劍走到他眼前,用劍指著他下顎,「皇妹或許會憐你才能,但本王帝不會!」

 
 
題目:刺骨
內容: (含標點111字)

  寒冷的風,從邊境的雪山吹下。

  站著的幾個人,卻像是這刺骨寒風不存在一般,毫無動搖。

  他們眼前的事物,早已令他們震驚得忽略身體感到的寒冷。

  「這哪是雪崩造成的死傷?分明是被殺死的……」

  「武將軍謊報軍情……」

  真正刺骨的,是這股惡寒。 

 

題目:音樂
內文:(含標點117字)

  那一日,鋼琴科考試剛結束,星宮七瀨便在水池旁的階梯看到一之宮景。

  「你還好嗎?」七瀨蹲下身子,看著眼前蜷縮著身體的學長。

  景緩緩抬起頭,「七瀨……」

  那近乎絕望的眼神令七瀨遲疑,「嗯……鋼琴科的考試不理想嗎?」

  「我……我的音樂已經死了……」 



題目:星辰
內文:(含標點120字)

  千攸雪又蜷縮著。

  最近裘雅經過千攸雪的房間時,總能從門縫看到她坐在窗邊。

  他輕輕推開門,「雪,很晚了。」

  她從雙膝間抬起頭,白髮垂散著。

  「妳又只穿著單衣,現在是冬天。」裘雅解下自己的超魔導士披風,披在她身上。

  「陪我吧,今天的星辰們很美麗。」嫣然。


題目:熱血
內文:(含標點120字)

  四季趴在景的桌緣,「吶,我們去打球吧。」

  後者則是一副無聊的臉,打著哈欠,「啊?不要……」

  「雨呢?」

  被點名的男同學甜笑,「人家今天不想打球,問小音。」

  被雨點名的女同學推了一下紅框眼鏡,「今天牌運好,不想出門。」

  「你們,打牌一點都不熱血啦……」 


題目:
內容:(含標點107字)

  他用他冰冷的身子擁著我,說:「為什麼妳沒有心……?」

  我問他們:「我沒有心嗎?」

  他們皺著眉頭,疑惑,說:「妳不需要其他的心喔,因為妳屬於我們。」

  我告訴他:「他們說,我不需要心。」

  他冷著臉,說:「因為他們是我的情敵。」


題目:悲劇
內文:(含標點符號120字)

  「吶,你們之間的感情,聽說是城裡最新愛情悲劇的題材呢。」雷弗突然出現在樹上,笑咧咧的。

  雷弗身上狼族的味道使傑西皺眉,「為什麼?」

  「因為,」瑞弗從樹的後方走了出來,一反平長的溫文儒雅,眼神高傲地,「在梅琳心裡,我們兄弟倆,才是最重要的存在。」 


題目:圍巾
內容:(含標點共114字)

  「裘雨,你知道狐狸圍巾是怎麼來的嗎?」千攸雪百般無聊賴地趴在桌上。

  被點名的男智者愣了一下,然後看著自己的狐狸圍巾,偏頭,「一針一線縫出來的?」

  千攸雪搖了搖頭。

  「雪雪妳又不是智者,怎麼會知道真相?」

  「可是,你不覺得它栩栩如生嗎?」


題目:雙生
內容:(含標點119)

  那對狼族的雙生子啊,真的是很令人火大呢。

  那天我去梅爾琳家,他們突然攻擊我,不得已賞他們兩拳,他們居然不約而同裝做暈倒!

