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樹屋組]母親節

 
創作革命浮城班的團康
抽到的禮物是
書/空的紅封包/飾品



 
 
  巨大樹屋裡,樗影的房間中正舉行著一場小小的兄妹會議,空間關係是這樣的──

  樗影抱著一顆抱枕坐在自己的床上,溟皇坐在書桌椅上頭,潾姬乖乖的跪坐在地板上;樗影手上還拿著一包餅乾,和潾姬輪著吃。

  「母逡約?」樗影還沒吞下餅乾,含糊不清地發言。

  「是母親節,樗。」溟皇瞪了樗影一眼,「嘴巴裡有東西時不要講話。」

  潾姬接過餅乾,「娘親從另一個世界拿回來的月曆上寫的,叫做母親節的日子。」

  「為兄猜測那應是感謝母親的日子。」溟皇點頭附和補充,「所以打算送娘親禮物。」

  「好欸!我也贊成!」樗影忽地舉高雙手,隨後他的時間像是凍結了一般,「不過,要送什麼?」

  溟皇皺著眉,一手扶著下鄂,「為兄也不是很清楚,母親節都送些什麼……」

  潾姬輕輕微笑,「潾想,抱著感謝的心情送給娘親的東西,娘親都會很開心的。」

  「那就各自準備吧──」溟皇帶著潾姬站起身走到房門前,開門時轉過頭叮囑道:「樗,別送些兒童不宜的東西。」隨後關上門回房。

  樗影低聲呢喃道:「娘親又不是兒童……」


  母親節當日,三人都起了個大早,潾姬也罕見地在一大早就精神抖擻的坐在沙發上吃早點。

  待溟皇將家主的早點準備好之後,便由潾姬進行第一步驟──

  「娘親,早安。」她敲了敲家主的房門,「您醒著的話可以開門嗎?我們有事找您。」

  他們都知道,他們娘親是不可能比溟皇還要晚起床的,只要廚房的爐子能開火,她就不可能是非清醒狀態。

  一段時間過後沒反應,潾姬又敲了一次。

  這時房門打開了,應門的是夕月。他只將房門開了一個小小的縫,探頭看了看,「真是難得……不過夫人在更衣,等一下吧。」

  潾姬點頭向他道謝過後,就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和兩個哥哥一起等待。


  沒多久,家主就穿著端莊地走出房門──她在家裡也很端莊,外出更是莊重。

  「怎麼了?一大早的三個人都聚在一起。」她邊走邊問。

  家主坐上貴妃椅,溟皇端著一個迷你水果塔放在她面前,「早餐。」簡短地說了一聲後就走回廚房。

  以塔這種西式餡餅當做早餐應該算是頭一遭,不過除了潾姬早起以外一切都如同日常程序,家主沒有想太多,只在思考一瞬後說了聲謝謝。

  這時樗影和潾姬也跟著走去了廚房,家主心裡感覺怪怪的,看了一旁的夕月,對方也聳肩表示不知道。

  「是在玩什麼花樣……」低聲。


  吃完水果塔,她幽雅地拿起手帕擦嘴,準備慵懶地躺在貴妃椅上度過一天。

  就在這時,溟皇走到她面前,屈膝正坐於地毯上,雙手捧著一個矩形的盒子遞給家主,「娘親,母親節愉快。」

  「哈?」家主表情沒有變化,但顯然已經愣住了。

  接著,潾姬也走了出來,同樣正坐於地板上,遞給家主的是正方形的小盒子,「母親節愉快,娘親。」

  「娘親拆禮物──!」最後樗影拿著一張薄薄的東西強行塞進家主手中,「趕快拆!」

  從驚訝中回神的家主對他們展開笑容,「謝謝,你們真乖──那我從溟的開始……」

  矩形的藍色盒子一打開,家主便一副知道那是什麼東西的臉,摸了摸溟皇的頭,「溟從哪裡弄來這個的?」

  那是一本看起來很舊的精裝書,家主翻了翻裡面,全是空白的。

  溟皇整理了一下頭髮,「前陣子城裡舉辦舊市集販賣會,偶然間看見的。」

  功能似乎是對於「傳承」方面有關的,他沒有問得太詳細,但是賣家說會用的人一定會喜歡。

  他們家娘親怎麼可能有不會的東西呢?

  「日記本?」夕月探頭。

  「不是。」家主拿起盒中所附的羽毛筆,在上面寫了一行看不懂的文字,然後要夕月觸摸那行文字──

  「啊──」像是被電到一般的,夕月縮回了手。

  「這就是這本書的功能喔。」家主闔起書本,將書和羽毛筆謹慎地放回盒子裡,「我寫下這行字時所想的事情,會傳達給撫摸該段文字的人。」

  「接下來是潾的──」潾遞上自己的禮物,那是一個酒紅色的方盒子。

  家主打開方盒子,看到一朵六瓣的雪片蓮,拿起後她發現那是個以白玉製作的戒指,一體成型。

  她開心地攬住潾姬,很乾脆地就戴上了左手手指,試了幾隻指頭後似乎套在無名指上最剛好。

  「是請工匠特別製作的,雪片蓮很美麗。」潾姬雖然表情沒變,但雙眼閃爍著歡樂的光芒。

  「我的我的──」樗影再度將那張薄薄的深綠色紙袋塞進家主手裡。

  家主同樣也很快地就打開了包裝,掏出了裡面的東西──

  夕月愣了一下,「這是紅包?」

  「嗯!裡面是空的!」樗影理直氣壯地說著,「上面還畫著我的臉!」

  的確,不曉得是用什麼製成的金色染料,在上面畫著樗影的臉。

  「這是……為娘的先前給你的紅包袋吧?」家主苦笑,「是要我下次再用這個給紅包嗎?」

  樗影雙手插腰,「才不是呢!是要娘親好好收起來,以後娘親老了我要拿這個給娘親錢!」

  溟皇拿起冷凍豬肉片砸向樗影,「這樣根本不算給娘親禮物吧。」

  「對嘛,」潾姬也附和,「樗哥哥犯規──」

  「什麼啊!」樗影摀著頭,將肉片砸回溟皇身上,「那個染料也很珍貴的!」

  「好啦好啦,」夕月見接住肉片的溟皇又打算加倍奉還,連忙阻止,「你們也是第一次送夫人禮物啊,就別──」

  肉片直接命中夕月的臉。

  「噢,」樗影看見夕月幫他擋了一擊,笑道:「那是溟哥哥給你的母親節禮物──」

  夕月取下肉片,砸向樗影,怒吼:「很痛欸!惡魔不過節的!而且我是男的!」

  家主已經帶著潾姬回房間喝著溟皇一早準備的上午茶,結果三個男性生物還在客廳亂成一團。




抽到這三個的當下就立馬決定誰送什麼了
順帶一提潾姬送戒指是有私心的但沒有表明給家主知道。
 

在 EVERNOTE 打稿的時候,最先上面三行是送禮物的類型,隨著我一邊寫稿一邊改變w
長這個樣子
潾姬→飾品→祖母綠戒指→花的戒指(雪花蓮→雪片蓮比較可愛)→玉製雪片蓮戒指
溟皇→書→魔法的筆記本(寫進去的東西可以被觸摸到文字的後者理解)→要精裝
樗影→空的紅封包→純粹白目→畫上自畫像好了→別太白目,改一下。
目前在創革的聲望看來大家都喜歡那本精裝書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