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小說] 光芒 Chapter.6

 
  教會的藥室,大大小小的櫃子中裝著不少的東西,米莉莎正在把藥材分別裝罐。十幾種的藥材,分裝速度非凡。
 
  過了一會兒,她將那十幾個藥材罐子放到櫃子上之後,突然注意到櫃子最上方那排,其中一個罐子的內容物。
 
  「以前有這個嗎?」她再往上爬,在梯子上站穩後,將罐子拿起並打開。
 
  米莉莎撕了一小角,放進口中咬了咬,吞下去之後,她馬上從梯子上將整個罐子往下丟,心中怒火蔓延。
 
  「巴斯迪恩大人!」就算不知道有沒有人會回應她,她還是喊了巴斯迪恩的名字。
 
  她知道她不在的時候,會進藥室的人沒有多少。
 
  外頭的守衛匆忙的走了進來,「米莉莎大人,發生什麼事情嗎?」
 
  「叫巴斯迪恩大人過來。」口氣非常冷淡,但又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守衛猜測她現在非常生氣,所以他飛也似地衝出去尋找巴斯迪恩。
 
  在要找的人來之前,米莉莎只是站在梯子上一動也不動的看著那個罐子。
 
  到底是誰?她心裡一直在尋找可能的人物。
 
  不久,守衛帶著巴斯迪恩走進藥室。
 
  巴斯迪恩問:「怎麼──啊,怎麼打破了?」
 
  「誰把那個東西拿進來的?」她只著地板上那些殘骸。
 
  「這……有什麼問題嗎?」
 
  米莉莎瞪了他一眼,隨後直接往下跳,對著守衛命令道:「那是有毒的蘑菇,不能出現在這裡,處理掉。」
 
  「蘑菇……?那是藥草的樣子啊……」
 
  「那是用蘑菇汁液做成的葉子,還不快處理掉?」
 
  「是、是!」
 
  「妳在生氣嗎?」望著米莉莎的雙眼,巴斯迪恩心中有莫名的恐懼感。
 
  完全沒有光芒,看不出她的所有想法,甚至感覺不出她是個人。最重要的是,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令人感到寒冷。
 
  「你如果是我,你就會知道了。」她往外走,「巴斯迪恩大人,我希望你在我離開教會之前……再也不要踏進藥室……不,是再也不要踏入這裡。」
 
  「咦?」
 
  米莉莎站在門前,打開門,指著外面,對巴斯迪恩道:「出去。」
 
  「沒有理由就被禁止出入啊……妳可以先告訴我,為什麼妳知道那有毒嗎?」
 
  「我吃了就知道了。」望向巴斯迪恩,米莉莎身邊的氛圍令守衛非常的害怕。「你太不了解我了,你以為……為什麼我才幾歲就能在這裡自由進出?」
 
  「對藥材的知識豐富……」
 
  話都還沒說完,米莉莎馬上打斷他,「慶幸我有許多時間不在教會裡,你才這麼不了解我,你僅僅知道我不會被毒死而已吧?我對有毒的東西,是很敏感的,就連沒見過的東西也是。你看過書桌上那本圖鑑吧?」
 
