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織寐森林-暴雨之日




  大雨滂沱,就像是世界在哭泣一般。

  我們輸了。

  輸得一蹋糊塗。

  在我眼中,生命的消失,只是一剎那的事。從來,我不會讓任何一個會消失的生命苟延殘喘,但是我現在卻無法動手了結這個生命。

 

  這是一場難以戰勝的戰爭。

  普隆德拉官方認為,織寐森林及同盟轉信菲依雅女神,是違反政府的行為,所以出兵攻打我們。

  原本聚集在斐楊的貴族被步步逼到龍之城,組隊的耳機快要收不到訊號的地方;艾爾帕蘭的聖耀夜也退到朱諾去,我跟汐沙還能聽得到對方的聲音;而里希塔勒鎮的不死輓歌,則是行蹤不明。

  我們,織寐森林,只能固守阿盧那貝茲教國,菲依雅女神的聖地。

  我們從不認為,政府能夠突破同盟的包圍網,來到我們面前,但是此時此刻,他們就站在我們面前。

 

  「涷日,千攸雪呢?」身後的銀瑕問我。

  「應該還在洛陽,你何不用公會耳機問她呢?」

  「我已經讓真羅組趕回來,帶著貴族一起。」緹兒拿著大巫師之杖,淡淡望著前方人馬。

 

  在伊達平原,我們站在拉赫的門口,面對眼前的三階職業群,顯得遜色許多,但緹兒眼中無懼,這就是我們最好的定心丸。

  即使,我清楚緹兒本來就不會有情緒波動。

 

  然後,帶頭的人開口了,「投降,就放你們一馬,這是政府高官們決定的。」

  「投降輸一半,聽過沒有?」我說。

  「當然,看你們要全輸,還是輸一半?你們決定囉。」

  「織寐森林,從未輸過。以前是,現在是,未來也將會是。」

  我似乎,感覺到手中的銷魂杖,在亢奮著。

  織寐森林,不能投降。

 

  「那就是要戰鬥囉?真是的,你們怎麼跟你們的同盟一樣笨呢?」

  「我們,」緹兒緩緩開口了,「只是想維護身為最強者的尊嚴。」然後她笑了一下,「輸就輸吧,帶著尊嚴輸也沒什麼不好。只要我還活著,世界就會圍繞著我轉動。」

  這就是,站在世界頂端的女人。

  沒什麼好怕的。

 

  「把公會耳機拔掉。」緹兒說。

  這引起了不少人費解,眼神透露疑惑。

  「大家都在這裡,而真羅組是我們的希望。」我說。

  很多人,都愣住了。

  銀瑕只是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緹兒,然後拔掉耳機,「真羅組是我們的希望。」

  於是,大家開始慢慢扯掉耳機,就這樣讓它們散落在地上。

 

  然後,梧塔演奏起刺客的黃昏,唱起了歌:「最終,我們都會活著,我們無所畏懼;強大如我,生死如浮雲,永生如織寐森林……」

  「不要哭,真理亞。」我說,「最終,我們都會存活。」

  舉起銷魂杖,我知道,這是場硬仗,而最終,也會是場勝仗。

 

  從洛陽到拉赫,是一段很長的旅途。

  對我們而言,這場戰爭,將會很久……很久……

 

  我們不喜歡雨天的戰鬥,尤其是像現在的大雨天,視線不良聽覺也會變遲鈍。

  緹兒站在最後方,站在拉赫的城門之前,幫我方靈魂輔助,並且正確地下達指令,戰場是整個伊達平原,而我們的目的是全身而退,並且保住拉赫。

  我們沒有理由輸。

 

  抱著最壞的打算,我們放棄了追問真羅組的去向,當作真羅組從來不存在,就這樣,戰鬥。

  沒有真羅組,我們還是必須打贏,我們必須抱持著如此想法,目標打勝仗。

  月點說過,三階職業,充其量不就是些未完成品,他們想法如此天真,但是卻也十分真實。他們之中,有許多人沒有辦法完全掌握自己的力量,有些人沒有辦法正確掌控技能的用法,甚至很多人像是在戰鬥中摸索自己的能力。

  也許,這樣站在魔物面前是沒有關係,但是,這是戰爭,一不小心一大意,瓦爾基利女神的眷顧將永遠離你而去。

 

  「敵方有兩人往寐緹大人的方向衝去!是基因學者!」

  聽到這句話,我的腦中閃過四個字,政府在開發基因學者時的企劃書中,出現的那四個字──地獄植物!

