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吸血鬼與女孩的非日常

  森林的深處,梅爾琳從城市的市集採買生活用品回家,就在自家門前發現一個倚著門的黑髮男子,這令她在自家門前愣了大概有十秒鐘,而她的大腦大概也有超過十秒的空白。

  打量了對方一陣子,見對方臉色蒼白她才走向前,拿出家門的銀色鑰匙,「你還好嗎?」一邊跟老舊的門鎖奮戰,一邊問那位幾乎沒有血色的男子。

  男子沒有回答,梅爾琳打開鎖的同時望向他,「你可以靠自己支撐嗎?你靠在門上,我一打開門,你就會倒下去喔。」

  男子終於睜開雙眼,寶藍色帶著些許異色光芒的雙瞳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然後才將手放到門前階梯的扶手上。梅爾琳在他雙眼睜開的那一瞬間愣了一下,不過很快便恢復。

  她推開家門,將手上的竹籃隨手放在最近的桌上,然後直直地走進看起來像是廚房的地方,拿起一個玻璃杯子,裝了八分滿的水,隨後走向一直停在門口的男子。

  「你不喝嗎?」拿著杯子的手舉在他眼前已經有一段時間,男子沒有動作,梅爾琳沒有拿杯子的那隻手在他面前揮了揮,結果卻被男子一把抓住,雖然她驚訝了一下,但還是低喃道:「什麼嘛,看得到嘛。」

  她甩開了男子的手,然後愣了一下,「呃……你聽得到?看得到?會說話嗎?」

  「嗯。」一個字,回答了三個問題。

  「幽靈?」她握了一下胸前的十字架項鍊。

  「……不是。」他終於接過梅爾琳手上的水杯,但也只是看著杯子。

  聽到他這麼回答,她放開項鍊,「不是幽靈就好……爺爺總是說森林裡有幽靈。」見他接過水杯,梅爾琳走進房子裡,開始整理採買回來的東西。

  「幽靈不怕十字架吧?妳……還有家人?」

  「這是祈禱。我有爺爺跟奶奶。」

  男子疑惑了一下。就他的「感覺」而言,這裡應該是只有一個女孩子居住的跡象,而且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其他人。

  「不過,爺爺奶奶住在城裡,侯爵大人讓他們住在他家……啊,他們是好朋友。」

  「留妳一個女孩子在森林?」

  「嗯,反正森林平常很安全。」她慢不經心地回答道。

  「安全?這個森林……有狼人吧?」

  梅爾琳抬頭看了他一眼,又低下頭整理肉片,「是啊,不過他們並不會攻擊我。」

  「啊?」難不成這女孩是狼人?不過,身上並沒有狼的味道……他暗忖著。

  「我並不了解其中原因,也許是祖先們跟他們有什麼和平的約定吧。我還聽說,我的祖先曾經跟狼人通婚過呢!不過……那只是城裡其他同年齡的小孩說的。」她回頭望向他,「你要進來坐一下嗎?」

  「……讓陌生人隨便進屋,這樣能自保嗎?」

  「我不覺得你是壞人。我叫梅爾琳,你叫什麼名字?」邊說,邊從旁邊拿來一張高椅,隨手撥了撥灰塵,示意他坐那個位置。

  「……傑西。」他緩慢地移動步伐,走向那張看起來有點老舊的木椅。

  「你看起來需要吃東西。」

  「是啊……已經快一星期沒進食了。」

  「是嗎?你想吃什麼?」她首先拿起一顆大蒜,看也沒看傑西一眼,隨手就把大蒜給丟進儲存用的竹簍裡,「我猜你不會喜歡大蒜,我也不喜歡。不過很多菜色需要用到它,只好勉強買了一兩顆,真是太令人難過了。」

