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貴族的榮耀 Chapter.8

我忘記上次有沒有說,榜單改成由公會公布,因為我忘記我是從哪時候開始貼這篇文
改成由公會公布是改寫之後才決定的



 
 
  當晚,雖然小敦沒有說要單獨去見她,但我還是自己去了。畢竟如果跟他們表明,可能也出不了門。
 
 
  一走進旅館,就見到一名男藝人和蒙著口鼻的男忍者。那名藝人並沒有理會我,只是低著頭為小提琴調音;忍者一雙大大的眼睛盯著我看了一下,隨後指著旁邊的門,「進去吧。」聲音很是輕快,讓人感覺是清新的,但眼神透露的卻不是這樣,很微妙的感覺。
 
  門還沒打開,就聽見裡面傳來聲音:「夜安,宓雪小姐。」
 
  我認得,那是昨日那清靈的嗓音。
 
  大概裡頭的人嫌我動作慢,手都沒動呢,門就被打開了。
 
  王國這邊的旅館總是簡陋的,但這間房間卻被布置成跟里希塔樂鎮的飯店沒什麼兩樣,床上則是拉赫特有的床單及被褥,這讓我有點驚訝,只是很快就被視線給打斷。
 
  裡頭有五個人,千攸雪坐在床上,裘雨趴在她腿上的被褥上,其他人則是坐在桌子前吃東西,視線都往我這投射。
 
  算了,早料到她這種千金大小姐不可能單獨外宿。
 
  她只是看著我,笑著,喝了一口剛剛便拿在手上的茶,其他四個人不知道是接收到什麼,就出去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心電感應?
 
  門關上了之後,她以眼神示意我坐到床邊的椅子上。
 
  雖然不太想這麼乖,但我還是過去了……有夠沒節操的啊這雙腳。
 
  「想問什麼?」她直接說。
 
  其實,我不知道怎麼問。什麼都沒想,只是想知道他為什麼選擇我們,也沒想好怎麼問,就過來了。後來想想,這時候的我真是……蠢。
 
  看我沒說話,她一副理解的樣子,點點頭,「我知道時間很緊湊,很難整理思緒。但,妳『必須』知道,我想做的事,沒有人能反駁,姐姐也一定會替我,為我做到。」
 
  大概這就是答案吧──她想要我們同盟,所以讓小敦先來探探我們的實力,確認之後讓寐緹要我們同盟,寐緹不希望妹妹失望所以多給我們一點時間想想……也許她料到我會來找千攸雪談。
 
  但,好像有什麼不對。
 
  「小敦說,妳看了我們的成立資料就決定了……為什麼妳光看成立資料,就能決定?」
 
  千攸雪笑道:「當然不只有成立時的資料了,那的確只是個起頭,一口氣登記四個副會長、其中一個是悟靈士……能這麼看中悟靈士的公會,自然引起我的興趣。但是──」她啜了口茶飲,「我還看了計算中的紅榜。這樣說,妳應該明白了?」
 
  的確,可以作為解答。她說的是,「計算中」的紅榜。
 
  之前好像沒有說明……貴族剛登記完公會的那時,紅榜才剛揭曉完不久,下一次還要隔一週。也就是說,她看到了這一週內我們的崛起。
 
  也許很自大,但是,我們的確在一個月內就站上了前三名的位置,就算每一週的名次進不到會公開的前五,也必然有前進。
 
  而她,看到了一般人看不到的,我們的步伐。
 
  為什麼身為中立公會的皇榜,會讓千攸雪看未公開的東西?
 
  突然覺得,打從心底害怕眼前這個美麗的神官。
 
  這種莫名的恐懼,更甚於涷日。因為涷日身邊的氛圍就是赤裸裸的殺氣,但這女人不同,她太過可親,然而實際上,卻是城府深不見底。
 
  她的背景如此明顯的攤在大家的眼前,但是她卻知道別人不知道的事。
 
 
  許久,我還在思考下一個問題,她並沒有催我,只是看著書,喝著她的茶。直到我開口:「為什麼……你們認為我可以左右阿月?」
 
  她愣著看著我,然後像是聽到什麼可笑的問題一樣地笑了一聲,「因為妳是妳啊。」
 
  「我不懂。」
 
  「不難懂唷。後來的那三位不算在內,妳在他們四個人心裡是無可取代的家人,他……他們全部的人,必定會參考妳的意見。」然後她頓了一下,「就現實面而言,而且雖然小敦算是間諜吧,但小敦認為妳的探查能力是優秀的,憑這點,我認為月點他們不會放棄把妳綁在身邊的任何機會。」
 