  政府在開放新職業之前,發給我們每個人三階職業的企劃書,我有看到真理亞的那一份。當時這個技能令我十分有興趣,因為它的預計攻擊力十分強大,令我有點害怕。

  「擋住!不能讓他們靠進緹兒!」銀瑕在我之前大吼。

 

  銀瑕一直是我的得力助手,很多人都說,銀瑕是我的下屬,畢竟他只是副隊長,但是其實不然。我認為,銀瑕跟我,都是緹兒的左右手,我們兩個的使命是一樣的,保護緹兒。

  「穆兒呢?」我問。

  「是,我在這。」沒有停下施放陷阱的動作,她回答我。

  「吃下蒟蒻果凍,馬上到緹兒身邊,擋住衝向她的人。」

  她看了一眼緹兒,「是。」

 

  前線有艾爾斯貝克那個小組,我挺放心,他們的神官能力只僅次於我,領頭的秋緒的綜合能力比起貴族那位別上智者執照的宓雪雖然差了一大節,但是比起真鬼修羅的裘雨卻是不相上下。

  好像一直沒有人去比較過,不過綜合能力比起來,織寐森林最有名的,是名符其實最強的真鬼修羅小組,再來是我們親衛隊,但是事實上,艾爾斯貝克這個秘密組織的強度,是介於我們跟真鬼修羅小組之間。跟真羅組差比較遠,跟我們比較相近。

  雖然我很不爽秋緒那個傢伙,但是我還是不得不承認,他們比我們強了些,就那麼一些些。

 

  「背後是教皇,我們是沒有退路的,我們只能擋住,聽見沒有!」颶不停地施放亡命之徒,但再怎麼說還是一階職業,對付二階綽綽有餘,但是三階可就有點不足。

  「梅比,你發什麼呆!」一直離緹兒不遠的凱爾大聲斥喝著,「元素領域沒了要補啊!」

  就我所知,梅比從來沒有讓元素領域在不該消失的時候消失過。他的輔助能力之精準可以說是世界最強,這是許多人無法做到的。

  他反常了。

  而我,知道原因。

 

  梅比和斐爾一樣,跟緹兒、小千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不同的是,斐爾是家僕的孩子,而梅比是小時候被小千從冰洞穴救出來的人,被送進神殿裡生活。

  也許是小雞心態或什麼,我並不是很了解,總之,我清楚──這個人,暗戀千攸雪。

  也許我能理解,為什麼他會喜歡上小千,而不是緹兒。

 

  「梅比,你的擔心,是小千的屈辱。」我說。

  不出所料,梅比驚訝地看著我,一會兒,他低下頭,「只是……覺得時間,過得好慢。」

  「今天這一仗,本就會十分漫長,無視時間,我們該做的,只有勝利。」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此刻,我只能這樣安慰他,同時安慰自己。

  是的,小千帶領的是那個強大的真‧鬼修羅小組,我們不能擔心他們,那是小千的屈辱。

 

  「涷日,」一邊輔助,梅比一邊說話,「遠方,那個是不是貴族?」

  我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有點遠,但是這邊大多是平原,所以看得挺清楚。

  那種陣仗,只要那個女智者是宓雪,那就的確是貴族。

  「貴族來了!」耳邊開始傳來許多人放鬆的聲音,但我卻無比煩躁。

  梅比輕輕的喃道:「真羅組不在那裡。」

  「嗯。」我回應,我必須鎮定。「也許在途中他們又遇到戰鬥,小千讓他們先過來。」

  「希望是如此。」

 

  貴族的人從對面飛奔過來,一邊攻擊一邊盡力跟我們會合。

  我聽見有敵軍戲謔道:「哎喲──不是聽說你們要跟真‧鬼修羅一起回來嗎?怎麼?死光了?」

  下一秒他被秋緒的火箭術給瞬殺。

  秋緒不悅地看著被燒成黑炭的那個人,「千,不會死。」

  只是,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涷日!」我轉頭看向聲音的方向,是月點。

  「月點,小千呢?」

  「剛剛路上遇見聖耀夜,他們先去支援。不說這個,千說,不死輓歌消失了!」

  「消失?」

  這是什麼奇怪的名詞?織寐森林的同盟,不可能有「消失」的狀況發生。

  「我不曉得,我只知道不死輓歌音訊全無,但是千告訴我『現在,不死輓歌消失了,不要祈禱不死輓歌會出現在這場戰爭之中』。」

  說完,我知道我愣住了。

 

  如果是小千說的,那就有可能是真的。

  「消失」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小千又說他們不會出現在這場戰爭之中……

  「涷日,別想東想西,專心對敵!」銀瑕看著我,對著旁邊隨手丟了三記隕石術。

  此時,寐緹聲音不大不小地,像是在自喃,又像是在回答我,看著我說:「不死輓歌的公會徽章碎掉了。」

  徽章是跟著公會共生共滅,由於我們是同盟,所以會長會擁有他們的徽章,以作連絡之用。但是它碎了,這再明顯不過了。

  只是,為什麼小千會知道?

