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小說] 光芒 Chapter.5

 
 
  回到教會剛好是吃飯時間,米莉莎嘴裡咬著花,盯著座位離她有段距離的泰德看,但身旁的主教跟修女們都沒有發現。
 
  「米莉莎,妳不吃魚嗎?」修女麗貝兒笑著問。
 
  「小丫頭就是因為這樣才長不高──」弗拉烏滿臉笑意。
 
  話才剛說完,卡斯托魯的叉子就這樣黏上弗拉烏的臉頰──尖的那一邊。
 
  「米莉莎還小,還有很長的時間可以長的。不過,這樣的身高也很好啊,很可愛。」拉普拉多魯溫柔的笑了笑。
 
  剛回神,米莉莎馬上消化完剛剛的對話,「今天肚子有點飽……長不高沒關係呀,這樣就代表沒有長大,對吧?」
 
  望著她那燦爛的笑容,主教三人都沒有再說話,修女們則是微笑看著她。
 
  因為他們都知道,米莉莎資質很好,可以說是個天才,但是卻非常依賴人。這一點,跟米莉莎熟識的人都曉得,尤其當事者的三個人外加大主教都知道,只是從來沒有人會將它說出來。
 
  「呵呵,米莉莎真的很喜歡卡斯托魯主教他們呢!」羅莎莉輕輕笑著。
 
  「是呀,」阿緹娜也笑了,「剛才,米莉莎還在卡斯托魯主教的懷裡睡著呢。」
 
  弗拉烏聽到這,又開玩笑的笑道:「小丫頭真的是長不大耶!」
 
  卡斯托魯忍不住吐槽道:「她本來就還是小孩子。」
 
  米莉莎看了一眼弗拉烏,又看了一眼泰德,吞下最後一口晚餐並且站起身,「我先去整理剛剛買回來的東西。」
 
  坐在不遠處的巴斯迪恩看到米莉莎起身,也馬上起身靠近米莉莎,「米莉莎,妳怎麼才吃一點點?」
 
  「噢,巴斯迪恩大人,千萬別跟大主教大人說!」米莉莎雙手合十。
 
  「不行,大主教大人非常關心妳的飲食狀況的……」他突然發現弗拉烏噗嗤笑出來,馬上問道:「弗拉烏,你為什麼笑呢?」
 
  「不,沒什麼……只是,看來老頭也很擔心米莉莎長不高啊!」他努力的忍住笑。
 
  又一次的,卡斯托魯的叉子再度黏上了他的臉頰──當然,還是尖的那一邊。
 
  聞言,巴斯迪恩馬上轉頭,向米莉莎解釋般地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呀!」
 
  「沒關係、沒關係。我最了解大主教大人了,不是嗎?」她給了他一個笑容。
 
  「那,妳再多吃一點呀。」
 
  「我真的飽了,巴斯迪恩大人。不過……別跟大主教大人說我沒有吃魚喔!」
 
  話剛說完,人就已經到轉角了。
 
  看著米莉莎的背影,巴斯迪恩嘆了口氣,「真是的,這孩子還是一樣胃口不大……這樣怎麼長高呢?」
 
  一陣沉默後,羅莎莉像在提醒一樣,咳了一聲,「大主教輔佐大人,您這不就是那個意思嗎?讓米莉莎知道不好唷。」
 
  「我會轉達你的意思給小丫頭的。」弗拉烏一臉正經。
 
  「這時候就站在米莉莎那邊呀?」卡斯托魯。
 
  「她可是我帶大的,只有我能欺負她啊!」弗拉烏一臉理所當然。
 
  修女三人再度相視而笑,然後三人一起起身離開座位,她們要去看看其他人的進餐情形了。
 
  離去之前,麗貝兒笑著道:「其實,弗拉烏主教也是很疼愛米莉莎的呢!」
 
  其實,整個教會除了小孩子之外,也只有弗拉烏會跟米莉莎打鬧。
 
  其他人只分成三派:討厭及懼怕者就會離她離的遠遠的,例如教皇就是屬於這類,其他主教也有部分屬於這類;喜歡者不是寵愛就是溺愛,尤其蘭瑟簡直是溺愛到讓人有種笨爸爸的感覺──雖然他很年輕;沒感覺的不會主動與她打交道,大部分的人屬於這類。
 
  至於教皇為什麼是第一類,事情不是前面所講到的,因為她常跑到使役魔的水宮那樣簡單。
 
  「你們剛剛在討論米莉莎啊?」哈克連突然出現在三個主教的位置旁。
 
  「算是吧。」拉普拉多魯還是一貫的笑容。
 
  「我有個問題……」泰德看著三人,「為什麼剛才吃飯時……米莉莎會一直看著我呢?」
 
  「咦?」主教三人組同時發出一樣的聲音。
 
  「主教大人都沒有發現嗎?」哈克連有些驚訝。
 
  卡斯托魯跟拉普拉多魯對看了一眼,「圖書館那時……她是在說泰德嗎?」
 
  拉普拉多魯頭微微一偏,「說不定是呢……」
 
  「怎麼了?」弗拉烏問。
 
  「不,沒什麼……說不定,她的心裡也有個關於泰德的疑問吧。」拉普拉多魯笑了笑。
 
  泰德望著方才米莉莎走過的轉角,疑問還沒解開。
 
  「是不是該問問本人呢?」卡斯托魯也微笑。
 
  拉普拉多魯看了一眼卡斯托魯,然後又對泰德點頭,「有遇到的話,就問問米莉莎吧?雖然,她不一定會說……」
 
  「嗯……那我們先回房去了。」泰德和哈克連對三人行禮之後便離開餐廳。
 
  看兩人離開後,弗拉烏有些不滿,「為什麼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
 
  「當然啊,那個時候你又不在圖書館。」卡斯托魯說。
 
  「米莉莎問說:『為什麼,明明就不喜歡一個人,卻會想保護那個人』我跟卡斯托魯都想不明白她在說誰呢。」
 
  弗拉烏有些驚訝,「她是在說闇徒攻擊泰德的事情?」
 
  「大概吧。那孩子遭受到攻擊前,曾經跟一個很年幼的考生見面,但是她只是警告他們離開。」
 
  「是因為卡斯托魯的人偶偷偷跟在米莉莎旁邊護衛,所以我們才知道的喔!」
 
  「是黑魔法師?那丫頭從以前就沒有辦法對抗黑魔法師……」弗拉烏平復了驚訝的神情。
 
  「總是想不透呢!」卡斯托魯拿著空盤站起身,「米莉莎的空咒,在黑魔法師面前總是會無法使出來。」
 
  「希望,等蘭賽回來,一切都有答案……」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