  巴斯迪恩看向她所指的方向──書桌上那本很厚很厚的圖鑑。
 
  「有,那本書的筆記非常的詳細,就連各種藥材的味道都──」他的聲音突然止住。
 
  米莉莎笑得很漂亮,「寫書的人不是我,但那本書的主人是我。那本書,就是我為什麼常常不在教會裡的原因。」
 
  「妳連有毒的藥草都吃?」
 
  「嘻嘻,既然體質上沒問題,當然就沒問題。」她突然笑得很燦爛,「忘了嗎?當初,是教皇想毒死我,餵我吃毒藥草,才意外發現我有這個體質的……當時,你也在場啊──」
 
  巴斯迪恩全身在那一瞬間變得僵硬。
 
  遠方,透過人偶,卡斯托魯聽到了這句話。那是他,甚至是吉歐都不知道的事情。
 
  米莉莎舉起手,詠唱空咒──
 
 
  「斷了?」卡斯托魯低喃。
 
  他突然聽不見米莉莎那方的聲音。
 
  「卡斯托魯,怎麼了?」拉普拉多魯問。
 
  「跟在米莉莎身邊的人偶,好像被米莉莎給攻擊了……」
 
  「你聽到了什麼?」
 
  「好像在很久以前,教皇……餵米莉莎吃過毒藥草……」
 
  一旁的弗拉烏聽到,一臉不敢置信,「怎麼可能?」
 
  「她說,當時巴斯迪恩大人在場。」
 
  也許是接受到的訊息讓弗拉烏打擊太大,他只是睜大雙眼,但沒有說任何話,說不出任何話。
 
  「教皇怎麼會……?」
 
  拉普拉多魯冷靜地道:「先別懷疑教皇,米莉莎的記憶曾經有錯亂過,不是嗎?」
 
  這時,不遠處跑來一名穿著衛服的人,「請問,有看見米莉莎大人嗎?」
 
  「你是……教皇找米莉莎?」卡斯托魯有莫名的警戒。
 
  「是的。」
 
  「她不久前在藥室,現在還在不在我不曉得。」
 
  「謝謝您,卡斯托魯主教。」
 
  「真是……越來越搞不懂了……」
 
 
  藥室,巴斯迪恩有些狼狽地倚在牆邊,「妳剛剛說的我不懂,妳沒有理由這麼做。」
 
  他正被米莉莎的空咒給困在牆邊,門外則是被空咒給包得密不透風的人偶。
 
  「啊──」米莉莎拉了長音,顯示她覺得無趣,「這時候就會很希望蘭賽在呢……」
 
  巴斯迪恩不懂,他從以前就沒搞懂過這孩子的想法,在多數人面前,米莉莎從來不會自個兒把話說完整,而蘭賽卻能輕易理解她話裡的意思。
 
  米莉莎看向他,解開空咒,「因為,你是弗拉烏的神父。」
 
  然後,她解開包裹住人偶的空咒,走向藥室的門,「記得,別再進來,再也不要。」
 
  外頭奉命尋找米莉莎的侍衛很快看到米莉莎,馬上扯開嗓子大喊:「米莉莎大人,請即刻淨身見教皇!」
 
  看了侍衛一眼,米莉莎很快的移動到他面前,然後從他手上拿走那件她專用的晉見衣,面無表情地將身上的衣服全部脫掉後直接跳進水裡,浮出水面後已經穿上那件衣服。
 
  遠方,感應到這幕的卡斯托魯感到不快,弗拉烏跟拉普拉多魯也一樣。
 
  即使,以前都是這樣的,但是只有米莉莎見教皇必須做淨身的動作,這令所有喜歡米莉莎的人都不愉快。
 
 
  教皇室,教皇依然在紗幕之後,此刻的他,很煩躁。
 
  米莉莎走進教皇室,教皇扯開嘴角,「侍衛,把她的法杖拿走!」
 
  侍衛靠近米莉莎,後者只是瞪了前者一眼,便將法杖乖乖交給侍衛。
 
  「這次的試藥行有什麼收穫嗎?」
 
  「跟往常一樣,這次嚐試的五十種,通通是毒藥。」米莉莎依然站著。
 
  教皇沒有不滿,但他的手心和背部都在冒汗,「聽說,妳見到了巴爾斯布魯克帝國的公主?」
 
  「若教皇說的,是拉斐爾之眼的寄宿者……那麼,米莉莎見過,但她喊錯了米莉莎的名字,大概是認錯人了吧。」
 
  「喊、喊錯名字?」
 
  「是的,她喊我愛──」
 
  教皇突然站起身,「我沒有問妳這個,米莉莎。過幾天妳就出發吧,別等到考試結束了。」
 
  「為什麼?米莉莎負責的部分,出題還沒結束──」
 
  「那出題完畢,妳就可以繼續下一個部份的試藥了。」
 
  米莉莎向前一步,「教皇,米莉莎想待在教會!」
 
  「別再靠近我!」教皇往後退了一步,「總之,在最後一個階段的考試之前,妳必須離開教會。」
 
  「教皇──」
 
  「侍衛,把她帶走!」
 
  教皇嫌惡的口氣令米莉莎放棄。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