  「就當作真是如此,」我笑,「但妳料錯了,他們拒絕與我談這些。」
 
  「哦?」她這字拖得特別長,一臉神秘,感覺特別有把握,「妳確定?」
 
  這時我大概是一臉什麼都不懂的蠢樣吧,她看著我,笑了。然後她對外面揚聲道:「莫兒,讓他們進來。」
 
  聽到這,我心才想說不會吧,結果月點他們七個還真的被方才外頭的忍者給帶了進來。
 
  七個人,被一個忍者綁著……算了,我實在不應該,也沒餘力去對真羅組的能力一一表示驚訝。
 
  七個人都一副不想講話的樣子,尤其有三個人臉上根本就寫著「老子不爽」四個字。猜也沒用,就是月點冷瀅和西艾爾。
 
  千攸雪貌似也沒有想讓他們發表意見,就逕自開口了,「我知道月點先生你在想什麼喔。宓雪小姐喜歡我,冷瀅先生又是以她的意見為主,而楓飄先生又偏向同意……所以你想試試看,但是又不想失去自由,對吧?」
 
  ……天地良心!我可沒說我喜歡她啊,我用我的祭司執照發誓。
 
  她停頓了一下,見月點沒說話,又繼續往下說:「因為是我向姐姐引薦你們的,所以你們可以免於遵守織寐森林的戒律,我對你們只有一個要求,這樣行嗎?」
 
  很快的,冷瀅繼續一臉不爽,「聽起來好像妳讓步了,而且還是退了好幾步,但那還得看要求是什麼,誰知道那要求會不會要我們去死?」口氣極差。
 
  剛才從房間出去的那四位還有外面的藝人,不知道何時進來了,我沒發現。總之其中一個女創造者,記得好像是叫做玖玥璃吧?她作勢要對冷瀅使出強酸火煙瓶投擲,邊語氣輕鬆地說:「對千千講話客氣點喔。」
 
  千攸雪擺擺手,對冷瀅說:「我怎麼可能要你們去死呢?都說了需要你們了嘛──」她垂眸思考了一下,「嗯……那我就直說了唷?」
 
  我們屏氣凝神,因為她再抬眼,笑臉消失了,一臉嚴肅,非常認真地說:「我要你們,在織寐森林危急之時,拼盡性命支援。」
 
  話語落下的瞬間我們全傻了,半晌的寧靜過後,讓大家反應過來的,是月點的噗哧一笑。
 
  喔,不只一笑。他噗哧之後還哈哈哈笑了幾聲,然後正色問道:「憑什麼?」
 
  對方也絲毫沒考慮,直答道:「憑我,是千攸雪。」
 
  我們再度傻了。
 
  我想這時候他們幾位男性的心裡一定充滿髒話,因為我也想罵髒話。
 
  這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腦子裡裝什麼?
 
  「包含友好條約在內的同盟都同意這點喔。」裘雅說:「順便一提,這個要求,織寐森林裡只有我們真羅組知道,同盟跟友盟都是會長知道而已,所以要請你們保密。」
 
  「你們在進行什麼連寐緹也不知道的事?」楓飄有些訝異地望向千攸雪。看來,即便是理解各個公會的他都想不到,她竟然會在寐緹背地裡動作。
 
  「姐姐不會怪我。」她沒多做解釋,甚至沒看他一眼,只是望著手上的茶杯。
 
  倒是那名藝人斐利爾說:「千小姐做的所有事都是為了緹小姐和織寐森林,無庸置疑。」他就是我先前提過的那個家僕之子,充滿著「主人是對的」的情操,這種人很麻煩……
 
  這時,我再度感到千攸雪這個人很可怕、城府很深,可能任何人,甚至連寐緹都無法捉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