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樹屋]潾姬誕生日

 
   穿著袢纏、腿上蓋著毛毯,家主躺在壁爐前的貴妃椅上,看起來奄奄一息;額頭上冰涼的毛巾是潾姬每過一刻就去換的,眼眶及鼻子紅得讓她像是隻紅色貓熊,她似乎嚇到了──

  家主生了一場重病,孩子們從小到大從沒見過生病的娘親。

  自發病那天起,潾姬幾乎寸步不離開家主視線,一點兒也不怕被傳染,就窩在家主旁邊。因為柴染說這是不會傳染的,只有家主會有事。

  「這不是夕月該做的工作嗎?」樗影在旁邊看著潾姬。

  夕月視線瞥開,潾姬用微紅的雙手邊擰著毛巾邊道:「他會害死娘親。」鼻音稍重。

  「溟少爺出門前有交代,不准讓他照顧夫人。」柴染緩緩搖著尾巴跳上家主的雙腿,蜷成一團,「樗少爺那時睡得可香了。」

  樗影一臉疑惑,「怎麼了?」

  「夕月他──……」潾姬話才剛起個頭,一時哽咽說不下去,樗影皺著眉上前抱住潾姬,略顯生澀地拍拍潾姬的背。

  瞪著夕月。

  「我──只是去魔界拿了點感冒藥回來……」夕月突然把自己變得很小,躲在桌子後面,「我不知道人類不能吃……」

  「很嚴重?」他先是問夕月,隨後轉頭問柴染:「嚴重到潾哭?」

  「整個人都暈厥了呢。」雖是這樣說,但柴染仍然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

  夕月又變得更小了。

  樗影眼珠子轉了轉,說:「夕月也是好意,不用自責啦。」

  柴染的雙眼瞇了起來。
 

 

  沒多久,潾姬輕輕推開樗影,再度起身去換毛巾,一聲不吭。

  再度將冰涼的毛巾放上家主額上時,家主雙眼緩緩地睜開,「潾?」聲音十分的微弱,幾乎是氣音了。

  聽見家主的聲音潾姬和樗影兩人立刻湊上去,夕月也移動至兩人身後。

  她一見潾姬,立刻虛弱地笑了一聲,「嚇到妳了?」

  樗影在家主看不見的地方握緊了潾姬的手,潾姬抿著嘴唇搖搖頭。

  伸出手,輕撫潾姬的頭,「我覺得好多了,辛苦妳了……」隨後看了夕月一眼,夕月便退下了。

  「娘親……有想要吃些什麼嗎?」樗影問。

  「小樗樗會煮飯嗎?」家主輕輕笑。

  「我……我會指導潾!」一臉自信地。

  「咳咳。」夕月端著蛋糕出現,「這是溟少爺今早做的。」

  「娘親不能吃蛋糕。」潾姬十分果斷地說。

  家主輕輕捏了潾姬的臉頰,「我的、咳咳……我的份已經在廚房了,妳溟哥哥都準備得很好。」

  「那這個是?」

 

 

  「生日快樂,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