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帝星-男伎渚希




  帝王寢殿──御昑殿,此時此刻,彌漫著一股低氣壓。

 

  「武將軍焱琴,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雅矢拿起魔杖指著他。

  焱琴雙手抱胸,回望著雅矢,「那你為什麼又在這裡?」

  「難道你忘了,我是帝王的貼身侍從?」

  「哦──也是呢……」

 

  此時,璟雨從外頭走了進來,看到焱琴的第一個反應是皺眉,隨後馬上問:「雪玥呢?」

 

  「女帝……去花街說要物色什麼。」焱琴有點無奈。

  「你幹嘛講啊!」

  「對我毫無保留,才是稱職的侍從,雅矢。」璟雨看了他一眼,馬上喚來獨角獸,翻身騎上。

 

  「這下女帝又要被禁足了……」

 

 

 

  歡酒閣、神舞閣被譽為全綄艾最大、品質極佳之風花雪月的場所,此兩閣都為一名叫做紫的女人所創立。

  前者賣身,後者賣藝。

  有人云:「神舞之伶,貌美絕倫,藝之高絕,賓客銷魂。」由此足見神舞閣之美譽。

  神舞閣位於歡酒閣後方,必須經過歡酒閣,付上大筆現金後才可進入,從沒有過例外。

 

  「女帝……今晚有人包了神舞閣……可能……」紫站在雪玥身旁,忙向她道歉。

  「包了神舞閣?出手這麼闊綽?」雪玥手裡拿著糖葫蘆,邊舔著邊道:「無所謂,我今天就在歡酒閣晃晃吧!」

  「歡酒閣?女帝……您貴為帝王之尊,別在歡酒閣吧!」紫有些求饒地看著她。

  「不是說神舞閣男伎女伶貌美絕倫?我總要先看看,到不了神舞閣的……是長得如何。」

  「這……」

  不等紫回應,雪玥逕自走向階梯,才踏上一階,就回頭對紫笑到:「要是皇兄來了,麻煩告知我,好讓我脫身。」

  「這實在不妥啊……」但眼看女帝已經晃上了第二層樓,紫無奈嘆了口氣,喚來了一名小廝,「小六,看好女帝啊,別讓她看到不該看的……」 

  「是。」

 

  綄艾五族之霜帝,讓其他五族都自嘆弗如的王者氣息,尤其女帝那僅僅十多歲就勝過自己母后美貌的臉孔,讓所有歡酒閣之路人甲乙丙丁看傻了眼。

  「女帝,恕小的冒犯……」

  雪玥正在參觀整個歡酒閣,沒空看他,只淡淡說聲:「說。」

  「往後您若要再來敝閣,還是蒙個面吧……」

  這下雪玥終於看向他,愣了一下,然後笑道:「如果我記得的話。」

  「對了,還沒問女帝到這兒來是要……」

  「物色美女。」

  「啊?」

  「字面上的意思,物色美女。要給皇兄的。」

  「……給王帝?這他可能不會同意吧?」

  「所以我自己來囉!」她笑。

  「但,您知道的……歡酒閣的女子,並不是完璧之身。」

  「我知道,所以我只是來看看而已。要找,當然要找神舞閣裡的人。要當皇后,非得是要應退進退得體的人不可。」

  「感謝您的賞識……不過,王帝的年紀還不夠吧?」

  「所以我說了呀──啊……」話還沒說完,雪玥開始狂奔。

  「女帝?」小六也跟著雪玥狂奔。

  「找個地方給我躲!快!皇兄來了!」

 

  「把歡酒閣跟神舞閣給我翻遍!」璟雨一出現就盛氣凌人。

  「王帝……女帝並不在神舞閣啊!那兒有貴賓吶!」紫忙阻止他。

  「不在神舞閣?那就在歡酒閣?妳竟敢讓她進!」

  這可能是一般人看到璟雨說最多話的一天。

  可惜一點也不值得慶幸。

 

  人在三樓的雪玥不停的狂奔,這歡酒閣的範圍可大了,跑起來也是很累人。

  「三樓是什麼地方?怎麼這麼大?」

  「男伎女伶的房間,東邊是男伎的,西邊是女伶的。」

  「這邊是哪邊啊!」

  小六邊跑身子邊轉了兩三圈,「呃……剛剛這麼一繞……我也……」

  「啊呀隨便了,沒掛牌子就是沒在接客是吧?」

  小六還開心的點頭,「正是!您怎麼這麼了解呀?」

  「就這間了!幫我掛上牌子!」

 

  史冊記載:雪玥,帝安派爾帝國的女帝,就這麼闖進一個男伎的房間。

  後來這頁被璟雨給憤怒地撕掉了。

 

  「誰?」從房間裡面傳來男性的聲音,「我不記得今天我有接客。」

  「竟然是男的!」雪玥暗暗嘖了一聲,隨後轉身看著門縫。

  小六點亮了燈,「渚希少爺,不好意思,借躲一下……」

  被喚作渚希的男人緩緩的走下床,「這身高,看起來不似成年女人。」

  「剛出生十四年,礙著你了?」雪玥看外頭安全,這才轉身。

 

  不看還好,這一看讓小六大大哀嚎。

  「天啊,您別看!轉回去轉回去!」

  小六忙試圖將雪玥拉走,不料雪玥竟靜靜地站著,似乎在打量眼前的男子。

 

  是的,一絲不掛。

  除了身上掛著的那件沒有攏上的大外袍之外,一絲不掛。

  但男性裸體對於跟自家皇兄親到不能在親的雪玥來說,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於是她又開始了「帝王的劣根性」。

 

  她竟然開始慢慢走近渚希,開始繞著他轉圈,小六暗叫不妙,紫可是交代過他的!