  在她拿起大蒜的那一瞬間,他皺了一下眉,不過梅爾琳好像沒有發現,「我隨便吃什麼都好……」其實只要有可以喝的就夠了。

  梅爾琳的雙手動作停頓了一會兒,隨手拿起幾片肉片還有一些蔬菜,走往廚房,「唔……我們家沒什麼好喝的可以先讓你墊肚,你先忍耐一下吧。」

  傑西看著梅爾琳沒有防備的背影,嘴角揚起些許的弧度,就這麼看著她出神了。

  他是很久沒有出門,所以才離開自己的城堡出來透氣,沒想到在半路聞到了令人欣喜的香味,就被吸引過來了,還因此肚子變得更加空虛。

  雖然說剛才倚在門前時,是想著自己怎麼會這麼沒有用,不過現在他覺得好像沒有什麼關係了。他也很久沒有吃到外面的食物了,實在是有些懷念。

  就在他出神的這段時間,梅爾琳也做好了簡單的家常菜,牛肉跟時蔬,還有少量的蘿蔔湯。

  沒有注意到他正在想事情,梅爾琳一邊洗著碗一邊問道:「平常一個人住,只有自己的碗常常在洗,不介意的話,我的碗借你吧?」

  傑西望向她,思緒停頓了幾秒鐘,然後搖了搖頭,「不了,拿別的碗吧。」

  梅爾琳拿著剛洗好的碗跟木湯匙坐到傑西的對面,幫他盛了一些東西之後才將碗遞給他。

  「謝謝。」傑西說。

  梅爾琳只是微笑,然後就埋頭開始吃午餐。

  「你是迷路來的嗎?」很突然地,她隨口問道:「在這一帶應該是沒有住人,能平安出入這片森林的,應該也只有少部分的人跟狼人才對。」

  「算是吧,聞到了家的香味,被吸引過來的。」他緩慢地吃著。

  眼前的午餐並不算豐盛,不過的確很有家的感覺。雖然說,他吃東西基本上是沒有好吃與不好吃的差別,只有對嗅覺才比較敏感。

  「好吃嗎?」冷不防地問了一句。

  傑西愣了一下,「嗯,比我家裡的還要香。」

  她沒有做出開心或是不開心的反應,淡淡的微笑之後又繼續埋頭吃飯。

  話說回來,到現在為止,除了看到她那很淡的微笑之外,就只有疑惑跟面無表情,難道她只有三種表情嗎?

  像是刻意在等他吃完般,梅爾琳不知從哪裡拿起一份報紙,一邊翻著那份報紙,一邊有一口沒一口地吃著剩下的牛肉。

  他吃完所有的菜,喝了一些些紅蘿蔔湯,便直接將碗和湯匙拿到廚房的桌上放著,隨後又走回原本的位置坐好。

  梅爾琳把剩下的湯喝完,把所有的碗盤都拿去放在長得像酒桶的竹筒裡。

  她站在竹筒面前沒有動作,持續了快一分鐘,然後她突然嘆了一口氣,坐回傑西的面前,雙手托著雙頰,看著他漂亮的寶藍色雙瞳,臉上依然是面無表情,「傑西吶……你是大野狼,還是吸血鬼呢?」

  傑西先是愣了一會兒,梅爾琳又說:「你那寶藍色瞳孔帶著的,不是寶藍的顏色,不是紫色就是紅色吧?」

  他失笑,「除了眼睛,還有什麼環節,讓妳確認我不是人類的呢?」

  「沒有什麼環節是特別的,全部都是從狼人的長老爺爺那裡聽來的線索。你有很好的嗅覺,可是沒有味覺,我做的菜一向都空有香味沒有美味,而你卻若無其事地吃完了……而且你的形容詞從頭到尾都是用嗅覺而不是味覺。」

  她頓了一下,「我沒有邀請你進來,所以我就算打開門了,你也沒有踏進我家,這應該是長老爺爺說的吸血鬼的禮儀吧?……其他的,嗯──人類並不曉得狼人居住在這片森林,根據人類的傳說,這片森林只有滿滿的幽靈,狼人的部落在更遠的地方。」

  「唉呀,一言一行都在試探我?那麼,妳哪時候開始懷疑我的呢?」他一派輕鬆地看著她。

  「你睜開眼睛的瞬間開始,而且是確認。」

  「到頭來還是眼睛漏了餡啊……」他低下頭笑了。

  梅爾琳感覺到氣氛不對勁,她站起身,開始很緩慢地往後退,下意識地不製造出聲音來。

  不過,當傑西抬起頭重新將視線定在她身上的瞬間,她動彈不得。

  傑西的雙瞳全部變成紅色,漂亮的寶藍消失得無影無蹤;雙唇之間多出了印像中吸血鬼都有的、令人寒毛直豎的獠牙;四周空氣感覺上下降了好幾度,分不清楚到底是真實的溫度,還是自己的身體的溫度改變。

  他一直盯著她看,然後很優雅地走到她面前,彎腰讓自己的嘴能停留在她的頸肩處,用很緩慢的速度在她耳邊說:「睡吧……」

  這是梅爾琳這一天所能見到、聽到的,最後一個畫面和聲音。

Fin.



一如往常,結局請腦補囉。
當然,在我心中是自有一個結局的XDD

以下是沒有表現在文章的裏設定(傳說中的修BUG)


*梅爾琳是被狼人長老爺爺撿到的,
 然後長老爺爺將她拖付給(或者是丟給)百年前合親過的家族,
 也就是梅爾琳口中的爺爺。
*城裡的人,上上下下,都知道爺爺的這個家族(我實在沒有梗想姓)曾經娶過狼人的女人。
 所以城裡的小孩才會那樣說。
*侯爵大人知道梅爾琳是撿來的,很歧視她。
*爺爺是貴族之後。
*爺爺奶奶年邁行動不方便,所以百般不願意之下被接到城裡住,
 而梅爾琳是自己選擇留在森林小屋。
 因為狼人雖然很久沒有跟她連絡、照面,但是還是會保護那個小屋(是看屋不看人)
*梅爾琳不怕幽靈,也沒有遇過幽靈。
*其實人類的傳說把幽靈的居所跟狼人的居所給完全弄反了。
*梅爾琳其實很了解自己姓氏的這個家族跟狼人之間的關係,所以說不清楚是說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