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03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惡行]每日一文修羅0226/照片

 

  他們都在無極的孤兒院長大成人,有幾個人並非孤兒,有幾個是被虐待逃出。一段時間後他們發現那並非普通的孤兒院,他們會找出有資質的人進行培養,並為無極組織做事。

  無極原本只是保鑣雇傭集團,後來漸漸發展為偷寶、竊取資訊、甚至殺人,什麼工作都接,最早接觸的是聰明伶俐的濡羽,同時他也是這些成員中最年長者,當時組織的訓練方法就很殘忍,是以想到這會不會跟無極有關聯也是情有可原。

 

  『三天前發生的綁架事件,今天下午有了最新進展。』

  朱笙等的新聞終於出現,幾個人屏氣凝神看著,唯獨桑菫在算錢,濡羽坐在一旁休息。

  『早上綁架犯發了一張少女被綁在柱子上並全身血腥的照片,下午犯人再度發了一張,照片上少女將近全裸,全身有毆打鞭打痕跡,體無完膚。鑑識人員表示,這些照片並無造假。
  而警方表示,嫌犯要的贖金從原本要求的二十億美金改為十億美金,少女的雙親分別在化學、醫學方面有十分崇高的地位,但面對嫌犯漫天要價仍無法支付。』

  新聞畫面放上了一張經過模糊處理的照片,即便模糊仍看得出血跡斑斑。

  看到這,朱笙緊繃的身子放鬆了下來,「這應該不關無極的事,這不是厄老頭的作風。」知道不是無極做的事後,立刻就失去了繼續觀看的興趣,倒在沙發上。

  「他們怎麼會把照片流出來?這代表記者都看到沒馬賽克的了吧?」杜若滿眼心疼。

  「你還想不到?」濡羽不在乎地笑,「肯定是家人要他們曝光的,這樣才能引起民眾同情撻伐,說不準就有人幫他們出這筆錢。」接著他又指著照片,「而且環境沒有模糊,說不定還有人能認出來。」

  柳染好看的臉這時極度嚴肅,靜靜說了句:「她肯定被侵犯了……濡羽哥,我們去把她帶出來!」

  沒來由的,聽到主播的描述,又看到那張照片,他有種預感。

  聽到這句話,濡羽冷淡地說:「沒有人委託我們,何必蹚這渾水?」

  這並不符合他們的作風。他們是接受委託做事,出動就要拿回相等報酬。

  「……」柳染有些喪氣,轉頭看向電視,新聞已經換下一則,然而剛才的照片還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就像他看的是沒有模糊的版本一樣,「你忍心看一個女孩子被虐待嗎?甚至可能遭受性──」

  還沒說完,濡羽就舉起手讓他停下,「你沒有在無極內部訓練過會心疼我理解,那種血腥場面我們幾個倒是見多了,也親手殺過女人,你說我忍不忍心?」毫無情緒起伏的一派輕鬆。

  「沒有牽扯到錢你就不會忍心了……」他嘀咕了句,「不然我跟杜若去就好。」

  「你是傻子嗎?」棣棠瞪了他一眼,「你啥都不會,去幹嘛?你看他們對一個女人都這麼殘忍,你怎麼應付得了?」

  「我知道你不忍心她年紀輕輕可能被毀清白,但你難道每見一個都要救?」桑菫終於把錢算完,把支出和收入算得清清楚楚,「我們不是專門做善事的。」

  柳染剛要說些什麼,杜若就發出一聲「啊!」引來所有人的視線,發現自己被聚焦,他愣愣地扯了下嘴角,「我好像知道她是誰的女兒。」然後拿起平板電腦滑了起來。

  棣棠翻了個白眼,「知道然後能做啥?」

  很快杜若就把平板電腦翻了過來給他們看,上面是一家研究所的人事資料,他指著其中一個看起來約四十幾歲的眼鏡男,「這個人,他有一個很優秀的醫生老婆。」

  由於他研究各種藥品,有時會入侵一些研究所的資料庫取得資料,化學領域的幾個有名的人他還是挺熟悉的,只是對方不熟悉他就是了。

  他再換下一頁,是某個醫學實驗成功,少女因為是最年輕的研究員而被特別報導,上面清楚寫明她是誰的女兒。

  「一家人都很厲害啊……」棣棠湊近看,很直接的表達內心的想法。

  「濡羽哥,這麼厲害的女兒,我們把她救出來,她家人會接受的!」柳染仍持續想說服他。

  講到報酬就輪到財務掌權者桑菫說話了:「如果不給報酬呢?『惡行』的確是想接的工作都會接,但可不曾主動要求委託啊。」

  「那就把她留下來啊,她那麼聰明,或者交給無極培養──」

  橙萱皺著眉阻止道:「喂喂喂,我覺得她在那裡被虐待遠比待在無極好……」

  柳染給杜若拋了個眼色,後者立刻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一樣,「不去無極不去無極!濡羽哥、菫哥,把她留在我們店裡可以多招點男客啊,你們看她長這麼好看,在化學方面的成就我也很有興趣啊!」

  接著杜若又給柳染使了幾個眼色,柳染掙扎了一下,到濡羽身邊,蹲坐在他的椅子旁,「濡羽哥,拜託,就這次,下不為例……我以後都不看電視了!」

  說完他別過臉,自己都要吐了。堂堂二十三歲,身高一百八大男兒,在跟哥哥撒嬌!

  濡羽當然也把他的一切動作都看在眼裡,冷淡的雙眸直直的看著他,接著嘆了口氣,大力的搔弄柳染的灰棕色短髮,也沒再看他,「你們四個去換衣服。」

  他只說了四個人,但他們仍默契地知道他是指誰。於是朱笙、橙萱、杜若、棣棠四個人便離開地下一樓,幾分鐘後之後再上來時,四個人都穿了一身黑。

  「剛才我駭進電視台拿到照片原圖了,的確是那個女生。」濡羽把筆記型電腦轉了個方向,「我想她頭部可能有傷,你們帶她出來小心點。」

  看到照片,誰都會覺得殘忍──

  就如主播所口述,她身上的純白連身睡衣被撕毀,身上只掛著幾塊根本不足蔽體的布料,渾身上下滿是血跡,鞭打的痕跡、瘀青、菸頭燙傷,這是他們能看出來的傷口。

  他們三天沒有拿到贖金,警方找不到地點,但他們沒有撕票,只是把他們拿不到錢的煩躁全發洩在少女身上,每天的照片愈來愈喪心病狂。

  看到這些傷口時,柳染幾乎確認她一定被侵犯了,他全身發抖、呼吸不順,四個人上來時他已經躺在一旁的小床上休息,即使把自己縮得小小的,那顫抖卻仍是明顯。

  朱笙看了他一眼,用他聽不到的音量搖搖頭說道:「何必虐待自己……」

  「地點應該是這裡,」濡羽沒理他的自言自語,將一支智慧型手機遞給杜若,「之前菫和萱有因為委託去過的,菫說有印象。」

  四個人圍著智慧型手機確認地點以及備註好的出入口,各自拿了武器裝備後就到車庫去準備出發。

 



順帶一提,年齡大至小是
濡羽27>朱笙27>桑菫>橙萱>杜若>棣棠>柳染23>少女17
沒寫的是年齡不明/不記得。
 

再順便

目測身高則是 柳染>橙萱=濡羽=桑菫>朱笙=杜若=棣棠
因為是目測,所以就大約是這樣(被打

黑髮:朱笙(長髮至肩)、橙萱、棣棠
奶油金:濡羽
紅髮偏黑:桑菫、杜若
灰棕色:柳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