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帝星之雅矢獨白





  見過修羅嗎?

 

  當時的七公主,應該說,當時的嫌犯雪玥‧歐芙安派爾,她被關入天牢的那一天,我親眼見到了何謂修羅。

 

  事實上,帝王派的人,都認為雪玥‧歐芙安派爾是被陷害的,但是卻沒有任何的根據能翻案。

  蕁玉帝王一夜白髮,因與霜月女后結合而有了不老之身這個傳言,就像從來不存在一樣。

 

  是,蕁玉帝王無能為力。

  面對自己最愛的女人所生下的女兒即將被關進天牢……

  無能為力。

 

  那晚,蕁玉帝王看著我們實習御衛第一小組及十長老,對著我們說:「你們,必須向我立下誓言。」

  「是,不論是何種誓言。」隊長這麼對帝王答道。

  蕁玉帝王看著他,笑了:「如果哪天我不在了,請代我,還給雪玥她該有的一切。」

  「帝王,請不要這樣假設。」其中一位長老粗聲道。

 

  我,只看到,蕁玉帝王笑著搖了搖頭,「我,只剩璟雨了……」

 

  九皇子,璟雨‧歐芙安派爾。

  最後的希望,是九皇子。

  帝王說,不論最後揭開遺囑,上面寫的是誰,璟雨都必須是帝王。

  他,是九個皇子中,唯一被承認的儲帝。

 

 

  於是,雪玥‧歐芙安派爾被送進天牢的時候到了。

  璟雨‧歐芙安派爾站在道旁,視線直直的望著雪玥‧歐芙安派爾。

  是蕁玉帝王領著雪玥‧歐芙安派爾走的。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傳說中的七公主與九皇子。

  傳言兩人的頭上都戴著鑲著莉可莉絲及大量瑪瑙的髮箍。

  只是,那時,七公主頭上髮箍的瑪瑙被全數拔除。

  因為,七公主的魔法能力已經到了只需瑪瑙就可使用的地步,為了防止她逃跑,所以拔除了。

  年僅四歲的,七公主。

  傳說中,天生擁有王者氣質的,七公主。

  雪玥‧歐芙安派爾。

 

  她是自己走那段路的。

  因為除了蕁玉帝王以外,所有碰到她的人,都被九皇子給殺了。

 

  我,看不到他抽劍。

  就連身為武官的人,都在我身後抽了一口氣。

 

  就連,碰到她頭上那兩朵莉可莉絲的人,都會死。

 

  「你們,沒有資格拆下她的莉可莉絲。」

  年僅四歲的,九皇子。

  原本灰色的那隻眼睛,彷彿被血染上了紅色。

 

  「怪物……」

  我聽見憐玉公爵低喃。

 

  玄燁長老,我的爺爺,抓緊了我的肩膀,用音術告訴我:「那個人,才是真正有王者氣質的人。」

 

  血花飛濺,圍在這條路上的人們,眼睛帶著惶恐,但是沒有任何動作。

  因為,他們,要看著「就算死也受寵的女后」之女,走進天牢。

 

  但,雪玥‧歐芙安派爾的雙眼沒有任何情緒起伏。

  甚至是──

  帶著微笑。

 

  是啊。

  那天,她的確是帶著微笑。

  從眼底,到柳眉,到嘴角……

  令人害怕的,自信。

 

  她從頭到尾,笑著。

  前腳踏入天牢的瞬間,九皇子也轉頭就走。

  除了雪玥公主經過璟雨皇子的那瞬間,他們兩人的手牽了兩秒之外,兩人沒有再對視。

 

 

 

  但,今日,十四歲的女帝,雪玥……

  沒有笑容。

 

  十四歲的王帝,璟雨……

  冷淡地望著她。

 

 

  原本綄艾天下是兩個人的。

  雪玥女帝以王帝身體不適為由,奪占了完全的王權。

  公爵們,要她死。

 

  帝規其中之一:公爵全數、一百名人們中的七十五名。

  只要在議事廳中,這些數量的人同意──

  誰都得進牢。

 

  所以現在,女帝要進牢了。

 

  這日,女帝不同當年。

 

  她,因為王帝說沒關係,所以身上所有的魔法媒介都沒有拆下。

 

  她,在牢前,回頭了。

 

  她皺著眉,看向王帝──

  「皇兄……」

 

  也許我看錯了。

  我覺得在我眼前的這個女孩,不僅只有十四歲。

 

  誰說真正強的是雪玥女帝呢?

  此時此刻,所謂的王者氣息煙消雲散。

 

  王帝轉頭不再看她。

  「我們之間,是從不解釋的。」

 

 

  是啊。

  如今,我身為二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隨從已五年,我不曾看兩人對對方解釋過什麼。

 

 

  所以,雪玥笑了。

  戚然。

 

 

  我不知道,我將來,再也不會看見永遠帶著微笑的雪玥。

  我最愛的女人。

  已經,再也不可能,變成我的了。

 

 

  都是,璟雨的錯。

 

 

Fin.

 

 

 

 

按照習慣又異常長還亂捏他的,跋。

 

 

  為什麼我會寫這個呢?其實這篇短文一直都存在我電腦的一小角,只是一直卡在中間,今天終於寫完了。

  雅矢就如同文章中寫的,是個只屈居兩人之下的魔將軍兼帝王貼身隨從。

  在帝星整部作品打掉重造前後,他的個性完全沒有改變。從頭到尾,他都知道他的身分有多重要;從頭到尾,他都知道他的身分有多微弱。從頭到尾,他都知道他自己有多愛雪玥;從頭到尾,他都知道璟雨多想撮合他們。

  但是,因為璟雨,他徹底失去雪玥。

  他原本以為一切都沒有變;璟雨會放雪玥出來、長老會設法救雪玥出來……

  但以為的一切都沒有發生,最後雪玥消失了,他深知璟雨知道一切,但是璟雨絕口不提。

  雪玥再度出現時,身邊已經有了別人(設定上是奇里爾三少裡的其中一個,鈅澈可能性很大)。

  所以對璟雨的感覺漸漸轉變為恨?

 

  唉,一切都是後話。

  因為已經四萬字的帝星被我全部打掉重寫了,這些都叫捏他啦!!

  就這樣。

 



 

  高中的時候,小月說如果出書要買一百本喔。

  不過應該是不會出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