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貝爾×自創》遊樂/全



  今天,是瓦利亞那幾個人的休息日。第十代首領──澤田綱吉看他們如此辛勞,就提議讓他們幾個人去遊樂園玩一下,那可是最能放鬆的好地方呀!

  XANXUS、史庫瓦羅、列威、瑪蒙四人不知為何的走在一起,但XANXUS跟史庫瓦羅都是一臉不爽,可憐的列威就只能跟在他最愛的BOSS身旁,瑪蒙面無表情的跟在旁邊。

  路斯利亞被遺棄在一旁,因為他實在太吵了,東一個人走過去就喊:「哎呀──那個人的體態好美啊!」西一個人走過去也喊:「哎呀──這個也不錯!」,之後被XANXUS打飛,現在也不知道在哪裡觀察肉體了。

  好像忘了說貝爾飛哥爾?貝爾他正站在冰淇淋的攤子前面,一手拿著牛奶冰淇淋,另一手拿著巧克力的給一個女孩。

  方才,貝爾的戰利品有一堆娃娃,都是在一些小攤販玩遊戲得到的,尤其射飛鏢的遊戲當中,他得到了一個很大很大的娃娃,不過那些娃娃他都己經打包給列威背著了。

  那女孩有烏黑亮麗的長髮,帶著黑框眼鏡,接過巧克力冰淇淋,然後跟貝爾朝著下一個目標──火箭雲霄飛車前進。


  「安緹會不會怕?」貝爾笑著問。

  「怕?不過就是台很會衝的車。」她,安緹‧塞萬提斯,可不是省油的燈呀!豈會怕這區區雲霄飛車?

  「嘻嘻嘻……那我們來打賭!」

  安緹一臉驚訝的看著貝爾:「你什麼時候變得像瑪蒙一樣了?」

  「王子不缺錢,」他吃下最後一口冰淇淋跟外層的餅乾:「安緹如果在雲霄飛車上露出怕了的表情,妳今天都要聽王子的話。」

  「為什麼?」她不滿:「如果是你露出怕了的表情呢?」

  貝爾咬了一口安緹手上還有三分之二的巧克力冰淇淋:「為什麼?因為我是王子啊!而且我才不會怕。」

  「不跟你吵這個,反正我不會輸的。」雖然上面好像有人臉色鐵青。

  「試試看吧!」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他們的目標前面。

  火箭雲霄飛車,剛剛XANXUS和史庫瓦羅才上去玩過,這就是一臉不爽的原因。

  瑪蒙說只要他們玩過以後吐了,就要付一筆S級酬勞兩倍以上的錢給他。結果?兩個都忍著不吐,可是真的很難受……嗯,看那個臉就知道了。

  看樣子瑪蒙是在等他們何時才要放下矜持。


  是說貝爾和安緹兩人已經坐上了正等著發車的火箭雲霄飛車,且是坐在第一排,安緹仍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但貝爾似乎很開心。

  「貝爾飛哥爾,你最好不要嚇到哭出來。」她可是有看到XANXUS和史庫瓦羅那副慘樣的,他們兩個人都這樣了,貝爾能例外?

