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小說] 光芒 Chapter.13

 
 
 
  辦公室之內,氣氛竟比以往更加沉重許多。
 
  葛城首先開口,「阿亞納米大人,屬下認為繼續留著愛爾莎小姐不是個聰明的選擇。」
 
  隨後換休加,「她快連自己都無法控制了,要是她又從別人身上摸到武器,遲早會自殺的。」
 
  「不要說得好像一定會發生似的……」柯納茲在一旁嘀咕。
 
  黑百合則是有些無趣地望向阿亞納米,「阿亞納米大人,趕快對她下指示,把她丟回教會吧!」
 
  「您想用催眠的?」葛城問。
 
  「不然怎麼辦?看樣子牽絆已經沒有辦法連上了,那就等於連讓她聽話的『起始』都沒辦法達成,不是嗎?」
 
  「小阿亞,真的沒辦法連上嗎?」
 
  阿亞納米沉默了一會兒,「我猜愛爾莎快醒了。」所以他才一直等待著。
 
  「啊?」
 
  「米莉莎自己知道自己對教會很忠誠,所以她樂於待在這裡,但是她今天卻失常了,甚至在自己身上刻十字架……」
 
  葛城沉吟道:「嗯……您的意思是,她可能突然意識到『自己是愛爾莎』這一點?」
 
  柯納茲疑惑問道:「欸?可是她不是一直都知道自己是愛爾莎嗎?」
 
  「她知道自己是愛爾莎,可是她不承認這一點。而她今天可能想到什麼或夢到什麼,讓她突然覺得自己『是』愛爾莎。」休加替柯納茲同時也對自己解釋。
 
  「可是,到了帝國,她會有更多方式取得武器的。」葛城道。
 
  「我想,催眠大概可以撐一陣子,只是我怕……」黑百合有些遲疑。
 
  休加看向他,「什麼?」
 
  「她如果醒了,會瘋掉也不一定。」
 
  這些天,他常無意地聽到她跟其他人的談話,言語間他發現她非常依賴教會裡的人,就算是那個討厭她的教皇,她也希望得到認同。
 
  「如果她回復成愛爾莎……她會向著我們嗎?」這是柯納茲最大的疑問。
 
  「啊,柯納茲好像不知道這件事?」休加拍了一下頭,「米莉莎差不多四歲左右的時候吧?她曾經記得所有愛爾莎在帝國的記憶,曾經在街上遇見我們時準確無誤的叫出我們的名字,那時她腦子裡的記憶告訴她『要聽阿亞納米的話』,所以那時她很乖的給小阿亞教會的情報……然後某天,小阿亞突然無法感覺到她的存在了。」
 