 

  這時,我的眼前突然一黑,被龐大的龍屁股給擋住。

  幹。

  拿起我的銷魂杖,毫不猶豫舉起,準備往那個屁股戳下去,但牠動作比我還快,已經往前跑了。

 

  緹兒的方向。

  穆兒被他用一發螺旋擊刺擊倒,躺在一旁;擋在緹兒前面的人,被旁邊的基因學者用地獄植物給打倒了;凱爾被逼到離緹兒有點遠的地方;銀瑕十分迅速地在他們的所在地施放好幾個怒雷強擊,但是看起來沒有起什麼效果。

  我心臟一跳,跟銀瑕同時跑了起來。

  緹兒眼中,居然還是毫無懼色。

 

  身為輔助悟靈士,緹兒自己是有辦法對付兩三個人的。

  但是他們是三階職業,我們所不了解的太多了。

 

  我轉頭看向前線,艾爾斯貝克的人也往我們這裡跑,秋緒像在比賽一樣拼命跑在最前方。

  眼角餘光瞥見梅比站直著身體,手中握著一個東西──

  小千在小時候給他的項鍊。

  斷了。

  心中,不好的預感直線爬升。

  「快!打掛那群服裝有礙觀瞻的人!」有人大吼。

 

  看著他們應該歸來的方向,有一團影子在移動。

  但是,那是──

  敵方援軍!

 

  絕望兩字充斥我的腦海。

  我們,倒下的同伴,已經太多了。

 

  「撤退!回神殿!」我喊道。

  銀瑕抓住我,怒斥道:「你在說什麼!」

  「敵方援軍已到,目前我們,是無法戰勝的。」

  「我們有我們的尊嚴!懂嗎!」

  「我們,不能失去──」

 

  媽的!一群飯桶!

  話都還沒說完,我的腳已經開始跑向緹兒。

  銀瑕好像在叫人保護緹兒,真理亞好像在尖叫,凱爾好像在大吼,但我都聽不清楚。

  當聲音重回我的耳中,我已經擋在緹兒前面,胸前多了一道血痕。

  先傳進我耳中的,是血花濆濺的聲音;接下來,是緹兒倒吸一口氣的聲音。

  緹兒是個相當冷靜的女人,冷靜到情緒波動幾乎沒有人能看得出來,但她卻完完全全顯露出她的驚訝。

  我該高興嗎?

 

  原以為這樣就結束了,眼前的人,卻將我推開,這次卻是──

  幹,拿長槍就算了,用劍陰我之後,這次用龍噴火?

  腦中徹底翻過一次政府的盧恩騎士開發企劃,不妙,十分不妙。

  緹兒沒有能力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擋下這一招,因為她愣住了。

 

  我們四周沒有人能馬上趕過來。

  離我們最近的銀瑕,在我視線轉向他的同時,腳被打斷了。

  凱爾就算飛奔,也已經來不及。

 

  站在全世界頂點的寐緹,倒下了。

  敵軍的歡呼,好刺耳。

 

  「撤退!」我抱著昏迷的緹兒,忍著痛,大喊。

  西艾爾看向我,跟月點說了些什麼,然後月點大喊,「貴族留下,織寐森林全部退回神殿!傷者先搬走!」

  這是我第一次,覺得月點這個人,十分帥氣。

  雖然對於他用「搬」這個字不是很滿意。

 

  緹兒被眼神充滿懊悔的凱爾抱了起來,有人試圖治療,但是她卻血流不止。我靠著其他人的幫助站起身,艾爾斯貝克的神官先行幫我治療。

  梅比好像還想繼續戰鬥。

  「梅比,」我喊道:「織寐森林,全部撤退,沒聽到嗎?」

  梅比看向我,然後又看了一下東南方,「涷日,千……」

  「我說過,不要擔心她。聽話,回神殿。」

  他只是點點頭,沒有回話。

 

  我們全部拾起自己的耳機,走回神殿。

 

  才剛帶上耳機,就聽見沙沙的雜音。

  我試著尋求回應,「真羅組?聽得到嗎?」

  回應我的,是無限的沙沙聲。

 

  剛踏進拉赫的領域,我就聽到非常熟悉的聲音。

  「真‧鬼修羅駕到!」

  是大聲公。

  憑藉我過人的視力,我看到平原彼方的小千,手上拿著大聲公。

 

  「殲滅──」

 

  我攬住梅比的肩膀,繼續往前走,我跟梅比,同時笑了。

 

  「開始!」






*一樣很愛捏他的跋*


涷(ㄉㄨㄥ)日

涷是暴雨的意思。

 

第一段,是在千攸雪罵涷日之後。

說的那個「生命」是寐緹。


本篇之後請直接接正蘿前傳

設定上,在這篇跟正蘿前傳之間,還隔了一段,

真羅組打敗了第一波(他們出現時的那一群)

但是後來聖耀夜被追到朱諾,不死輓歌的徽章突然又復原,又有另一波出現,

但是當時死傷慘重,所以造成正蘿前傳他們逃回神殿的場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