 

  「別慌,小六。」渚希看著眼前這名女子。

  完全沒有慾望。

  太稀奇了。

 

  「這體格……及格。」這句話緩緩從雪玥嘴裡吐出。

  房內兩個男人一頭霧水,渚希問:「妳是誰?」

  「啊?你不認得我?」像在看什麼稀奇的東西一樣,雪玥盯著他看。

  「我應該認得妳嗎?」渚希認真思考著。

  「我記得我每次公布重大事件都是以真實面貌出現呢……」

  「嗯?」

  小六忍不住,直接道:「她是女帝。」

  不理他們,雪玥逕自坐上床緣,「你有沒有興趣進宮?」

  「什麼?」小六跟渚希兩人不約而同地問。

  「你很適合使劍,在歡酒閣會埋沒你的才華。」

 

  渚希先是一愣,然後失笑,「哈!女帝,」然後緩緩走向床,緩緩推倒雪玥,「別對歡酒閣的人說出這種話。」

  雪玥眼底無波,對著想阻止的小六搖搖手,然後道:「我是認真的,我不要買你,我要雇用你。付出一點勞力,吃帝國的薪餉,比在這裡好吧?」

  「在這裡能躺著賺錢,能享受歡愉──」他開始用誘惑地聲音對雪玥說話,「有何不可?」

  雪玥笑了,打從心底笑了,搖搖頭,「渚希?嗯……是個好聽的名字。渚希,停下你的手,看著我的眼睛,再說一次,你在這裡,是『享受』歡愉?」

  「我……的確──」在那一瞬間,渚希被彈了出去。

  雪玥坐起身,「躺著說話有點痛苦,抱歉了。」

  「還好吧,渚希少爺?」小六前去扶起渚希。

  「嗯……」他望向雪玥,注意到雪玥的戒指發著光芒。「魔法?竟然只用戒指,沒有詠唱就──?」

  「你大概一時半刻也起不來吧?」雪玥順了順頭髮,「別自欺欺人了,你們這行都是靠自欺欺人活下去的,我不是傻子,我知道你並不喜歡這種生活。」

  渚希撇過頭沒有答話,雪玥走向他,在他耳邊開始唱起治癒的歌。

  「好癢!」渚希想躲開,但是由於歌聲太過溫柔,讓他感覺十分舒服,他無法躲開。

 

  此時,門被大力的推開,璟雨就站在門前,看著雪玥。

  「雪玥,我以為妳最少會躲在女伶的房間,竟然會讓我在這邊聽到妳的歌聲……?」挑眉。

  「啊,皇兄……」

  「女帝,快跟王帝回去吧!歡酒閣都人仰馬翻了!」紫附在雪玥耳邊講話。

  「然後,還貼在裸體男人的身上?」

  「我是怕你聽到我唱歌,才靠這麼近的。」她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物,走到璟雨的身邊,挽住他的手,「皇兄,我找到好貨色!」

  「難道妳想帶她回宮?」

  「是!」

  「雪、玥!」平常喜怒不形於色的璟雨,此時怒氣沖天。

  「啊?不是啦!我要他進宮跟焱琴學劍,不然,進帝國學校也行。」

  聽她這麼一說,璟雨才開始認真地審視渚希。

 

  半晌,璟雨轉過身,準備離去,「贖回渚希需要的資金,由妳負責。」

  「是,皇兄。」

 

 

  三天後,渚希踏進帝國學園劍術學院,住在學生宿舍,並經雅矢推薦,在御昑殿擔任護衛一職。

  由於是孤兒,用的全是假的資料,除了教職員外,沒有人知道此事。

  甚至加入了當時人稱最強的十七小組,與隊員和作無間。

 

 

 

 

*整篇根本都在捏它還要捏它的跋*

  其實這是高中的某幾天做的連續的夢。

  實際上內容很多都忘了,最記得的就是「從天而降」「男性性工作者」「穿著寬大和服其他什麼都沒穿」「該男子十分絕望」

  雪特,我從來沒有想要將它套用在渚希身上啊!

  可是渚希就想不出他要怎麼加入!而且我忘記他姓什麼!

  於是我剛剛在浴室突然想到有這個夢!

  靠我好想跪下來跟渚希磕頭道歉!!!

  另外,原本渚希的筆記有

  ●跟雅緹感情很好

  ●跟翼恩像拜把兄弟

  ●和璟雨雪玥可以聊秘密

  ●雅矢對其並無敵意(不然不會安排到御昑殿)

  ●逮捕焱琴的功臣之一(靠這大大捏它)

  原本安排他可以跟帝王聊秘密是因為他跟晏玖一樣崇拜帝王,而帝王也十分賞識,於是親自教導,變成亦師亦友。

  只是現在設定改成十分忠誠於雪玥。

  靠,我怎麼從頭到尾都在捏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