  「就是……切斷牽絆那時候吧?算起來好像是她會使用空咒之後不久……?」
 
  「所以,在『愛爾莎』的記憶中,小阿亞的話她是必須遵從的。」休加說:「也很像是催眠。」
 
  「……所以呢?」黑百合趴在桌上,「怎麼辦?」
 
  「硬擋住連結可能會消耗她的體力,也許可以利用這一點。」葛城建議道。
 
  阿亞納米思考了一下,「嗯……各自回工作崗位吧。柯納茲,帶她到我房間來。」
 
  「是。」
 
 
  米莉莎被柯納茲背到阿亞納米的房內,因為腿上有傷的關係,阿亞納米示意柯納茲將她放在床上。
 
  「找我?」也許是失血過多,米莉莎臉色有些蒼白。
 
  「我需要教會內部的情報……所以愛爾莎必須醒來。」
 
  聞言,米莉莎瞠大雙瞳,臉色瞬間刷白。
 
  這幾日下來,阿亞納米總有意無意去觸動喚醒愛爾莎的鑰匙,她時時防備搞得十分的累,加上這次失血過多,實在沒什麼體力去對抗……想必阿亞納米想到了這些。
 
  「我看,妳大概快沒辦法抵擋了吧?」
 
  「嘻嘻,你又知道了?」她故作堅強,然而雙唇的慘白卻洩漏了一切。
 
  「誰叫妳就是我最容易了解的愛爾莎呢?」阿亞納米有些嘲諷地笑了。
 
  「我不是她。」這些天不停地重複說一樣的話。
 
  阿亞納米緩緩地靠近她,「柯納茲,你可以去幫她整理行李了。」說著,將手伸向米莉莎。
 
  米莉莎直覺拍開他的手,往後退,「不要靠近我!」
 
  柯納茲皺著眉,答了聲是便退出房間,關上門後他聽見米莉莎尖叫,卻不敢開門看是怎麼回事。
 
  當晚,米莉莎便消失在軍艦上了。
 
 
  後來,米莉莎被發現倒在巴爾斯布魯克教會的門口,被早上打算帶小孩進教會的民眾給發現並認出,抱進教會。
 
  「米莉莎!」卡斯托魯將驅魔的工作交給另一名主教,將米莉莎抱回她的房間。
 
  「噢!我的小米莎!看看她的腳……」蘭賽小心地拆開她腿上的繃帶,「帝國軍不會在她身上刻十字架……難道這是她自己──」
 
  「看來是這樣。」卡斯托魯嘆息。
 
  「清水跟醫藥箱──」修女麗貝娜一臉擔憂地提水進入房間。
 
  拉普拉多魯微笑,「辛苦妳了,去忙妳的吧。」
 
  「是的。」
 
  室內一陣沉默,只有水聲跟腳步聲不停,沒有任何人說話。
 
  他們褪下米莉莎的衣物,全身上下檢查了一遍,除了腿上的十字架和幾道看似是利器造成的傷口外,沒有其他外傷。
 
  「看起來,他們對小米莎是沒有嚴型拷打之類的動作……這幾道傷口應該是打鬥造成的。」蘭賽沉思。
 
  「……是這樣嗎?難道她是逃出來的?」卡斯托魯臉上的擔憂從未褪去。
 
  「不太能肯定。大主教大人呢?」拉普拉多魯問。
 
  蘭賽嘆口氣,「吉歐大人還不知道她回來,我要修女們都先保密。」
 
  卡斯托魯有點不高興,他認為這件事是必須跟吉歐大主教報告的。「為什麼?」
 
  「你們能確認,她是小米莎嗎?」蘭賽皺著眉回答,語氣有點艱澀,看得出來是百般不願意說出這句話。
 
  蘭賽對米莉莎的愛並不會少於卡斯托魯他們,他非常疼愛這個小女孩,他已經把她當成自己的親人,不是嘴上說說而已。
 
  回答他的,是一室的沉默。許久,都沒有人再開口,只是安靜的盯著床上的小女孩看。
 
 
  隔天,他們討論過後,卡斯托魯將米莉莎的狀況寫下,署名要給弗拉烏,寄給了遠方的泰德──因為弗拉烏的信可能會多到他不想看──然後進入米莉莎的房間。
 
  「蘭賽,換我了,你去休息吧。」
 
  不知道米莉莎何時會醒,他們決定輪流在米莉莎的房裡看守著。
 
  蘭賽點了點頭,站起身,「嗯……她一直沒有醒來。」
 
  卡斯托魯苦笑道:「是嗎……教皇知道她回來了,也知道她腿上的十字架的事。」
 
  「是嗎?真糟糕……」蘭賽打開門,手頓了一下,「如果,她醒了,變成另一個人了,你會怎麼做?」
 
  卡斯托魯失笑,「怎麼不先說你會怎麼做?」
 
  「我會……殺了她。」聲音有些顫抖,眼神卻很堅定的看著前方,只是卡斯托魯看不到。
 
  「是嗎?你下得了手?」卡斯托魯把玩著米莉莎的手,「我可能,沒有辦法……沒辦法做任何動作……」
 
  他深吸一口氣,「她如果不是小米莎,就一定要是愛爾莎,只要她不是小米莎,我就能下手。否則……若是介於兩者之間,她會瘋掉的。」
 
  說完,蘭賽便關上門。
 
  「介於兩者之間嗎……」卡斯托魯輕撫她的臉,「不要離我們而去啊……米莉莎……」
 
  門外,蘭賽失去重心跌坐在地上,右手扶著額,也擋住雙眼。
 
  「妳的身子好冰冷啊……小米莎……」
 


 
順便講一下
米莉莎日文是「ミリサ」
愛爾莎日文是「アイルサ」
然後,
蘭賽叫的小米莎是「ミサちゃ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