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703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貴族的榮耀 番外:團圓

  我們,對於現在這些打攻城戰的人來說,已經是「舊時代」的人了。

  他們和我們的差異點在於,我們必須從以往我們習慣的修練方式轉變成新的修練方式;而他們,是從接觸職業時就已經是新的方式了,所以沒有什麼壓力。

  所以我們這些老人們,只能拼命的努力去趕上他們的進度,拼命的讓自己不要被時代丟在後頭。

  然而,當我們趕上新時代、甚至重新走在最前端的時候,我們卻,已經回不去攻城戰和對戰場的舞台。

 

  經歷了一個時代的興衰,我們也許是累了,更或許是因為年紀增長,在往後的幾年間我們漸漸的退出攻城戰與對戰場。

 

  曾經和我們總是不對盤的那些勢力已經漸漸開始傳承,可能傳給下一代,甚至傳給不認識的人。然而我們聯盟這邊卻是不約而同地,幾乎沒有一個公會願意將一手培養的公會讓給其他人──即便是要把公會徽章帶進墳墓。

  織寐森林的獨霸已經只是過去的傳說,雖然公會還在,但組織人數大不如前,真羅組的正太蘿莉培育所倒是直接變成了偶像培育企業一般的存在,千攸雪光靠著週邊商品就能翹著二郎從晚上數錢到早上。

  至於當年聯盟的公會,也和織寐森林是差不多的狀況,只有染彩和聖耀夜偶爾會為了生計打幾場拿神裝。

  貴族呢,大概是聯盟裡面最不團結的了。

 

  主要原因是,我們的核心成員都四散各地,同時出現的機會幾乎可以說,在那之後是沒有過了。

 

  楓飄和夢璃在考過基因學者資格之後沒多久,就進一步投入了生命體的研究,市面上關於某兩隻生命體的相關資料都是他們倆搞出來的,比政府不意間流出的還要詳細,那份資料他們賣了個天價,這讓他們在研究之餘也能確保自己的生活品質。

  莫勳在那次事件之後就離開米德加茲,投入了異世界次元裂縫的調查工作去了。我知道他是躲我,但也不想多說什麼。我們在那之前早就已經不似夫妻,但到今天,結婚戒指仍然還穩穩的掛在我的脖子上。

  西艾爾和伊艾斯兩人同時對其他職業產生了興趣,便兩人一起走向其他道路去了,有幾次他們拿著稀有的戰利品回來放公會倉庫時,我看到他們分別穿著妖術師和宮廷樂師的制服。

  冷瀅大概是其中和我接觸最頻繁的人,他跟著月點去了阿盧納貝茲教國,算是護衛王國大主教的近衛。但,那位可是月點欸,需要人保護嗎?所以冷瀅經常閒來無事就抽空回斐揚找我。

  至於月點,他大概是我們之中成就最高的人,和千攸雪兩個大主教被稱為模範,派去了教國。

  值得一提的是,國家至今都認為教國有謀反的可能,並認為表明信仰菲依雅的千攸雪會是造反者頭號人物,所以讓月點去那裡實際上也是希望他能帶回千攸雪可能隱瞞的消息。

  很有趣,他們一直說很強的千攸雪是王國的人,可是又覺得她就是教國的奸細,卻仍是堅持她是王國最優秀的大主教。

 

  說了這麼多,我又在哪呢?

  我在那之後沒有離開過盧恩米德加茲王國,帶著僅剩的幾個願意留在貴族的人留在斐揚。

  因為貴族的起源在斐揚,這是我們的故鄉。

  那次事件之後我們貴族進出宮殿中央宮不需卸下武器,也准許我們使用別宮和內宮,所以我們很理所當然的大搖大擺進出斐揚的幾個宮殿,幾乎成了我們的據點,我也就包袱款款直接住在內宮了,絲毫不客氣的。

  我仍然是貴族裡最不出名的那一個,除了有幾次被千攸雪帶著去跟穗歌見面之外,就沒什麼大事了。

  即便我是雙修悟靈士,在新時代裡,大概也早已無用武之地。

 

