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突發短文,染彩


第一人稱:



問題:「染彩」是什麼意思?

  


  凱爾在「那個事件」過後從織寐森林獨立出來,創了一個叫做染彩的公會。

  我很驚訝,我以為凱爾至終都不可能離開寐緹一步,寐緹對他而言明明就那麼的重要。

  「是千要凱爾走的。」月點輕描淡寫的一句,解答。

  是「要他走」,而不是「讓他走」。

  身為一個聖殿十字軍,凱爾若是不滿,大可把只是個純讚美神官的千攸雪打得再也說不出話來,即使真羅組那些人要幫千攸雪,也只有玖玥璃和費茲特能與之匹敵不是?

  同是聖殿十字軍,至少就貴族的作法來說,能輕鬆打贏冷瀅人並不存在,只有月點能制住他──

  然而凱爾跟其他人一樣,對於那兩姐妹就像是一種信仰一般,非是寧可信其有,而是必信其言。聽話就是,沒有拒絕、沒有反對。


  我不懂千攸雪怎麼想的,她仍然掛著織寐森林的公會徽章,只是將組隊名稱改叫做「正太蘿莉培育所」,明明正常來說,沒有了會長的公會幾乎無法正常運作,她卻還像這個樣子將一些人往外推去,而自己留了下來?

  可是後來我懂理由了──

  因為千攸雪腦袋不正常。

  「她本來就不正常。」西艾爾總是這樣說她。


  我也想過,是試探嗎?但她怎麼可能不知道,根本不會有人去反駁她,即使有些人大概不是忠誠,只是單純的害怕織寐森林的力量。

  月點說,凱爾當時一臉吃了大便似的問千攸雪為什麼,而她只回答了一句,「這是為了姐姐好。」就再也不回話,握著她姐姐寐緹的手沉思──或許根本在發呆。

  見狀,凱爾也只能一臉吃大便似的表情離開現場。


  後來,千攸雪已經不再去對戰場,也不再出現於攻城戰了;後來的人也漸漸遺忘了「真鬼修羅組」是什麼樣的一個組織、過去人人聞風喪膽的真羅組究竟強大在哪裡。

  在那個事件之後,她的身姿消失在世人眼前,只有織寐森林的成員以及聯盟的會長能見到她,我也只聽過幾次月點提起她的事。

  而後不久,直至政府都快遺忘織寐森林的現在,織寐森林這個公會都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那是什麼意思?公會名字。」我無意間想起了這個問題。

  月點慢吞吞地吞下了那口雞腿肉,「『染彩』,凱爾是希望,寐緹的世界染上新的顏色。」


  赫然想起,織寐森林的旗幟,是黑白的。

  透著淡淡藍紫色的白色枯木,配著如黑洞般的黑底色。


  他用純白的桌巾擦了擦嘴,「千攸雪在上次聯盟會長聚會時說,是時候復仇了。」

  「那個──會長大人,請不要拿桌巾擦嘴好嗎?」穿著粉紅色圍裙的男性十字刺客一臉哀怨看著月點,他卻沒有回應,依然故我。

  聯盟六大主力公會都成長茁壯,或許她就是為了這一天而將織寐森林弄得四分五裂?

  我將自己的想法告訴月點,他只是淺淺一笑,似乎連開口都懶。

  再來換西艾爾垂著眼睛跟我說:「按照那個女人的神經病程度,什麼都有可能做出來。」

  接著月點扯了嘴角一笑,「我倒想看看,沒有會長、只剩下真羅組和親衛組的織寐森林,要怎麼打贏政府派。」






那個,最上面那個宓雪的圖是心血來潮偽造的。

公會圖也是自己亂畫的,因為貴族的公會圖……是拿現成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