  看到一切的梅爾琳,竟然從眼睛裡流出莫名其妙的水,憤恨地看著我說:「他們只是想保護我而已。」


  我看到那對該死的雙生子在偷笑。


題目:螞蟻
內容:(含標點103字)

  對方如螞蟻般湧上的戰士,在我眼裡就如同方才敘述的一樣,像螞蟻一樣。

  不,說是螞蟻還太高估了呢。

  這是因為我拒絕合親而挑起的戰爭。

  不過,所有想要跟皇妹成親以達成聯姻的國家,都該滅亡。

  「聽好了,全部,殺、無、赦。」 


題目:思維
內容:(含標點107字)

  「是說,為什麼一隻從沒照面過的狗去世,七瀨能哭成這樣?」怜華看著抱著小提琴痛哭的女孩,問著身旁的人。

  「思維模式不同吧,而且她比妳善良。」景淡淡地回答。

  「怎麼這樣說……」

  「也許,看著看著,也會有感情的吧……?」自喃般地。


題目:溫泉
內容:(含標點117字)

  「吶、吶,可以借我戳看看嗎?胸肌!」

  「隨你。」

  「吶、吶,潾的可以借我戳看看嗎?跟溟哥哥比較一下。」

  「我──」潾姬才開口,溟皇便將自家弟弟的頭壓在石頭上,「我真是鬼迷了心竅才會同意潾跟你來洗溫泉。」

  下一秒,樗影的求饒聲響徹整個露天溫泉。


題目:黑暗中的曙光
內容:(含標點116字)

  他跪在一張沙發之前,臉上滿是疲態,但沙發上的女人不為所動,繼續喝著自己的茶飲。

  這樣的僵局持續了許久,最後他開口,「千,現在的世界,前途一片黑暗……妳還不站出來嗎?」

  「你們把我當成黑暗中的曙光不成?」

  「是,世界不能一日沒有織寐森林。」


題目:黑暗中的曙光
內容:

  生存在那黑暗的城堡,陽光只能讓樹影斑駁,照不進我的堡壘。

  我以為我的世界就這樣了,只有這樣了……

  那日,在斑駁的樹影中散步,被一陣溫暖的香味給吸引──

  「你還好嗎?」

  我看到黑暗的曙光,能照亮那座堡壘的曙光。 


題目:不食人間煙火
內容:(含標點83字)

  垂著雙眼,睫毛半掩雙瞳,看不見眸中一絲色彩。

  穿著純白朝服,坐在王位上的他,此時此刻,靜得像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

  唇微啟,緩緩地,「本帝賜死,有誰不從?」

  底下寂靜無聲。


題目:
內容:(含標點120字)

  娘親不管有什麼事情都是找溟哥哥代勞。

  樗哥哥做事比較隨性,所以讓溟哥哥幫忙是正確的,不過樗哥哥好像很吃味。

  「小樗樗──」

  「娘親,什麼事?」

  「為娘的懶得走路,背我。」

  樗哥哥對我笑了一下,「潾,哥哥去背娘親喔!」

  我點頭。

  他連背影都滿是幸福的小花。 


題目:蜻蜓(完整版)
內容:

  瞇著雙眼,看著藍得刺眼的天空,毫不理會肩膀上停留著的幾隻蜻蜓,自顧自地起身。

  「瑞弗,梅琳進去傑西的城堡多久了?」

  「快半天了吧。」

  又有幾隻蜻蜓停留到他的身上,「快下雨了,得在下雨前送梅琳回去……」

  「別怕,她不會在那裡過夜的啦。」

  「傑西那傢伙,到底是想跟梅琳談什麼?」雷弗雙手不安分地抓著樹皮。

  瑞弗的手覆上雷弗抓樹皮的手,輕聲阻止他,「雷弗,別抓樹,樹會哭泣的。」

  雷弗看了自家哥哥一眼,隨即撇過頭,「梅琳如果被傑西吃掉,我看你怎麼哭。」

  「哦?」瑞弗笑了笑,搔了一下雷弗的頭髮,「我倒覺得你會哭更慘呢……」


題目:蓮花指
內容:(含內容117字)

  四季專注地看著自己的手和前方的小圓球。對面牆壁上則是貼著一張靶紙。

  他不顧身旁同學的笑語,和「怎麼不用大拇指跟食指」的勸告,手捻蓮花指,集氣般地「嗯」了很久,就在某人想要跑廁所的同時,他的中指將球彈了出去──

  「正中紅心!午餐有著落了!」 


題目:藏青色
內容:(含標點114字)

