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小說] 光芒 Chapter.15

 
  之後幾天,米莉莎的狀況被以「精神錯亂」來對外解釋,而米莉莎則被綁在自己的床上,幾乎不得動彈。
 
  他們本來怕她會咬舌自盡,但是他們知道她怕痛,所以不敢,就沒有拿東西堵住她的嘴。
 
  期間,米莉莎也常常突然變成愛爾莎,這狀況讓知情的人都十分擔憂,弗拉烏也從信中得知這件事。
 
  「好色主教那傢伙說什麼?」蘭賽除了洗禮之外不曾離開米莉莎的床邊。
 
  「他叫拉普用可以讓米莉莎安眠的植物。」卡斯托魯隨手換了花。
 
  居民知道米莉莎身體不好之後,幾乎每天都有以公斤計算的花送來。
 
  「安眠?那是……那個意思嗎?」
 
  「對。」卡斯托魯咬牙切齒的道。
 
  拉普拉多魯看著床上睡得很熟的米莉莎,深感惋惜的嘆了口氣,「她明明……不想這樣的……」
 
  「弗拉烏說他左想右想,除了切斷牽絆之外只有……死,一條路。」
 
  「小米莎『醒著』的時間比起愛爾莎,越來越少了……」蘭賽口氣平穩,但卻帶著一絲絕望。
 
  然後,一室沉默。
 
  沒有人再開口,就這樣,三個人束手無策,每天都是幾乎一樣的對話,每天都是嘆氣收尾。
 
  過了半晌,這次是愛爾莎醒了。
 
  因為蘭賽每天都看著她醒來又睡著,所以他非常清楚是誰醒了。
 
  據他說法,是散發出來的氣場不一樣,而且更簡單的判別方法是,不知道為什麼,愛爾莎是看得到的。
 
  「誰讓妳醒來了?我的小米莎呢?」蘭賽口氣非常的差。
 
  「呵……她已經快要出不來了喔。」
 
  「小米莎明明從小時候開始就是在教會養大的,為什麼愛爾莎還對阿亞納米這麼忠心?」蘭賽問。
 
  愛爾莎輕輕笑了幾聲,「因為,意識裡就是有個聲音……要我『聽話』。」
 
  「不是自願的,被送到教會前被催眠過吧。」卡斯托魯語氣冰冷。
 
  「反正,那些都不重要了呀!」愛爾莎笑得燦爛,「米莉莎就快完全的消失了,到時後區區這些繩子……就困不住我了。」
 
  愛爾莎的一切破壞行動,幾乎都被米莉莎的意識給阻止,所以愛爾莎想掙脫時,在快掙脫的時候,就會突然停止,然後「米莉莎」就會開始哭。
 
  沉默了一會兒,愛爾莎又禁聲了。
 
  「米莉莎?」拉普拉多魯有些不安。
 
  「拉普……」米莉莎虛弱地擠出笑容。
 
  「我的天……臉色怎麼變這麼蒼白……」蘭賽摸著她的臉。
 
  「我快、快不行了……快殺了我吧……」米莉莎抓住蘭賽的手。
 
  她的臉龐冰冷到令蘭賽感到那股寒冷沁入他的骨髓。
 
  「不、我們不會殺妳……至少在弗拉烏回來之前都不會……」
 
  「我……撐不了那麼久……愛爾莎的記憶裡……有黑魔法……所以,這些繩子困不住她的……」
 
  三人看著她,久久未出聲。
 
  「哥哥?」
 
  「小米莎,別說傻話,我們不會讓她得逞的。」
 
  米莉莎微笑,「我不怕死……為了教會,我都不怕……所以……」
 
  「但我們怕!」蘭賽壓住她的雙肩。
 
  「妳好好休息,我們要去前面了……」卡斯托魯摸了摸她的頭。
 
  「……嗯。」
 
 
  隔天中午,送午餐的修女發現米莉莎不在床上,但也找不到三位主教,所以只能漫無目的地尋找。
 
  花園裡,米莉莎坐在草地上,面對著一個穿著主教服的男人。
 
  「愛爾莎,妳明明有很大的機會可以逼問教皇呢……」穿著主教服的男人,也就是阿亞納米,背對著她。
 
  「難道你入侵教會就為了問愛爾莎這件事情嗎?」米莉莎對著聲音的方向說。
 
  現在卡斯托魯的人偶不在身邊,她感受得到,但是她不知道為什麼,所以有些害怕。
 
  「妳居然能壓下本來的人格……」阿亞納米靠近她,蹲在她面前。
 
