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小說] 光芒 Chapter.7

 
  距離教皇室不遠處的轉角,卡斯托魯和拉普拉多魯在那裏等著米莉莎,一看見米莉莎沒有活力的樣子,馬上上前詢問關心。
 
  「怎麼了?怎麼悶悶不樂的?」拉普拉多魯關心著。
 
  「嗯,沒什麼。」
 
  卡斯托魯則是帶著有些責備的眼神看向她,「為什麼妳從來不告訴我們,妳的特殊體質是那樣發現的?」
 
  「果然被聽到了,我太晚發現了……」她吐了吐舌。
 
  「米莉莎!」
 
  「弗拉烏很擔心妳。」
 
  「噢……讓你們擔心了……我只是不覺得這些事需要講出來。」
 
  「那,剛才教皇跟妳說了些什麼?」卡斯托魯問。
 
  聽到這,米莉莎嘆了一口氣,「既然你們知道了,那我就不隱瞞了。教皇要我能馬上離開教會就離開教會──當然還是要去試藥。」
 
  「到底教皇在想什麼……?」
 
  「呵呵,」米莉莎嬌笑,「就當作他在為人民謀福利吧!」然後就繼續走自己的。
 
  看著米莉莎的背影,卡斯托魯不禁喃喃道:「教皇未免也太不喜歡米莉莎了吧?這天氣讓人穿那樣……」
 
  突然意識過來,拉普拉多魯跟卡斯托魯同時追上米莉莎,手上的毛毯正準備打開──
 
  被搶先了。
 
  弗拉烏突然從柱子後面出現,迅速用毛毯包裹住米莉莎,並將她抱起,「妳一向怕冷,染上風寒就不能幫教皇做事了吧?」
 
  在弗拉烏碰觸到自己的那一刻,米莉莎的眼眶瞬間染紅,這些都進了拉普拉多魯和卡斯托魯的眼,他們相視而笑。
 
  「我真的很想待在教會……」米莉莎用很小聲的聲音說道。
 
  「我知道。」弗拉烏正往米莉莎房間的方向移動。
 
  「我真的很討厭教皇……」
 
  「我知道。」
 
  「今天你要陪我看天空……」
 
  「好。」
 
  「哥哥……」她呢喃著,他們知道她睡著了。
 
  那一夜,弗拉烏讓米莉莎在懷中睡著,但他有遵守約定,他坐在米莉莎房間那大窗檯旁睡著。
 
  從小,米莉莎就很淺眠,不容易入睡……但在弗拉烏的懷中不一樣。
 
 
  白天,陽光灑在米莉莎的臉龐上,她睜開眼,發現自己被抱著,抬頭發現抱著自己的正是弗拉烏,她滿足地蹭了蹭。
 
  「丫頭,醒啦?」
 
  「嗯……」
 
  「結果妳都沒有看到天空嘛!」他笑。
 
  米莉莎笑著望向他,「沒關係──」
 
  她沒有主動離開弗拉烏的懷裡,弗拉烏將她放在床上,「好了,妳快換衣服,妳還得去老頭那裡。」
 
  「喔,好。」有些失落,但她只是笑了笑,便乖乖的換了衣服,跟著弗拉烏一起走出房間。
 
  門上的圖案換了,上一次是大眼魚玩偶,這一次換成了七鬼神的畫,畫家不明,但上頭的七鬼神就如有生命一般,不論是色澤還是線條,都令看過七鬼神真身的米莉莎愛不釋手。
 
  門關上,他們兩人走向不一樣的地方。
 
 
  樹下,吉歐跟米莉莎身邊都圍繞著許多小孩,米莉莎的頭上正頂著小孩送的小花冠。
 
  「米莉莎姊姊這樣很像天使!」小女孩笑得燦爛。
 
  「真的?那姊姊的給妳,妳也當天使,好不好?」
 
  今天,米莉莎的職責就是陪小孩玩,還有跟著大主教。
 
  不久後,修女們過來代替米莉莎,而米莉莎則跟著吉歐回房。
 
  「丫頭,妳跟巴斯迪恩有過節嗎?」
 
  「沒有。」
 
  「卡斯托魯說,妳跟他吵架了……」
 
  「看到藥室有毒魔菇,一生氣起來,就決定誰都不能進去而已。」
 
  「我想知道……妳跟他談了什麼?」
 
  米莉莎看了吉歐一眼,「談了也白談吧……我只是確認,他到底是不是打從心底愛著弗拉烏。」
 
  「丫頭……」
 
  「我不會承認的喔,他是教會的人這一點。但是,他是弗拉烏的神父,那就好了。」米莉莎如唱歌般說道。
 
  突然,米莉莎停住腳步,大概是因為頭暈,身體晃了一下,吉歐忙扶助她,「丫頭,怎麼了?」
 
  「賽海爾──」米莉莎望向天空,雙眼看不出焦距。
 
  「什麼?」
 
  「弗拉烏被發現使用黑魔法──」說完,米莉莎使用空咒做出軌道,「大主教大人,我先過去看看,請您回房等待消息。」說完,便踩上軌道,飛速離去。
 
 
  米莉莎趕到現場時,正看見弗拉烏被押走,還要巴斯迪恩照顧吉歐,她看著那些人,大喊:「放開弗拉烏!」
 
  「米莉莎大人?」
 
  「同剛才那句話,米莉莎大人。每個人心中,都會有黑暗的那一面。」
 
  「你說那什麼爛話!」米莉莎盛怒,「全世界最不可能用黑魔法的人就是弗拉烏!」
 
  「請不要妨礙我們,米莉莎大人。傳到教皇耳裡就不好了喔……」他帶著有些嘲笑的眼神看向米莉莎。
 
  米莉莎抓起法杖,準備往那些人揮去,弗拉烏在此時出聲:「小丫頭,別鬧了。」
 
  「弗拉烏!」
 
  「妳乖乖的回去,還有一大票考題要出不是嗎?」
 
  「可是你是──」
 
  「米莉莎!」他有些生氣的怒吼,令米莉莎有些錯愕。止住米莉莎的話之後,他才放軟語氣,「我不會有事。」
 
  後來,米莉莎沒有再說話,巴斯迪恩將她往後拉,以免她擋住侍衛的去路,在她耳邊輕輕道:「難道妳還怕他出不來嗎?」
 
  米莉莎怒瞪他一眼,甩開他的手,「你,就小心不要被發現了。」
 
  挑釁意味十足。
 
  巴斯迪恩笑了笑,沒有搭話便往前走。
 
  轉角之前,他停了下來,「黑百合大人想見妳……不過也許妳不認識他吧?」
 
  說完,他就離開了。
 
  「骯髒。」米莉莎拍了拍剛剛被他摸過的衣角。
 
  然後她發現,自己的法杖上被刻了幾個字,那是弗拉烏留下的──「保護泰德。」
 
  「真當我這麼聽話?」說完,便往房間走去。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