  一整片的藏青色調,是無邊無際的海洋。

  聽著從耳機傳進雙耳的提琴音,那自負的少年緩緩步向那無垠大海。

  一步,一步。

  走得艱澀,又毫無猶豫。

  雙眼沒有焦距,嘴裡喃著的,只有重複的一個句子──

  「原來我的音樂,從來沒有真正活過……」

  一步,一步。 


題目:亞當裝
內容:(含標點119字)

  「月桂低嗨資、月桂低嗨資──」

  「樗,唱夠沒?」背對著樗影的溟皇平淡地問。

  「溟哥哥快看,娘親給我的新衣!」溟皇還未轉頭,樗影便自轉了兩圈,展示他的衣物。

  溟皇轉過身,看見樗影的新衣,臉上黑了一片,「呵,娘親還真的不放棄亞當裝啊。」咬牙切齒地。


題目:吸血鬼
內容:(含標點109字)

  「你是吸血鬼吧?」他們兩人異口同聲。

  我輕笑,「請放尊重點……我們一族稱為『吸血族』。」

  看起來較為衝動的那一位瞪著我,「你……沒有吸梅林的血吧?」

  「沒有。」

  較冷靜的那位問:「為什麼?」

  先愛上的先輸,而我對梅爾琳一見鍾情。 


題目:面膜
內容:(含標點100字)
  她的臉上一片雪白。

  一之宮景一手托著側臉,望著坐在他隔壁那個正在敷面膜、向後仰躺的女性。

  座位上其他人也一樣,望著她,眼神盡是欽佩。

  「雨宮怜華……現在是上、課、時、間、喲──」學生之間謠傳的魔王,燦笑著。 


題目:永遠
內容:(含標點84字)

  「如果我們的生命是永恆,妳會永遠和我在一起嗎?」望著滿天星斗,他問。

  她噗哧一笑,「為什麼是男方的你在要求永恆?」

  「我想知道答案……」

  「永遠別說永遠。」她的低喃幾不可聞。 




  
題目:
內容:

  「啊,景,你這麼急是要──七瀨?這時間應該在老地方吧?欸你──」

  我知道自己很狼狽,喘息著,只知道往某個方向跑。

  撞開頂樓的門,我看到,她在那,還有熟悉的小提琴樂音。 

  我的動作好像打斷了她的演奏,她有些驚訝的望著我,「呃……一之宮學長?」

  不知是什麼力量驅動了我,走向她,撫上她的臉頰,「繼續……」

  這傢伙的琴音……是我的毒癮。 
 

題目:光環
內容:

  「總是頂著名為第一名的光環,等著別人來打破,很無聊吧?」那個萬年第二名說。

  景看了他一眼,眼底竄生笑意,「有什麼好意見嗎?」

  他笑了幾聲,說:「放任自己一次,看看你能考多少?」

  「可我上次就已經沒有準備了呢。」 
 

題目:生不如死
內容:

  有時候我會思考一個問題──我們算是「活著」嗎?

  身為是神魔族,擁有千萬年不朽的軀殼,但是,不死,等於活著嗎?

  「感覺生不如死嗎?」那丫頭用神魔語問。

  沒有思考,我搖搖頭。

  因為有妳。

  「我會讓我的國家,成為讓祢們感到自在的國度。」

  妳會讓我們忘卻孤獨。 
 

題目:飛翔
內容:

  「還記得,小時候我們都做過的職業性向測驗,有一題『從高處墜落,感覺像在飛翔』嗎?」

  「記得呀,我那時想:『你頭殼壞掉吧』掉下去怎麼飛得起來。」

  「嗯?可是我回答是呢。」

  眾人望向狄恩,隨後莫兒笑道:「你又沒有掉下來過。」
 
  
題目:月圓
內容:

  黑夜,強風將雲吹散,狼嚎四起,一人站在崖邊,看不清長像,只從隨風飄逸的華麗衣飾得知身分不凡。

  「又是月圓……微弱的星芒都被月光掩蓋……」

  側過臉,雙眸微闔,「有沒有星河指引妳去路呢……?」

  磁性嗓音透著深遠的孤獨。 
 
  
題目:零散
內容:

  老師常說我們班是散沙,而我常說我們是拼圖,零散的拼圖。

  當寫著「下一堂課請老魔王喝紅藍墨水飲料吧」的紙條傳到我眼前,我嘴角微揚,寫上「我提供紅筆吧」然後傳給下一個人──

  我們這組拼圖組合起來真的很令人「驚艷」。

  尤其是捉弄老師的時候。
 

 
題目:寧靜
內容:

  一群身著同樣黑袍的人站在城門口,其中一人抓著頭髮,「這城市晚上還真是安靜。」仔細看,他們的胸口都繡有骷髏。

  「寧靜的夜晚很迷人吧?尤其當尖叫聲響起──」

  一人打斷她,「早點把委託的目標解決掉,我趕著下一個委託呢。」說完便走進城門。

  準備大開殺戒。

   

題目:黑夜
內容:

  是夜,湖面被月光照得像是星河落在湖面般閃閃發亮,三人坐在湖邊吃著晚餐。

  「梅琳,最近城裡傳說有黑夜變態出現,妳要早點回家喔。」雷弗抖著耳朵。

  「不是黑夜變態,是黑衣變態……」瑞弗咬著肉糾正。

  梅爾琳吃了口沙拉,冷著臉道:「是黑衣怪盜才對。」
  
題目:星空
內容:

  她總是習慣看著天空,更喜歡在星空下演奏。

  我曾說她的音樂很膚淺,說她只是為了炫技而演奏。

  不過,我想我錯了,大錯特錯。

  因為星空下,她的音樂……還有她,都美得令人自嘆弗如。 
 
 
 
題目:
內容:

  雨天。

  雨滴無情地打落高傲的鳳凰花,也打落無辜的阿勃勒。

  令人傷感的季節……

  因為她沒有來,老天在替我哭泣。

  「學長!」

  身後響起一聲女音,我的心跳突然奔騰,轉過頭,故做疑惑地望著她。

  她說:「對不起,請給我第二顆鈕扣好嗎?」 
 
  
題目:
內容:

  「風,你知道嗎?你這個名字真正的意義。」

  「不,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吶吶,其實啊──風是很邪惡的東西喔!」

  風緒看著眼前的兄長,臉上滿是疑惑。

  秋緒笑了一下,在他耳邊落下耳語。

  ──風,吹著浪,引浪擊石。 
 
 
題目:天空
內容:

  天空到底有多遠呢?

  我在森林裡長大,活在這片天空下,森林是我的家,動物是我的家人,天空是我們的屋頂──

  但是,我卻怎麼也摸不到我家的屋頂。

  我常站在斐揚森林裡最高的樹上伸長雙手,卻觸摸不到。

  「天空是獵鷹也無法抵達的國度喔。」那個路過的女悟靈士說。
 

題目:故宮
內容:

  望著眼前這座先帝故宮,他嗤笑。

  自從被封為儲帝,他就籌備著要把宮殿遷往城內。

  他嗤笑。

  皇考實在太缺乏政治手腕,皇考以前的帝王也一樣,傻呼呼的住在這遠離塵囂的皇宮,一點也無法親自了解人民的皇宮。

  「啊,」他笑了出來,「已經得稱為故宮了呢。」 
 

題目:
內容:

  神什麼的,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次也沒有──直到那天。

  神蹟也是很莫名其妙的東西,不懂為什麼教堂裡那群信徒總是在祈禱。

  當那群神官要屠殺我們的父母時,我們已經拼命祈禱了,但是神沒有聽到。

  所以根本就沒有神吧?

  直到那日。

  他跟我說,「自己來當神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