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小說] 光芒 Chapter.8

 
 
  夜晚,米莉莎離開房間想出去走走,發現泰德和哈克連跑向巴斯迪恩的房間,她微笑。
 
  她將法杖橫拿,坐上法杖,就這樣飄浮在空中,「叛徒遊戲的結局呀……」
 
  就這樣,她搶在泰德他們之前就到了巴斯迪恩的房門口。
 
  也許是因為她飄在空中,沒有人發現她的蹤影,甚至門口的侍衛也是。
 
  突然,對面傳來爆炸,她看見下面的侍衛往前跑,沒發現泰德他們站在轉角處。
 
  米莉莎笑了笑,輕輕笑道:「真笨。」
 
  「這門……怎麼開?」哈克連看著門問道。
 
  「這個形狀是……」泰德看著鑰匙孔思考著。
 
  「主教通行證,你有吧?菲亞.庫洛伊茲的。」米莉莎在空中對他提醒。
 
  「米莉莎──」哈克連往上看。
 
  「快把通行證放進去啊,侍衛要跑回來了喔!」
 
  聽到這,泰德馬上將通行證放進鑰匙孔。同時,米莉莎好像感應到什麼一樣往回看,然後一臉凝重的「飛」離。
 
  「米莉莎大人您怎麼能讓他們進去呢?」
 
  「呵呵,他們有事找巴斯迪恩大人,但巴斯迪恩大人好像忘了時間……我有事先走啦──」
 
 
  「哎呀,米莉莎──」黑百合看見行色匆匆的米莉莎便叫住。
 
  米莉莎定睛一看,「又是你們?」她從法杖上掉了下來,因為不高所以她很快站直,「你們竟然抹黑弗拉烏──」
 
  「黑百合大人……」哈魯賽話都還沒說完,黑百合便讓闇徒將米莉莎給困住,「事情辦完,再回來帶妳走。」
 
  「闇徒對我沒用──」米莉莎掙脫開,拿起法杖往黑百合攻擊。
 
  只見黑百合迅速回擊,「哈魯賽!」
 
  聽見黑百合叫自己,哈魯賽馬上會意,將米莉莎給打暈。
 
  「真任性的公主。」
 
 
  米莉莎醒來,已經是清晨。她爬起來,發現拉普拉多魯跟弗拉烏都在自己床邊,拉普拉多魯看見她醒來,便拿了水給她,弗拉烏則是拿了封信。
 
  「謝謝。」她接過杯子,望向弗拉烏,「給我的信?」
 
  「發現妳時,掉在妳胸前的……」
 
  接過信,「謝謝……」
 
  「換上喪服吧,巴斯迪恩大人的喪禮要開始了。」卡斯托魯在門邊喊著。
 
  米莉莎這才發現,他們三人都穿著喪服。
 
  「我等一下就出去,你們在外面等我吧。」
 
  三個人點頭,然後走出房間。
 
  米莉莎打開信,看完,她用空咒將它給撕成碎片,用很小的聲音呢喃道:「新的背叛遊戲……」
 
 
  之後幾天,米莉莎都在沉睡,沒有人知道原因,但床邊的藥草令所有人猜測她吃到了什麼不該吃的藥,但是沒有人知道那藥有沒有解藥,就連圖鑑都找不到,拉普拉多魯也搖頭。
 
  她沉睡著,所以她不曉得米迦勒之瞳已經跟泰德的身體分離,也不知道因此帝國軍盯上了教會。
 
  她醒來之後,第一件事情是吃東西,她手中抱著滿滿的花,邊走邊咬著。
 
  「啊,小米莎!」
 
  尋著聲音望去,是蘭賽。米莉莎笑臉滿分,衝向他,撲進他懷裡,「蘭賽,好久不見!」
 
  「噢,我的小米莎,聽路人甲乙丙丁說妳最近都沒有出現在教會,害我擔心了好久呢!」
 
  「不小心吃了沒有記錄的藥草,就昏睡了……到現在我也還不知道那是什麼。你見過拉普了嗎?」
 
  「正要去,走吧走吧!我跟妳說,我回來要接掌大主教輔佐的位置喔──」
 
  砰──
 
  是泰德。
 
  「呃……」米莉莎看著泰德,後者正將汽球還給小朋友。
 
  「泰德……你踩到人了。」
 
  「唔!」泰德馬上跳開。
 
  米莉莎轉過頭,發現弗拉烏等三人正走過來,她馬上跑過去,「蘭賽回來了喔!」
 
  「哦──」弗拉烏走向他們。
 
