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樹屋]蒼昊



創革浮城班的團康:神之器約 ✾ 你的神器是什麼模樣
另外我的交稿在這裡

  遙想那一日──其實也只是前天的事情而已──平時很少出門的家主不曉得感知到了什麼,帶著有十三條尾巴的貓咪柴染、拿起很久沒有用到的魔杖準備出門。

  準備要出門工作的溟皇在她出門前叫住了她,「娘親,您要去哪?」

  「不知道,我想,今天的晚餐你多準備一人份好了。」她只這麼回答,便走進北面的森林裡。


  她不是占卜師,但是她的魔法能力常常會讓她感覺到一些即將發生的事,並不明確,只是有種預感。

  聽家裡養的惡魔跟溟皇提醒說,最近世界各處都出現了時空裂縫,森林裡似乎也有,要他小心。雖然這對會時空魔法的她的影響並不大,她心中仍有一種「預感的主因是裂縫」的感覺。


  時空裂縫是每年都會有的,通常在過年前後特別多。

  有些人會為了返鄉而大量使用時空轉送魔法,無良的魔法師樂得趁這時候賺錢,某個世界的聖誕老人也是用這種魔法在各地送禮,所以這時期很容易產生裂縫,有的還開在不該開的地方──

  有時候只是因為粗心開錯出入口,但忘記關起來,有的人甚至連自己把入口開在哪都找不到。


  她讓柴染變回原本的大小,騎上牠的背,「希望別碰上了,轉送咒語好麻煩。」

  「或許是別處之物傳來。」柴染一邊奔跑一邊說道。

  「那他們能自己回去,就不必我過去了,但我感覺不是這樣。」

  「若是二路線碰撞造成之裂縫,僅一次、一物,便會關上。」

  「……也是。」


  忽然,晴空萬里的藍天降下一道黃色閃電,擊中他們右後方不遠處的樹幹,瞬間火勢燃起,家主在驚愕中拿好純白的木杖,同一時間柴染緊急回頭──

  柴染奔向那燒起的樹木,家主拿著魔杖對準火團,不需詠唱咒語即在火團上空聚集了空氣中的水分凝聚成大水球,拿著魔杖的手往旁一揮,水球墜落,火勢瞬間被滅!

  這不是牠和家主的默契,而是住在森林裡的他們都知道,火是很可怕的。


  「有人!」柴染說。

  家主躍下,「剛剛那個是裂縫的閃電。」

  跑向被擊中的那棵樹,發現的確有個人站在那裡,體型看起來是個男性,頗為高大,身上已被淋個全濕。


  那人蓄著一頭墨色長髮隨意披散,僅在尾端束起,頭頂像是冠的飾品散發著黃金才有的光芒,穿著赭色的寬袖直裾袍還鑲著金線,一身貴氣,一臉不解地看著天空。

  柴染瞇起雙眼,「公的?」

  「嗯,雄性,不是人類。」她沒有辦法從他身上感覺到人類的氣息。

  家主沒再靠近,因為對方發現了她的存在,紫色的雙眼盯著她上下打量,最後開口:「實是失禮,以此模樣面對姑娘……姑娘是何許人?」

  「你非此世屬物,我可以送你回去,只要你能告訴我你的故鄉在哪裡。」家主開門見山地說了。

  雖然「撿」好玩的東西回家是家主的興趣,但她直覺這個「人」的力量比她強,不想與他有太多瓜葛。

  「故鄉……吾名昊天塔,原與主人一塊兒,其餘一概不知,姑娘知否?」他對她笑了一下。

  「昊天……」她的認知中有兩個昊天,都不是這世界的物件;一個是神器的塔,一個是建築物的塔。

  要是後者那還好辦,要是前者……

  但絕望的是也只可能是前者,後者沒有所謂的主人,就算成精也不會有這種氣息。

  不能反抗的氣息。


  見她不說話,昊天塔走近她,「汝,知曉。」

  抬起頭正對著他的雙眼,她感受到一股奇異的壓力;然,昊天塔驚訝於她金色的雙眸,正端詳著,「姑娘非妖非神仙,為何雙眼是金色?」像是發現什麼新奇的東西一樣,聲音帶著明顯的愉悅。

  「與你無關。」

  關的第一個音才脫口,昊天塔便一手擒住她的下顎,仍然維持著笑容,雙眸卻帶著危險的敵意,「知曉吾為何人,還如此說話。」

  柴染本想出手但被家主給揮手示意稍等,只能在一旁備戰。

  但這時家主突然不害怕他了──他這個樣子,有點像她的長子生氣時的模樣。

  「很遺憾,我無法讓你回去。」家主用沒離手過的白色魔杖移開他的手,「我不想冒著再增加裂縫的風險,只為了讓你回去。」

  沒想到這話一出,沒有預期的爆發,對方只是思量了一會兒,「無妨,一會兒不在,應是可行的。」


  「汝要讓這傢伙住進樹屋嗎?」柴染低聲說道:「吾不同意。」

  在家主回應前,昊天塔已搶先,「好主意。」

  這時家主突然覺得腦袋暈沉,晃了一下,扯了扯柴染身上的藤蔓,同時柴染用藤蔓捲住家主癱軟的身子,以備戰姿態對著某一個方向低低的哈氣──

  「小姑娘,」昊天塔意味深長的對著家主笑,「汝的體質似乎十分麻煩吶……」

  下一秒,柴染哈氣的方向出現了黑色的魔物飛竄而來,家主魔杖對著那群魔物發出一團巨大的黑火,在沒傷到樹木的狀況下燒毀了第一波的魔物,隨後暈厥;柴染看到下一波魔物已經竄出,準備好向前攻擊,卻被昊天塔不急不徐地擋了下來。


  他渾身濕漉漉的走到柴染的面前,輕輕的吐了一口長長的氣,化為金色的氣流,圍繞著他們倆人一大貓,那群黑色魔物竟變得不敢靠近,不滿的在圈外大吵大鬧。

  在一陣吵雜中一隻不知死活的魔物試著碰了那金色氣流,一瞬間化成灰燼!魔物們沉默了一下,在驚惶中一哄而散。


  「姑娘?」昊天塔看著暈厥的家主,眸中閃過不解──為何不醒?

  「上來!」柴染對著他叫,「她必須回那屋子裡才能醒!」

  「哦──汝方才不是──」

  柴染不滿地回道:「她需要你的能力!」


  於是,柴染載著兩人回到巨大樹屋。


  後來,他與家主交換了本名,家主從此直接喚他「蒼昊」,但被交代不能喚家主的名字。

  現在這個時間點,正和家裡的惡魔乾瞪眼,因為這下兩人一貓都同睡家主房間,似乎惡魔很不滿。

  當然,樗影再不滿娘親的房裡多了一個男人,這次也無法對蒼昊提出抗議,那個人開不得玩笑!

  對此,溟皇和潾姬只是聳了聳肩──畢竟柴染會捍衛主權保護好他們娘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