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乱]拾参,鯉魚旗

 
 
※創作審神者/女審神者注意
 
   「清光、安定。」

  審神者那輕輕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加州清光不顧自己翻土的工作,立刻轉過身,「主上大人?」

  大和守安定也停下手邊的工作,「主上您也要來下田嗎?」笑說。

  「待會內番的工作就要結束了,你們來幫我一下好嗎?」審神者跪坐在走廊上,手邊放著幾塊折得十分整齊的布。

  「當然!」連思考也不用,清光很快的便答應了。

  安定無奈看了清光一眼,「不過,是要做什麼?」

  「謝謝你們──等等你們就知道了,你們繼續。」說完她就拿著那疊布離開了現場。

 
  半時辰後,內番的工作結束,清光馬上回到他的工作岡位──審神者的身邊,才剛踩進大房間,就看到審神者手上拿著針線仔細的縫著什麼東西。
 
  「累死了──」坐在審神者身邊,從她的身側探過去,看著她手上的布匹,「這是什麼東西?」
 
  「不要在我耳邊說話,會癢。」先是跟他抗議他的距離過近,接著才公布解答:「這是鯉魚旗,快縫好了。」不過雖是抗議,卻也沒有拉開距離。
 
  聽到是鯉魚旗,清光和安定兩個人對視了一次,不是很理解為什麼要放這個東西。
 
  因為暫時沒有事情要做,安定沒換下輕便服,直接在旁邊休息。他看著這兩人的互動,微笑:「鶴丸他什麼時候會回來?」沒頭沒尾的問了一句。
 
  「應該差不多要回來了吧?你要幹麻?」清光已經連續擔任三天近侍,對於目前所有人的行程都瞭若指掌。
 
  聳聳肩,「沒有呀,我是想問主上大人究竟要我們幫忙什麼?」
 
  「啊──當然是麻煩你們幫我弄上鯉魚旗。」正在做最後的收線工作,她的聲音顯得非常開心,「要把這幾條鯉魚掛在竹子上,立在外面。」
 
  「欸──這活兒感覺很粗重耶──」清光一聽,立馬就哎哎叫,「應該讓太刀他們來做啊。」

  「太刀……大多數都在遠征啦!」

  話才剛說完,就聽見了幾個重重的腳步聲,伴隨著輕快的聲音:「咦,主上大人在這裡!」
 
  「岩融、今劍,」審神者很快就知道是誰來了,「今天睡得比較晚?」
 
  重重的腳步聲其中之一是岩融的,充滿天真稚氣的輕快聲音是今劍的;審神者對今劍的認知中,他是不會發出腳步聲的人,應該說,他的腳步聲很輕盈、微小。
 
  「沒,他一早看櫻花開得很漂亮就一直盯著看吶。」岩融一手扶著上方的門框,一邊反手扶著背上的今劍,微微彎腰以防他們倆任何一個撞到門框。
 
  「哈哈,不只今劍啊,第二部隊都被櫻花吸進去啦!」腳步聲主人之二陸奧守吉行在他們身後也踏進大廳。
 
  審神者輕輕一笑,轉過頭問清光:「知道光忠在哪裡嗎?」
 
  「剛剛他跟大俱利在演練,現在──應該是去沖洗。」清光猜測道。
 
  點點頭,「那等他來這邊,請他做點丸子來賞花吧?」她對他們展開笑顏。
 
  「那這個……」清光指著她手上剛完成的鯉魚旗。
 
  「哦!」陸奧靠了過來,一手搭在安定的肩上,「這不是鯉魚旗嗎?今日是端午啊?怎麼啦?主上大人想要生孩子啦?嗯?男朋友沒給我們認識啊?」
 
  最後一句話音落下,整個空間都寂靜下來了──
 
  可能連櫻花落在榻榻米上的聲音都清晰無比。
 
  「什麼!生孩子?」岩融非常驚訝,「現在?」
 
  「不、小孩不可能憑空迸出來……欸、不是……」
 
  「欸?主上大人有喜了?」接話的是剛剛到的燭台切光忠,顯然只聽到最後。
 
  「你們……」審神者百般無奈,看向一臉疑惑、不解他們為何有這種反應的陸奧,「陸奧……掛鯉魚旗代表想要小孩嗎?」
 
  「不是嗎?我記得是這樣的啊?」他仍是一臉我做錯了嗎的傻表情。
 
  扶著額,審神者好像在思考著什麼,最後抓了抓頭髮,「那個時代好像是這樣的──啊──我忘啦……」
 
  「現在不是這個意思了嗎?」安定笑著問。
 
  「現在只是慶祝……哎呀隨便了,那就當作希望可以鍛到些好刀跟好刀裝吧!」很快的就把這個問題難度從複雜推回簡單。
 
  今劍趴上審神者的背,「那趕快掛上去,清光去鍛刀啊!岩融可以幫忙!」
 
  「要生個男孩子喔!」陸奧也完全忘記剛剛自己造成的尷尬,爽快地拍拍清光的肩膀。
 
  安定在一旁提醒道:「才不會有女孩子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