  「嘿,我的勁敵,好久不見──」話還沒說完,弗拉烏手上突然出現一把剪刀往蘭賽攻去,後者一個下腰躲過。
 
  然後,米莉莎不管他們,逕自跟泰德和哈克連聊天,「他是蘭賽主教,之前是去巡視二、三區的教會。」
 
  「哦……他們感情看起來不太好……」哈克連有些汗顏。
 
  「哈哈,每次都這樣的,別在意、別在意。」
 
  蘭賽突然搭住米莉莎的肩,「回教會之前,我看到這個東西,覺得我的小米莎會喜歡,所以就買回來要給小米莎喔──」
 
  接過蘭賽手上的東西,米莉莎雙眼彷彿裝了星星般閃耀,「七鬼神的側背包──」
 
  「可愛吧、可愛吧?我就知道妳會喜歡──」蘭賽彎下身,將米莉莎抱個死緊。
 
  「蘭賽,你這樣她會窒息的!」弗拉烏馬上將他拉開。
 
  不理會弗拉烏,蘭賽又抱起米莉莎,走向教堂,「小米莎,快去準備吧──主教試驗就快要開始囉!」
 
 
  試驗的時間到了,鐘聲響起,考生們湧進大堂。有人緊張,有人從容。而被米莉莎檢定過的那些人,有一半以上都很平靜。
 
  他們交談聲不斷,像市集一樣吵雜,但也許因為是密閉空間,吵雜聲有過之而無不及。
 
  「肅靜!」
 
  聲音一出,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他正說明著考試規則,那聲音令人感到耳熟。
 
  「本人是此次主教試驗的主考官.蘭賽主教──請多指教。」
 
  「我是這次主考官輔佐,米莉莎……去年也是我啊……」後面是越來越小聲的嘀咕,蘭賽小咳一聲,她又展開笑容,「以防萬一,請各位開始檢查法杖及空咒。」
 
  「好了,試驗開始吧──開門!」
 
  坐在法杖上浮在空中的米莉莎笑著看著映像,看著她的蘭賽也笑了,他知道米莉莎很喜歡看主教試驗。
 
  她的理由是:「人性真實,醜態輩出,還有什麼比這好玩呢?」每一次,她說這話時,臉上都有種特別的笑容──嘲笑。
 
  那是在米莉莎臉上一年中只能見幾次的笑容,她不常有這種表情,但是只要講到主教試驗,她就會露出那樣的笑。
 
  「今年,試驗題目有些是米莉莎大人出的題,不知道是簡單還是難啊……」其中一個考官微笑。
 
  「米莉莎大人可是把教典倒背如流,有個小錯誤可能就完蛋了呢!」
 
  「最危險的是使役魔的水宮吧?在那裏可不是能輕鬆答題的地方。米莉莎大人,在那兒的題目怎麼樣?」
 
  米莉莎咬了一口花,露出微笑,「那邊可以刷掉一半……不過,我期待的是最後那道門……」
 
  「是呀,那裡是最精彩的地方了!」
 
  考官們閒話家常,也沒忘要看映像。但,看得出來,這群考官喜歡捉弄考生。
 
  他們是跟米莉莎感情算不錯的人,據說蘭賽有特別選過,所以他們才能如此輕鬆的對話。
 
  米莉莎繼續飄在空中,此時她跟蘭賽一起,在水宮那兒看著考生。
 
  她注視著每一個她特別教導過的考生,包含泰德,包含維達,那些使她感覺良好的考生。
 
  有不少人因為沒氣而逃離結界,滿臉痛苦,但考官們眼睛眨都不眨一眼。
 
  解決完所有的題目,泰德離開結界,眼神不滿的望向蘭賽。
 
  米莉莎微笑,「呵呵,個性真好啊……」
 
  「小米莎,第二階段也差不多要開始囉,妳……」
 
  米莉莎知道他指的是教皇要她離開教會的事情,「不,我要留著。」米莉莎看著映像,「就這次,我不想聽他的話。」
 
  「不過,第二階段比較沉悶,米莉莎大人可以先離開一下。」一名考官道:「妳是為了看大家在水宮的表現,才接下職務的吧?」他笑得溫柔。
 
  米莉莎回給他一個微笑,然後飄到蘭賽身旁,「我去跟大主教大人報告目前的狀況。」
 
  「嗯,後面我再告訴妳……泰德.克萊恩的表現如何。」蘭賽繼續盯著映像看,米莉莎笑得燦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