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女孩與狼人的雪碉堡

這次是吸血鬼沒戲份的中~古~組~

看到巴哈創作大廳小說活動雪人的突發文

沒想到一寫就這時間囧(約兩小時?)


↓忘記的回顧一下中古組↓
吸血鬼與女孩的非日常
短文區自己找紅字標題



 


  「梅琳,出來玩雪嘛!」雷弗與瑞弗站在梅爾琳的小木屋外,同時叫喊著。
 
  此時的森林是一片銀白,雖天色尚未完全白亮,但因為雪的關係,森林間的明亮度已經足以活動。
 
  雪約已積至腰間,現下還有帶雪的微風吹拂,雖是如此,他們倆兄弟身上穿的衣物看起來並不足以禦寒。他們仍然只穿著學校的制服,只是換上長褲、長靴,也穿上了外套。
 
  木門隨著噫呀的聲音,開了一點。探出頭來的梅爾琳身上穿著卻沒有他們那麼的普通。
 
  她身上披著登雪山用的及地披風,看起來好像是某種動物的毛皮製的,從身形可以看出裡面肯定也穿得很厚重。毛線織的圍巾、高筒雪靴,兔毛遮耳帽、兔毛手套,整套看下來就是標準寒冬裝扮。
 
  梅爾琳身上所有動物毛皮製品都是瑞弗雷弗兩兄弟每年入冬前送的禮物。雷弗會在冬天之前獵幾隻動物,尤其是兔子或綿羊,讓手巧的瑞弗製作禦寒的東西,她就算不忍心,也捨不得不戴。
 
  「梅琳,妳好像毛球喔!」雷弗見梅爾琳出門,就蹦蹦跳跳地到她身邊去。
 
  「這麼冷的天,你們穿這麼少。」梅爾琳走下階梯,本來架高的木屋此時也只剩兩三階就能碰到地面。
 
  瑞弗先是皺眉,一手輕輕撫上梅爾琳的臉頰,「有點紅,應該是因為寒冷的關係而凍紅的。」然後兩手都用上,像是捧住她的臉一樣,「幸好不是發燒。」
 
  平時沒什麼表情的梅爾琳此時嘴角微微的上揚,「你們還是跟往常一樣,身體很溫暖。」
 
  「就讓妳冬天來我們村子裡住吧,睡覺時還可以變回狼讓妳取暖,這麼好的福利也不要!」雷弗嘟著嘴抱怨道。
 
  梅爾琳只是回答一句:「木屋裡也不冷的。」便拉下瑞弗的手,順勢牽著,往狼人村莊的方向走去。
 
 
  兩兄弟把梅爾琳夾在中間,三個人肩並肩,一路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直到到了村莊門口,梅爾琳加快了腳步,一個沒注意便踩進了較柔軟的雪裡,雷弗先是大笑,然後跟著瑞弗上前搭救卡住的梅爾琳。
 
  雷弗一邊拉著梅爾琳還一邊憋著笑說,「我從沒看過這麼笨的魔女……噗。」
 
  聞言,梅爾琳雖沒反應,但瑞弗卻瞪了他一眼,讓他瞬間禁聲。
 
  因為梅爾琳不會在他們在的時候用魔法。
 
  據說從她認識狼人開始就不曾在狼人面前用魔法,雖然他們倆認識梅爾琳很多年,但這件事情一直到他們長大之後才被村裡的長輩告知。
 
  這種行為在當初,是被部分長輩唾棄的,他們認為她可能覺得狼人有保護她的義務。後來長老解釋,是因為梅爾琳只有在警戒及特殊時候會用魔法,生活中不太使用,所以這是代表梅爾琳信任他們,這才讓誤會化解。
 
  但瑞弗知道後有另一番解釋──因為梅爾琳一直覺得,魔女的信仰和狼人的信仰不同,所以她應是不希望侵犯他們的信仰。
 
 
  這時走來一名身形壯碩的老者,一把就把只剩頭手在雪上的梅爾琳給拉了起來,他一看,笑了笑,「哦,小梅琳的鞋子卡在雪裡了。」
 
  此時的梅爾琳腳上只剩襪子。
 
  老者沒有讓梅爾琳落地,就直接讓她坐在手臂上,看起來活像是抱娃娃的大叔。
 
  梅爾琳看了看被她踩下去的洞,「啊……那是瑞弗做給我的呢。」看起來有點失落。
 
  瑞弗笑道:「沒關係,我們家裡還放著兩三雙妳的鞋子不是嗎?」
 
  「喏,瑞弗,」老者將梅爾琳抓起來遞給瑞弗,「穿好鞋子就到雪場來啊,大家都在等。」
 
  瑞弗一時不知所措,像是小孩子抱嬰兒一樣抱著梅爾琳,老者轉身後,雷弗便抱起她,把她放到瑞弗背上。
 
  「我可以自己走。」梅爾琳說。
 
  無視背後傳來的聲音,瑞弗對雷弗說:「我先帶梅琳去,你回去拿靴子。」
 
  「鹿皮?羊毛?」
 
  「羊毛混兔毛那雙。」瑞弗說完就逕自走了。
 
  雷弗也在同時轉身往很多屋子的方向走去。
 
 
  狼人就算在人類姿態,跑起來也是很快的,目測走起來應該要花上十分鐘的距離,他們不到五分鐘就到了,沒過多久拿著一雙灰色靴子的雷弗也到了。
 
  雪場位於狼人村落稍微北方的小山丘,綠草如茵的時候是孩子們打滾、跟其他動物玩耍、培養感情的場地,冬天被雪覆蓋時則會選一天在此舉行雪上活動,主要是蓋雪碉堡,以家族為單位進行,長老們則是評審,不參與活動。贏的家族可以得到每個家族釀的一桶酒。
 