  「嘻嘻,王子不會嚇到哭,安緹如果怕可以抓我的手。」他伸出手,但卻被安緹拍開,不過他的笑容還是沒有變。

  因為玩激烈性的遊樂設施,必須把眼鏡給拿下來,所以安緹那蒼藍色的眼睛更加明顯。

  拍開的同時,女服務員用麥克風廣播:「各位遊客您好,頭請靠著椅背,不要往前傾,以免脖子扭傷,還有眼鏡、耳環、項鍊等小物品請都放在置物櫃,否則遺失不負責。」

  看到大家有動作,她又道:「請現在確認安全扣扣緊且外力拉不開,有問題請現在舉手發問,如果等等安全扣突然鬆開,本遊樂園一概不負責──」

  見沒有人舉手,她笑著又說:「那麼,火箭雲霄飛車,啟動──」

  雲霄飛車一開始都很沒有刺激感,但他們後面坐著的都是小孩子,很開心的耶耶耶哇哇哇的,還有人在爬坡時就猛哭。

  貝爾和安緹兩人不停的吵嘴,在往下降落之前他們根本就沒有發現。

  「耶────」雲霄飛車開始左彎右繞,一下子來個三百六十度大翻轉,但貝爾還是非常的興奮,而且還很開心的大喊,他似乎知道這個遊樂園每個遊樂設施都會照相。

  想也知道,瑪蒙就算沒有拿道兩倍S級酬勞的錢,他一定有那些照片,是吧?那些照片高價賣出不曉得有多少人會買,而XANXUS和史庫瓦羅並不知情。

  「安緹、安緹,」他在一個急轉彎拉住安緹的手:「剛剛妳的臉好好玩,被照下來了呢!」

  「什麼!」安緹大喊,她幾乎想尖叫了。


  下了雲霄飛車,兩個人都沒有嘔吐,而旁邊的嘔吐槽都是那群小孩,你推我擠的,恨不得嘔在別人身上。

  「安緹很棒,都沒有不舒服!」貝爾拍拍安緹的頭,然後走向櫃檯。

  那裡有十幾個銀幕,都是大家的照片,包含那張讓安緹想自殺的那張「玉照」。

  「找您一百元,謝謝惠顧。」在安緹不注意的時間裏面,貝爾竟然買下了那張照片,而且還買了十幾張!他是要送給瓦利亞和彭格列的人是不是啊?

  「嘻嘻……王子跟公主的照片,賣給瑪蒙可以賺錢──」

  天啊!給瑪蒙?就算沒有底片,那傢伙還會去影印啊!那她安緹‧塞萬提斯還需要活嗎?搞不好全彭格列和同盟家族上上下下都會看到啊!

  「想要嗎?」貝爾親暱的在安緹耳邊問。

  這舉動讓安緹臉紅不已,雖然這不是貝爾第一次如此。

  「照片……照片拿來,全部。」安緹以命令的口氣對著貝爾伸出手。

  「不行,安緹從來都不拿下眼鏡拍照的,這很難得。」他護著那十幾張的照片耍賴。

  安緹永遠記得,她第一次跟著彭格列的晴之守護者──極限了平到瓦利亞的時候。


  當時,貝爾被史庫瓦羅追著罵,他似乎「不小心」把牛奶淋在史庫瓦羅的純白秀髮上了。

  「牛奶是白的,看不出來啦!」貝爾邊被追,邊道。

  「喂!問題不是這個!白痴王子你說半夜如果螞蟻來咬我怎麼辦啊!」他才剛洗過頭,難道貝爾要幫他多洗一次牛奶洗髮乳?

  「垃圾,安靜一點。」XANXUS趁兩人經過沙發時,拿起兩個酒杯往兩人頭上擲,真是快狠準!

  了平向安緹解釋他們平常就是這樣,不用擔心,她可以放心在這裡。

  說起為何要讓她在這?因為偉大的第十代首領忙到忘記找地方讓沒有家的她住,反正瓦利亞城堡很大,空房間多的很,只是願不願意去住。

  貝爾發現在門口的兩人,就抓著安緹幫他拿牛奶,他還要犯案一次。

  後來,安緹問起為什麼不要抓了平,瑪蒙的說法是:「是男人都會抓女的。」

  之後某一天,貝爾在你追我跑的情形下,無意間扯下了安緹的黑框眼鏡,發現她那美到不行的蒼藍雙眸,說沒有愣住是騙人的。

  「好美……」

  貝爾是第一個因為她的眼睛說出那兩個字的人。


  「我不需要有人發現我的雙眼是什麼顏色。」她很排斥別人看到她的雙瞳,第一次貝爾看到她的雙眸時,就呼出了好美兩個字,讓安緹也來不及反應。

  「啊,我知道!因為公主的眼睛只屬於王子!」是這麼說沒錯,但是他手上的照片還沒拿給安緹!

  「甜言蜜語沒有用──」安緹見貝爾都說這種話了,還是沒有將照片給她的意思,她只好抽出隨身攜帶的太刀──寂染。

  幸好現在這裡沒什麼人,很少人會跑到廁所後面對吧?不過為了談判,兩人不知不覺就走到那裡了。

  「妳想讓寂染……染上王子高貴的血嗎?」

  只要跟貝爾合作過的,就算白痴都知道,讓貝爾看到自己的血,那會是何種慘況!