  斐揚的早晨很涼爽,我和幾個公會的人在打鐵舖看著其中一人在努力提升自己的裝備。

  「雪姐,今天晚上要不要烤肉?斐南那群人好像有要烤肉放煙火。」一個超級初心者看著我,「要不要去湊熱鬧?」

  我搖搖頭,斐南那些人我不是不熟,只是今日是中秋佳節,家人朋友團聚的日子。

  斐南那些人僅僅只是認識的人而已。

  「……」一臉稚氣未脫的臉上浮現了一點擔憂,接著他像是視死如歸一樣的認真地看著我,「要不,用公會頻和會長他們聯絡吧?叫他們回來啊!」

  我說過如果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就不要用公會頻去煩那些忙於自己的事的人,他們也很乖的照做,甚至覺得我好像在跟他們賭氣。

  我莞爾,「我看起來有這麼不甘寂寞嗎?這不是有你們在?」

  「我真搞不懂妳,只要妳一句話,會長他們就一定會回來……」負責打鐵的機械工匠一邊盯著金屬的狀況一邊跟我說。

  「就是因為這樣才更不能亂說話啊,我不放羊的。」

  機械工匠聳了聳肩,大概覺得我說的也沒有錯,或者覺得無所謂。

  「那晚上怎麼打算?放煙火?烤肉?賞月?吃丸子?」公會在斐揚僅剩的一位大主教詠唱了幸運之頌歌之後坐到我身旁。

  我從背包裡拿出公會倉庫的整理列表,翻到最後一頁看了看,「全部都來吧,煙火跟肉類倉庫裏可多了,不用掉也是佔空間。」

  一時間,大孩子們歡呼如雷,蓋過了一把武器斷成兩半的聲音。

 

  後面的時間是如往常一樣和人聊天中度過,也有人委託我帶他們進迷藏森林找巴風特,我自然應了下來,也在一旁看他們很順利的擊敗巴風特,才帶著他們離開。

  我們這些經常討伐王級魔物的老公會成員,自然對迷藏森林非常熟悉,常常有這種委託出現。

  但是他們總是不想自己認路,像這次帶的這一團,他們的隊長就是個路癡,我已經帶過他們不下十次了卻還是迷路,最後是派人通知我去帶他們走。

  大概路癡太嚴重吧,整團都路癡。

 

  夜晚,我從斐南的人那裡拿到了一些剛出爐的月餅,很隨意的把打鐵舖的桌子當自己家的用,逼安東尼奧把傢伙都收起來,在上面鋪了塊布就把食物放在上面。

  公會的人陸陸續續回來,他們也找來了以前曾經一起出生入死的朋友。

  因為很多人是很久不見了,也免不了大家互相問問近況,大家席地而坐邊吃邊聊,氣氛倒比較像過年了。

  接著有個日影忍者拿出了天津的清酒,吆喝著讓大家一起喝,本來我還想阻止,但想來在這種日子小酌幾杯是不傷大雅也就作罷。

  「你們別喝醉了,我一個悟靈士可沒有力氣把你們送回家。」我試圖說服他們少喝幾杯,看他們一杯一杯接著喝的速度我實在是不敢恭維。

  其中,不知道誰大嗓門的喊:「沒關係!宓雪,我們如果醉倒了就睡在斐揚草地上!」說完,還把酒杯往天空舉,「敬美好山岳斐揚!我們的家鄉!」

  「……算了,隨你們吧。」我也不自覺會心一笑。

  很懷念的熱鬧,很懷念的那份、不曾更改的、我們對斐揚這片森林的愛戀。

 

  「醉倒了是好,不要來個半醉,侵犯我們公會的一朵紅花啊!」

  「……發酒瘋。」

  這聲音誰都覺得熟悉,只瞇著眼看南邊走來的人影,那制服輪廓看起來就像是修羅和十字斬首者。

  我微微一笑。

 

  還真的把你們給盼回來了。

 

  「啊啊啊──莫勳你在異世界弄了這麼多好裝備都不用邀我們一起的喔?」

  「夢璃你跟楓飄兩個關在實驗室裡,只有你們找得到彼此吧……」

  「靠,莫勳你這話就不對了,我也找不到他,見生命體忘友就是說這個人啦!」

  「臥草,你才是吧!」

  雙胞胎的後面是兩個拉著手推車的基因學者和咒術師,基因學者的披風太過獨特、咒術師制服很顯瘦,十分好認。

  「你們回來啦?」我手上拿著一串烤肉,指了烤盤上的食物,「本來想趁你們不在大吃一頓,這麼一來倒像是幫你們接風。」

  「老弟,你看看,我們疼的這什麼妹妹!」西艾爾一副世界末日的樣子指著我,「快去把那烤網上的肉都搜括,別讓她吃了!」

 

