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1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惡行]每日一文修羅0227/救出1

 

  地點是一棟廢棄大樓,那裡在去年因為惡性倒閉而人去樓空,後來政府徵收後卻一直沒有什麼動靜。

  這棟大樓附近有兩所高中,小混混們常會翹課在那裡聚集,並且由於附近都沒有裝設監視器,許多黑暗交易都會選擇在那裡進行;桑菫曾經和橙萱一起接受護送藥品的委託,就是在那裡交易的,大樓斑駁的柱子顏色和不良少年的塗鴉都是很好認的特點。

  「這麼好認的地方還沒人報警,這世界啊……」橙萱看著大樓外牆說道。

  「那照片那麼兇殘,也不會有人想惹禍上身啊……」杜若戴上可以調整遠近的護目鏡,「他們好像沒有很戒備。」

  「這種地方有人戒備才會引起注意啊,你真笨。」棣棠毫不客氣,背著武器包走過來,把裝了抑制器的槍遞給朱笙和橙萱。

  他們把車停在有點遠的地方,以免打草驚蛇。

  他們在來的路上已經對比了過去大樓內部的資料,桑菫的情報網也得到有利情報,於是他們決定從側邊窗戶進去,那裡的窗戶沒有被破壞過,有時候遊民會在那裡休息,要靠近相對簡單許多。

 

  橙萱先是在窗戶邊往內看,見裡面沒有人影,就拿出割玻璃的機器割開窗戶一小角,玻璃掉下來時差點掉在地上,幸好棣棠動作快接住,四人都鬆了口氣,下一秒棣棠舉起手作勢要打他,用氣音說:「你會不會啊!」

  夜色幾乎隱去他們的身影,他們穿的衣服是無極提供的技術,摩擦時不會有聲音;靴子也經過特別製作,只要多注意點,踩在各種材質上都不會發出太大的聲音,只要小心點,一時半會兒應該不會被發現。

  橙萱滿臉歉意道歉,手從洞口伸進去打開窗戶,四人靜悄悄進入。

  這時耳機冷不防傳來一聲「待會出去時記得把那片窗戶打破。」嚇得棣棠身子都僵了,但全句聽完發現是濡羽的聲音,由杜若氣音回了句好後又繼續動作。

  他們的護目鏡上裝有小型的隱藏式攝影機,連接著耳機和麥克風,一體成形,聲音不會外擴,且再小的聲音都能收入,這也是無極的技術。

  再來又傳來桑菫的聲音:「那張照片的地點應該在二樓的第二辦公室,情報人說二樓的窗戶都破了,你們小心。」

  杜若輕輕嗯了一聲,四人貓著身子往二樓去。

  一樓沒多少人,因為原本是大廳和接待室,一目瞭然,只要確定沒有人,靠著柱子做障礙很快就能通過,對他們來說熟門熟路。但二樓的隔間都還在,必須有很高的警覺性。

  他們探了走廊,沒人。就由橙萱在樓梯口繼續監視走廊,其他三人繼續貓著身子往前走。

  杜若探頭看第一辦公室,裡面半張桌椅都沒有,就剩幾根柱子,看到有幾個人打地鋪熟睡著,用手勢比了比狀況,讓朱笙和棣棠往第二辦公室,自己留在原地。

  倆人也沒反對,就拉起圍巾摀住口鼻往前走。

  杜若從包包裡拿出一瓶瓦斯形狀的小瓶子,在瓶口戳了一個洞,把瓶子滾到他們的附近之後自己也跟著朱笙他們後面走,見狀橙萱也慌忙把圍巾拉起來。

  這種安靜的夜晚,有時候連氣音都能聽得很清楚,所以能不講話就不講話。

 