  「照片給我。」她絕對不能讓照片流出去,因為──就如貝爾所說的。

  「為了照片,公主竟然要跟王子對打……」話還沒說完,安緹一手用絲線將寂染拋出,另一手再放出絲線,試圖要捆住貝爾的手。

  不過貝爾可不是省油燈!他的銀刃切斷了絲線、彈開了寂染,這讓安緹不悅度大大提升。

  他不可以讓寂染沾上自己的血,絕不!

  他雖一手抱著照片,但另一手操控銀刃還是綽綽有餘,貝爾自認他操縱線的技術遠比安緹強上許多。

  「不攻擊,只防守?」安緹瞪著他,她最討厭他放水!

  「嘻嘻,王子不打公主。」他那副樣子就是擺明了要放水。

  「哼……」她再度拋出寂染,再笨也知道用近距離攻擊根本打不贏貝爾。

  照片哪有比王子重要?哪比安緹重要?貝爾愈想愈氣。

  「照片不重要,如果傷了王子,誰也不能保證王子不會傷害安緹……」貝爾不自覺的將腦中想的說出口,音量不大,但是四周沒有吵鬧的聲音,安緹還是聽到了。

  「照片給我。」安緹不打算示弱。

  他伸出手,將照片交給安緹,然後隨即又抽一張回來抱著,深怕它又被搶走:「王子要留一張。」

  「不行,我要銷毀他們。」不能讓這些照片有機會流入瑪蒙手中!

  「那我們交換條件,王子把這張照片藏好,絕對不會給任何人。」

  「不可以。」

  「嘻嘻嘻……王子的字典裡沒有『不可以』三個字。」

  「我說不能就不能,給我!」

  「如果不給我,王子現在就拿去給瑪蒙。」

  安緹自知體力不比貝爾,但是也不想讓照片有機會流出去,因為……她的蒼藍,只──

  「好,你現在就必須藏好它!」邊說,她邊燒了手上的照片。

  聞言,他馬上將照片放在自己外套的內袋裡面。

  又看了一眼照片中的安緹,那蒼藍──他忍不住的抬起頭,雙手托著她的臉頰───

  

  「原來你們在這裡。」瑪蒙飄了過來,他們這才發現,遊樂園的人已經相當稀少了。

  「哈,本來想如果再找不到,要把你們留著的。」史庫瓦羅笑了下

  「貝爾你剛剛有叫我嗎?」瑪蒙看著那一地灰燼,說不定有什麼東西是要給他的?

  「沒有,貝爾只是說他想去找瑪蒙你們!」紅霞染上安緹的臉,貝爾似乎也差不多,只是他過長的瀏海掩去了一部份。

  敏感的瑪蒙,飄到安緹面前:「臉很紅噢。」

  「呃──剛剛才跟貝爾打過架……」這是最爛的藉口了,但也是她能找的唯一藉口了。

  「嗯,這樣啊。」稀奇的,瑪蒙作罷沒有在繼續問下去。


  歸途中,兩人臉上的酡紅並沒有褪去。

  之後,貝爾主動告知安緹「沒有第三人知道的貝爾專屬保險箱密碼」之後,她在那個貝爾專屬保險箱中發現那張照片,背面那孩子氣的筆跡寫著──


  『王子公主最難忘的遊樂。』





 ×


   後記‧

  女角設定是被綱吉忙到忘記安排住所的殺手,之後想到有瓦利亞,就安排她去,只是沒想到竟然被貝爾把到了(喂)……對不起這是腦內想像ˊˋ


  這不是銀雪第一次收指定了,不過陌生人的還是第一次XD


  由於安緹是別人家的女兒,很怕寫壞之後會被復仇呀>口<(那似澄就可以寫壞啊?)


  很想把它寫好,可是又不知道這樣會不會很怪……

  還去稍微問了一下在國外的朋友,義大利有什麼好玩的,他毫不猶豫回答我火箭雲霄飛車,還給我看圖片ˊˇˋ看起來是很精采,可是因為只有部分,所以我也只能看圖說故事,誰知道它是怎麼開的QQ


  我是在靈感滿滿的狀況下,沒有打草稿就直接寫下來的……


  重新看文一次……我接受重寫><(伸手準備被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