  「喂喂喂誰啊,我不在就欺負阿雪雪?想餓死她嗎!」

  「我靠,阿瀅?你是不是復胖?」西艾爾怪叫道。

  伊艾斯顯然不想管自家哥哥,逕自拿起幾串肉就分別塞住西艾爾和冷瀅的嘴,冷瀅想反駁都還不及。

  其實冷瀅在剛考過皇家近衛隊考試的時候看起來瘦了點,只是一久不見就又回到之前的感覺去了。

  「你不知道他在聖域吃多好啊?」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從冷瀅背後傳來,「跟著我吃好住好,總是會變胖的。」

  接著他的人才從冷瀅背後出現。

  很奇怪,很多人在穿上男大主教制服之後看起來都比以前福態許多,但月點卻是搞得像咒術師一樣顯瘦,現在站在冷瀅後面還沒人發現。

 

  「會長!好久不見!你是不是瘦了啊?」

  「會長大人真是我看過最瘦的主教了,會不會舉不起……高爾夫球桿?」

  「快、快吃這個月餅,吃三顆就會胖回來的……阿瀅禁止吃!」

  見核心成員難得團聚,一群人似乎以前的熱血都流回心臟一樣的,全員動起來。

  倒酒的、切月餅的,還有卯起來烤肉的,還有人直接拿起鞭炮猛放,也不忘抓著他們問他們的所見所聞——

 

  坐在武器店門口的階梯上,我看著眼前這一切,內心的澎湃已經被這幅景色壓回了平靜無波。

 

  「妳好像很累。」莫勳走過來,站在我面前。

  他一向跟誰都不親近,除了我們以外。

  「是啊,好累……」

  周遭突然寧靜了許多,連斐南的談話聲都聽得一清二楚。

  我沒意識到,這都是因為我一席話。

  月點瞇起雙眼看著我,手上的一杯酒還沒入喉,還維持著準備要喝的動作,「就這幾個成員,妳管不好?」

  「還是他們欺負妳了?」冷瀅也是一樣的反應。

  這兩句話就讓現場氣氛緊張到極點,我想現在一干成員大概都在想平常什麼時候得罪我了沒有。

  我愣了一下,給出了正確答案:「沒有,只是等累了。」

  這下氣氛緩和了許多,他們似乎認定我這麼說就沒事了,於是繼續吃喝,繼續鬧他們的。

  月點喝下那杯清酒,將酒杯隨便擺在桌上,走到我面前蹲下,視線與我同高,「等累了?」

  動靜沒有很大,成員們只敢偷偷瞄著我們這裡。

  我笑,「你們今天能回來陪我這麼一個節日,沒事了。」

 

  七個男人面面相覷。

 

  眉來眼去後的結果,是推舉了冷瀅做第一個發言的人,「不會只有這麼一個節日喔,阿雪雪。」他說。

  是說以後過年過節都有空回來的意思嗎?

  疑問還沒說出口,西艾爾也蹲了下來,「我們幾個之間都有在聯絡,阿瀅說妳一直沒有有做其他想做的事,所以,我們說好今年內要結束所有外面的工作。」

  「反正研究這種東西在哪裡都可以進行。」夢璃繼續吃著他的烤肉串。

  「剛剛在路上我跟他們聊過,悟靈士大概也快要有新的考試了,」莫勳說,「我參與很多不一樣的任務,聽到這個小道消息,所以下次可能你也會像我們一樣,離開斐揚……」

  「到時候,」伊艾斯罕見的插話,「換我們等妳。」說完還抓了抓我的頭髮。

  月點用他的招牌笑容對我一笑,表示他不反對這樣的說法。

  「你們……」

  「哦?感動了嗎?」楓飄打趣地說,又拿了兩串烤肉回來,像個餓了好幾天一樣的人一樣的狼吞虎嚥。

  這次我直接笑出聲,「一個人等你們七個人,跟七個人等我一個人,是不一樣的概念啦!」

  他們常常自以為了解我,可是那些道理都很歪。

 

  不過,欣慰的是,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們對彼此的心都沒有半點更迭。


 

 

終究只是個小說。

如果,現實中的貴族八人,也能像這樣重聚,該有多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