  第一辦公室很大一間,跟第二辦公室中間又隔著一間茶水間和廁所,他們當然也都查過沒人,杜若在裡面擺了小小的裝置之後才往前。

  「我才不信區區十億美金真的付不出來。」

  在到達廁所前時他們終於聽到嫌犯的聲音,三個人都很有默契的站起身貼著牆壁,手都握在槍上,朱笙直接把槍口對準第二辦公室方向以防有人走出來了。

  「該死的,都要四天了他們還不鬆口!」

  「阿岩打電話來跟我說,他們在新聞上看到照片,覺得我們就在這裡,你說會不會有人通風報信?」

  「不會吧,我看沒什麼特別的,很多地方都有這種廢墟啊。」

  「那是你傻分不出。」

  他們又聽了一段,這些聲音也被麥克音收音進去了,耳機傳來濡羽的聲音:「目前聽出最少五個人,有一個在吃東西,離你們最近有一個人站著,有三個擺弄金屬的聲音。」

  三人對望,眼神像是傳達著一個訊息:「顯然他把音量調得很大聲」。

  不過這是他們的大哥啊,即使不是他想要做的任務,仍是一如往常的靠得住。

  他們惡行七個人,一次出動四個人已經可以說是最高待遇了。

 

  這時杜若戳了戳棣棠示意他們開始進行計畫,棣棠就戳戳朱笙,朱笙點點頭貓著身子往前走,待他完全經過第二辦公室後回頭,就聽見橙萱說:「催眠瓦斯散開了。」

  杜若轉頭對樓梯口的橙萱點頭,貓著身子躲進廁所按下手上的開關,茶水間瞬間傳出一聲爆炸,第二辦公室一陣慌亂後衝出幾個人──

  首當其衝是左手拿槍的棣棠,第一個衝出來的人被棣棠右手一拳打到撞到後面的牆壁,暈了過去;第二個出來的人被他兩槍打在腿上,趴在地上哀嚎;第三個出來的人手上有小刀,跨過前兩人就要砍向棣棠──

  然而論反應仍是棣棠更快,他很快旋身躲過,他怕太近誤開槍,說著:「小若,一個人。」邊往茶水間的方向跑去。

  杜若在那人經過廁所時走了出來,那人一時反應不過來往後一個踉蹌摔在地上,同時棣棠朝他的腿開了一槍,只見杜若朝那人一笑,彎腰從背後拿出噴槍,對著他的臉按下就再度躲回廁所也不管那人。

  那人瞬間就盲了,一開始還想揮刀反抗,後來卻慢慢神情恍惚地暈過去。

  接著第四個人出來,茶水間門口舉著槍的棣棠立刻就開槍打了他的腿,又一個在地板上哀嚎。

  朱笙往第二辦公室一探,其他三人只聽見很小聲的槍聲、看到兩顆子彈擦過朱笙的耳畔,這顯然惹怒了朱笙,他迅速兩槍射穿裡面人的腿,「剩一個,在地上哭,女人昏迷。」然後再兩槍還給他的左右耳,順便送他右手一顆子彈。

  「我操,專業的啊?也用消音槍。」朱笙對著在地上哀嚎的人罵著。

  由於第一辦公室的催眠瓦斯已經溢出,橙萱因不怕第一辦公室的人醒來,放心走上前,棣棠和杜若也走了進去。

  杜若拿出像痠痛貼布一樣的東西,貼在倒下的人的口鼻上後才放心靠近少女。

  那有麻醉效果,很快他們就沒了知覺。

  第二辦公室跟第一辦公室一樣,只剩幾根柱子,不過還有零星幾張桌椅,「還真的跟照片一樣的背景。」

  幾條繩子綁在柱子上,少女只有雙手被繩子束縛住,就靠著這雙手掛在空中,這畫面就很像什麼儀式一樣──然而這個少女渾身是傷,滿身的血都遮不住那些傷痕。

  透過攝影機看到這畫面,才稍微緩過來的柳染又立刻跑去吐了。

  桑菫跟著去照顧他,濡羽發號施令:「直接把繩子弄斷,她的手怕有骨折,小心點。」

  聞言橙萱從腰間掏出小刀,杜若和棣棠一人一邊小心翼翼抱著昏迷不醒的少女,以免割繩子的動作晃動到她;很快繩子斷了,由身高最高的橙萱背著,杜若從其中一名嫌犯的口袋裡搜出手機撥了通電話,ㄐㄧㄝㄓ四人立刻撤退。

  上車後朱笙拿起留在車上的狙擊槍,擊碎了他們進出的那扇窗戶玻璃,銷毀了他們「專業偷竊」的證據。
 

 



現在都會卡住不知道怎麼繼續,然後重複看了幾次之後才會想到怎麼接續
於是就變得很像連載…變得會連載我也是某種成長啊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