  即便米莉莎往後退了,還是退不了多少,而且後面是一面藤蔓牆。
 
  「你想幹什麼?」
 
  他單手圈住米莉莎的頸子,「不要挑戰我的極限……」
 
  「我沒……」話說一半,米莉莎的身子震了一下,隨後眼神聚焦在阿亞納米的臉上,「哥哥……」與米莉莎時不同,此時的她眼神裡是充滿尊敬。
 
  放開手,他道:「妳去見教皇,卻沒有問潘朵拉的盒子的事情,太令我失望了。」
 
  「當時的狀況哥哥你也聽到了,我沒有機會問。」
 
  「那也可以問遺魂。」他哼了一聲,嘴角揚起,「若妳有問出來……我也不必大費周章到這裡,教皇也不用面對休加了。」
 
  「你……」她的雙眼再度失焦,「把教皇怎麼了?」
 
  「他還好好的,至少現在是。」說完,他看了一下花園的入口,「看來有人找妳。」隨後他便離去。
 
  「啊,米莉莎大人,妳怎麼會過來這裡呢……」阿緹娜修女奔跑過來。
 
  米莉莎雙手緊握,換上笑臉,朝著阿緹娜的方向說:「我偷偷跑出來,不要告訴卡斯托魯主教他們喔!」
 
 
  之後,教皇傳出死訊。
 
  蘭賽再三保證米莉莎有好好的躺在床上,雖然他是睡在旁邊的簡易床組上,但是米莉莎掙脫繩子一定會有動靜,他不可能不醒的。
 
  教會裡有很多人,想把這件事情的兇手推給「愛爾莎」,卻沒有「米莉莎」離開房間的證據,之後這件事情就再也沒有跟米莉莎牽扯上任何關係。
 
  反到是米莉莎,總是嚷嚷著教皇是愛爾莎殺的,讓她醒著的時候就是想自殺,就算蘭賽告訴她,教皇是自殺的,也一樣。
 
  而愛爾莎醒著的時候,卡斯托魯問起,她笑著回答:「是我殺的,但也不是我殺的。」
 
  「什麼?」
 
  「因為動手的不是我呀,嘻。」
 
  後來也問不出個所以然,她也沒有明確說出是不是米莉莎動手的。
 
  過了幾天,弗拉烏的信送到,內容讓蘭賽氣的想馬上追到他那裡去殺了他。
 
  「他竟然催促拉普師傅……『趕快』用安眠草!」蘭賽將紙捏個稀巴爛。
 
  「……也許,可以試試看……」拉普拉多魯自喃道。
 
  「什麼?」
 
  「安眠草。」
 
  「拉普師傅!你怎麼也同流合汙了!」
 
  「安眠草是讓人死去,可是米莉莎的藥室櫃子裡好像……有一種在死亡幾天之後服用可以甦醒的藥?」
 
  那是米莉莎曾經在吃飯時無意間提起的「戰利品」,說是真的有效的、她費了好大力氣才得到的好東西。
 
  卡斯托魯沉思了一會兒,「她是曾經提過……不過,真的有效嗎?」
 
  「她當時很肯定的說有效,你知道,米莉莎對沒把握的事不會很肯定的。」拉普拉多魯說完便走到米莉莎的書櫃前面,拿出了米莉莎常帶著出門的圖鑑,坐在床緣開始翻閱著。
 
  「這種事怎麼可能……」
 
  拉普拉多魯輕輕的道:「當時我也想,說不定是伊甸之花……」
 
  翻著翻著,拉普拉多魯發現有兩頁被貼著同樣顏色的標籤,而整本書就這兩頁貼著一樣的標籤。
 
  仔細看,其中一頁是安眠草,黑色的標籤用白色的墨汁畫著圓圈;另一頁是看起來像藥丸的東西,上面寫著「復生之果」三個字,同樣的標籤,畫著同樣的標誌。
 
  「復生之果?」拉普拉多魯不自覺說出口。
 
  「嗯?那是什麼?」蘭賽抬起頭。
 
  「好像是米莉莎之前說過的東西……會發光……長的像藥丸……」他讀著上面的文字。
 
  「有詳細說明嗎?」
 
  「心跳停止後兩個星期,到一個月之間服用,才有效……」
 
  「那時身體都腐爛了吧!」
 
  卡斯托魯看著書,回想道:「可以用冰封把她的身體封起來吧?」
 
  「……現在哪裡找來冰棺啊……」
 
  拉普拉多魯輕笑,「可以用植物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