  梅爾琳雖是外族,但因為和瑞弗雷弗交情好,便加入他們家族進行活動。
 
  由於梅爾琳的裝扮十分顯眼,大部分的人很快就發現她,並且親切地打了招呼,一陣噓寒問暖。
 
  沒多久,戴著高帽子的活動的司儀出現,走到最高處,講了一些開場白之後,宣布了這次碉堡主題是「和」,便讓活動開始了。
 
  倆兄弟的父母讓兒子先去把雪給準備好,兩人留在原地與梅爾琳討論該如何做。
 
  「要不要蓋像兒子們的學校那種?」母親先說:「和樂的校園生活!」
 
  梅爾琳搖了搖頭,「我想……不用那麼華麗。」學校看起來很像城堡。
 
  父親則問:「梅爾琳想做什麼?」
 
  「家。」
 
  聽到這個字,夫妻倆面面相覷,心想會不會太樸素了?
 
  「不只要屋子,還要有人。」梅爾琳說。
 
  「哦?」父親摩娑著下巴的鬍子,「這倒是沒有嘗試過,以前最多只有在外頭擺幾隻羊。」
 
  討論一陣子後,瑞弗雷弗回來了,他們各帶著四大桶雪回來,聽完梅爾琳的提議也覺得新穎,便決定就那麼做。
 
  只是梅爾琳要求雪人由她來做,這讓他們疑惑了一下。她在雪地上畫了她腦子裡的構圖,但沒有畫到雪人。但又想,雪人那麼簡單的東西,讓她做也好。
 
  一家子四口就開始堆起了雪屋,沒注意梅爾琳一個人在遠方蹲著身子,一臉認真。
 
 
  一段時間過去,司儀大喊倒數十分鐘,梅爾琳才招呼雷弗過去。
 
  因為沒有被叫過去,瑞弗留在原地,看著雷弗在雪地跳著跳著到了她身邊,看了她身後的東西,明顯愣了一下。
 
  他打出生起便跟雷弗同床同睡這麼多年,自然是知道他的一切反應,因此他起了興趣。
 
  「媽咪,梅琳好像做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母親望向梅爾琳的方向,看到雷弗正興高采烈地跟梅爾琳講些什麼,「不就是兩顆球疊一起嗎?難道做雪人能做出什麼新奇花樣?」
 
  瑞弗笑了笑,揚聲問道需不需要幫忙,雷弗揮了揮手,打了個手勢要瑞弗「好好期待」,他只得轉回頭替雪碉堡做最後修飾。
 
  沒多久,雷弗小心翼翼地將雪人給帶了過來,還神神秘秘地要他們先轉過頭,讓他把雪人放好再看。
 
  看梅爾琳的表情,似乎這是雷弗的提議。
 
  他們也沒多說什麼,轉過頭,耳朵動了動,似乎想從些微聲響裡聽到些什麼。
 
  擺放花了點時間,他們還聽到梅爾琳小聲的指示位置,最後是聽見梅爾琳一聲「嗯」的沉吟,後面很快就傳來「可以了」的聲音。
 
  他們轉過身的同時,司儀的聲音也傳了過來,說是停手了,要評審了。
 
  這時他們已經完全專注於整個作品上,一邊思考著這整幅構圖的意義。
 
  直到長老們走到他們的區域,先前將梅爾琳從雪裡拉出來的壯碩老人哦了一聲,才將他們的思緒給拉回來。
 
  的確是很樸素的家,相較於別組,他們的作品真的很簡樸,雖然有把一些紋路和細節都做出來,稱得上精細,但絕對稱不上什麼華麗,看起來也沒有什麼技巧。
 
  但是在家的裡面卻擺著十分精細的雪人,兩尊身形看起來像瑞弗和雷弗的雪人看起來像是在打鬧;兩尊看上去相較年長的雪人,男性雪人坐在桌前看著他們,從外面看,還看得出一點表情,很祥和的樣子;女性雪人則是看著房子裡面,一手搭著椅背,好像是剛站起來。
 
  這時雷弗戳了戳其中一位長老的手臂,指著屋子裡擺廚房的地方,也是女性雪人看著的方向──
 
  明顯像是梅爾琳的雪人在那裡,背對唯一能觀看的門窗,卻看得出是在做菜。
 
  長老們點了點頭表示讚賞,這看起來就像是從雪人開始做,才做外面的屋子一樣。
 
  然後長老們便往下一組去了。
 
 
  瑞弗趴到門窗前面看,一開始以為那些雪人是梅爾琳用魔法擺進去的,但仔細看才知道,她畫給他們的構造早已預留足以讓手伸進去擺放的空間。
 
  「梅琳,妳真厲害!」父親摸了摸梅爾琳的頭,讚賞道。
 
  雷弗直接抱住梅爾琳,「梅琳好愛我們喔!」
 
  瑞弗起身後也抱住雷弗和梅爾琳,看著母親,「今天,我們就破例讓梅琳下廚吧。」
 
  夫妻倆相視而笑,然後點了點頭。
 
  就讓這幅和樂融融的景像再現吧!
 
 



我只是想呈現…大家都對梅爾琳很好,但也不全然很好。
還有梅爾琳很重視狼人這群朋友。
互相尊重,很重要。
還有,一些用詞希望能表現梅爾琳很小隻XD


希望大家還記得「梅爾琳做的料理沒味道」這個設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