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文]流星雨

參加了加宮桑主催的【月刊‧短文】企劃
是在 Ep 平台上的一個小小文字創作企劃

這月的主題是「星星」

完整月刊請看→  【月刊‧短文】2014/03月號【Vol.6】  

我自己排版的EP版本→流星雨





  每顆星星的殞落,都代表一個生命的消失。
 
 
  「是流星雨……」
 
  他們站在山丘上仰望星空,星辰一個一個的劃過天空,那景象他確信肯定會畢生難忘。

  身旁的少年問:「爸爸媽媽的靈魂在那其中嗎?」

  「大概吧……」他握緊了少年的手。

  「會降落到哪裡呢?我們,可以去找回來嗎?」


  山丘上有不少人,但卻是一片寂靜,似乎在等著聽他要怎麼回答這樣天真的問題。

  他走到輪椅的正面去,蹲下身子,面對少年,語氣堅定地回道:「不用找,在這裡。」右手擺在胸前,左手按上少年的左胸。

  輪椅上的少年雙腿膝蓋以下空蕩蕩的,雙眼裹著白色的繃帶,小小的身子曲下,抱著從今以後唯一的血親痛哭。

 
   *

 
  戰爭奪走了我的一切,親戚、鄰居、寵物、爸媽。
 
  一切。

  在看到父母屍體的那一刻,我的心臟劇烈疼痛,自那時起,心臟就掉了,沒了。

  與我血液相連的恐怕只剩弟弟了,而他失去的也許比我更多。

  他失去了雙眼與雙腿,我失去的只是顆心。

  自那時起再也沒有什麼能比弟弟的事還要重要,直到這一天──

 
  床上那是孱弱到已經笑不出來的弟弟,臉色蒼白,甚至嘴唇都是白色的。

  為什麼心臟會再度感到疼痛呢?我不小心把心臟撿回來了嗎?別痛了啊!為什麼空蕩蕩的胸口會痛呢?

  啊──我知道了,拋棄就好了吧。

  別怕,弟弟。這條路,哥哥會跟你一起走。

  乖,閉上眼吧,戰爭真的結束了。
 

  直到這一天──什麼都已經不重要了。

 
   *

 
  哥哥拼命的四處躲藏、到處找醫生醫治我的雙眼,但視力恢復了一些,仍是看不太清楚。
 
  醫院已經沒有屋頂可以遮蔽敵人的視線了,暗紅色的天空,又下了一次流星雨。

  「哥……我也會變成星星嗎?」在不知道已經沾染多少人血液的病床上,感覺著自己的意識漸漸遠去。

  幾次的治療,身體似乎已經附和不了,聽說疑似是細菌感染,我越來越虛弱了。

  「會喔,哥會陪你一起。」哥哥按壓了自己的心臟,像是要將其扯下一樣的用力。


  看著那些流星,想起那時在山丘上的時候,「似乎是爸媽來接我了呢……戰爭什麼時候會結束?哥會活到那時候嗎?」

  「當然會喔,因為戰爭,馬上就會結束了。」他溫柔的雙眼望著我,用手幫我闔上雙眼,在我耳邊哼著不成調的童謠。

  在戰爭中我熟悉了血腥味,那股味道現在濃厚得令我暈眩,而我已經睜不開眼睛。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掛在……」

  這是我聽見的,最後的聲音。





心情黑暗的時候,也只會寫出很黑的東西吧。

原本只有第一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