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文]聖誕禮物

參加了加宮桑主催的【月刊‧短文】企劃
是在 Ep 平台上的一個小小文字創作企劃
這月的主題是「冰箱」

完整月刊請看
  【月刊‧短文】2013/12月號【Vol.3】  

我自己排版的版本
聖誕禮物


  鈴───鈴───
 

  冬天的夜晚,安靜的房間裡,手機的響聲讓夜裡仍埋頭工作、已經超過三十個小時沒睡覺的金感到不耐煩,看了一下來電顯示,百般不奈的放下手邊工作接了電話。

  「什麼事。」

  相較於金的急躁口吻,對方不急不徐,『你不來看看她嗎?雖然我也會在,明天打算如何?』

  「明天……」

  其實他已經忙得完全不記得今夕是何年,但自認菁英的他不會讓夥伴知道這個事實,所以他用了遲疑的口吻佯裝思考。

  『嗯喔。』

  對方的聲音輕快的令他不爽。

  看了一下桌曆,但根本忘記今天的日期,是以將視線轉回電腦的日曆。

 
  明天是二十五號,聖誕節。

 
  一個充滿幸福氣息的日子啊……?

  他沉沉的嘆了一口氣。

 
  『嗯?你忙到連見她的時間也沒有啊?我還以為你一定會抽空呢!還是因為有我在所以不想來?我可以讓你們單獨相處喔,我也是很善解人意的!』

  這個人,他的夥伴,總是顧著自己想講的一直講一直講。

  金搔了搔頭髮,不耐煩地回應:「我不知道。」

  『什麼叫不知道啊?』

  「……丁,我說啊,」他突然惱火了起來,「你也知道她不是一般人類,根本不會知道明天是什麼日子啊!」

 
  電話那頭沉默了好一陣子,他都快想開口道歉了。

  『金,』一反常態的,他認真的說道:『我已經告訴她什麼是聖誕節了。』

  聞言,金愣了一陣,然後笑了出來,「少騙人了,她只聽我的。」

  『我是「院長」,她為什麼不能聽我的?算了,你忙的話,明天我去陪你吧,現在不打擾你了,掰。』

  「那她……喂!丁──竟然真的掛了……嘖。」

  手指在手機螢幕上滑著,視線停留在重撥鍵上,手指一度往下壓,但最後他停住了動作,決定關掉手機。

 
 
  早上八點,門被打開來,房子的主人渾然未覺。

  他徹夜未眠專注在工作之上,連看到了日出都沒感覺。

  直到聽到背後傳來熟悉的腳步聲,他才開口,「敲門啊你。」

  「門沒鎖就沒必要敲門。」丁將塑膠袋丟在他電腦旁的桌面上,「早餐。」隨後就坐在客廳沙發上拿出筆電,接上電源。

 
  他翻動塑膠袋,發現了溫熱的罐裝咖啡便直接拿起來喝,隨口問了句,「她呢?」

  拍檔沒有回答他,只是扯開才剛接上的電源線,拿起筆電一邊敲著鍵盤、滑著觸控版,走到他桌邊一手移開了桌上多餘的東西,把筆電放在那裡,示意他看畫面。

 
  「嘖、這不是上次那個貪汙被無罪釋放的傢伙嗎?他家?」

  畫面顯示的是定點攝影鏡頭錄像。畫面裡的男子一動也不動的看著電視,時間正持續走著,和現在的時間一樣,看來是直播了。

  「嗯,這也是他家的攝影機,不小心就駭進去了。」丁輕挑的說明著。

  「幹嘛讓我看這個?」他還記得他剛剛問的是其他事。

  丁擺擺手,拉出掛在脖子上的小型對講耳機麥克風,對著對講機笑問:「還不動手嗎?」

  說完沒多久,畫面裡的男子出現了異樣,丁隨即從對講機旁邊拉出一個接頭插進電腦。

  『快動手!』畫面裡的男子叫喊著,聲音也同步播出。

  這下也能聽見畫面裡的聲音了。
 

  男子一副驚慌的樣子跑到辦公桌旁,從抽屜裡翻出一把槍指著門口方向,『妳是誰!』

  很快的,有幾個看起來身強體壯的墨鏡男從門口方向被迫入鏡──說是被迫,是因為他們連滾帶爬,有的還是飛進畫面裡的。

  『一群廢物!』男子慌亂間開了三槍,一臉驚愕的看著畫面看不到的門口方向。

  這時丁向金笑著說明道:「我有提醒過她別讓攝影機錄到。這應該是她閃過子彈喔。」

  「誰?」

  丁但笑不語。
 

  隨後一聲槍響,男子踉蹌了一下,趴伏在辦公桌上,還用僅剩的力氣多開了兩槍,但看來一點用也沒有。

  『聖誕……快樂。』這是一個女生的聲音,顯然人不在畫面裡。

  女性的聲音一出,金的雙眼瞪得大大的,他一瞬間就聽出聲音的主人是誰,完全沒有遲疑的。

  丁眼底笑意更深了,「怎樣?本院培育的孩子,很優秀吧。」關掉對講機,語氣裡有毫不隱瞞的自豪。

  金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他,「這是什麼?」

  「哎呀?讓她進本院的是你,你應該知道的呀,金主大人。」他拔出了接頭,將筆電拿回剛剛的位置重新接上電源線。

  而夥伴似乎還在震驚當中。

 
  「我跟她說了聖誕節的事,她說啊……她說她想送聖誕禮物給你。」丁一邊敲著鍵盤,一邊笑語,一邊偷偷瞄著金的反應。

  還在震驚中,他繼續說:「你說你忙不能見她的嘛,她問我該送什麼禮物,想請我帶給你,所以我說……『如果成績好,把妳送進來的金先生他應該會很開心喔』,她一口就答應了呢。」他甚至在關鍵字句上加強了語氣。

  彷彿要提醒他,這一切都是他親手造成的。

 
  他已經好幾年沒有收到聖誕禮物,但這樣的禮物,不要也罷──
 

  從文件中翻出了被埋沒的手機,連找通訊錄都不需要,慌忙地直接按了號碼。

  『金先生。』

  丁依然笑著,托腮的左手不著痕跡的壓著被頭髮蓋住的耳機。

  「妳剛剛……」

  他話都還沒說完,對方就又開口了,『丁先生說這樣做您會開心的,第一次的聖誕禮物,金先生開心嗎?』

 
  腦海裡閃過她雙手沾滿鮮血的畫面,再看向桌上「院裡」孩子們笑著的照片──

  是啊,這就是這麼一個設施,這些孩子們的笑容都被他和丁親手抹去,因為他們的教導和逼迫而開始染血,不是嗎?

  他自問著,沉痛地搖了搖頭,明明對方看不到。

  『金先生?』

  被催促回答的男人深呼吸一口氣,苦笑道:「嗯,聖誕快樂,我繼續忙了。」

  『嗯,辛苦您了。』

 
  不自覺的,自嘲地笑了。

  他想保護她的笑容,即使這是個,血腥的聖誕節。





跋我懶得搬了

在這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