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校園組]幸福論

 


僅是藉校園組發揮。

還抓不太到這組每個人的個性,
所以雖然接不下去
但還是先擺著當記錄。


 
 
  校園裡的八卦是這樣說的──

  「松宮學姐拒絕了成宮學長說『畢業就結婚』的求婚。」

  但是這對學園內最出名的情侶卻是像往常一樣甜蜜,好像什麼都不曾發生。

  「他們該不會是假面情侶吧?」「最後搞不好私奔呢。」

  諸如此類,誰家家長嫌棄誰、誰又不喜歡誰的哪一點、該不會是奉子成婚……等等的謠言四起,校園裡又鬧得沸沸揚揚。
 

 

  當時聽見一切來龍去脈的星宮七瀨按照松宮雨縷的指示守口如瓶,倒是成宮四季那邊的死黨都知道了,好像恨不得把自己被拒絕的事昭告天下──八卦就是從那裡出來的。

  「看來四季學長很受傷。」曲子今日的最後一次練習結束,放下小提琴,七瀨輕輕的說,就算練習室隔音好到隔壁打鼓打翻天都聽不到,她也養成了輕聲細語的習慣。
 
  最近為了準備期末,他們每天都會在練習室練習三五個小時;以往七瀨都是跟一之宮景一組的,如今因為雨縷不想跟四季一組,他們就這樣換了搭檔。

  「他活該,還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雨縷雙手還擺在琴鍵上,握緊的拳頭使鋼琴發出一陣不協音,「我最討厭這樣的他了!」

  「我理解學姐的想法……不過,學長應該不懂吧?」

 

 

  「你覺得我嫁到你家會幸福嗎?」

  「我會讓妳幸福。」

  「我是說,『你家』,會讓我幸福嗎?」

  「……」

  「你覺得你在家裡不幸福,憑什麼覺得我嫁過去會幸福?」

  「那妳想要怎麼樣?分手嗎?」

 

 

  「分手!他說分手欸!我的天,他的世界選項也太少了!」雨縷像是要發瘋般的站起身。
 
  面對著這樣的雨縷,七瀨也只能苦笑,「那妳還回他那句話……」
 
 
  「……如果你覺得只有這條路,那好啊。」
 
 
  那之後,因為四季怎麼樣都答不出下一句話,對話就結束了。
 
  隔天上學,又像什麼事都沒發生的出現在雨縷家門前,像往常一樣讓她搭上自己的車,並自然地牽起她的手一起走向教室。
 
  七瀨都以為自己做夢了。
 
  但是雨縷的表情狀況和以前不同,這點她還是分辨得出來──她還在生氣。

  「如果,他自己都不喜歡那個家,又不想改善關係,那我會開心嗎?」拿起鋼琴布,蓋上琴鍵,雨縷收拾起了樂譜,「那可是變成我另一個家庭,那些人是我第二組家人,我會喜歡他的家人如同我的,那他呢?」
 
  「所以如果我想逃,妳不會跟我逃。」
 
  練習室的門被推開了,面無表情的四季站在門前,雙眼像是看著什麼遙遠的東西一樣,俊俏的臉龐沒有半點生氣。
 
  「偷聽沒水準。」雨縷不想理會他,看都不看一眼。
 
  一句話,讓一向樂觀開朗的四季皺起了眉頭,眼神很受傷很受傷地看著雨縷,「妳要拋棄我嗎?」
 
  一句話,雨縷拿著沉重的書包丟向四季,似是積累已久的怨氣一次爆發,「你再把自己當成悲劇男主角試看看!看我把你打成果汁!」
 
  「七瀨,可以請妳出去嗎?」四季接住了朝自己飛來的書包,對著他特別照顧的學妹擠出了笑容。
 
  相處了這麼多年的女朋友,又是自小認識的青梅竹馬,他知道她生氣了什麼都不顧。
 
  被點名礙事,看了看雨縷的狀況,七瀨只能嘆口氣,迅速地收拾完東西關上門離開。
 
 
  「雨縷,我唯一不想失去的東西是什麼呢?」
 
  似是怕觸碰了就消失般,四季沒有拉進與雨縷的距離,仍站在門邊。
 
  雨縷沒有回答自顧自地收拾東西,任他像自言自語一樣。
 
  「可是,妳不想失去的,不只有我。」
 
 

 
 
  「那不是不對等的愛唷。」
 
 

不行啊我寫不下去了為毛我家的男角都這麼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