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Trick


聽說
10/31是 Halloween 萬聖夜
11/01是 Hallowmas 萬聖節
所以我現在才發不算晚吧XD

不過 Trick or treat . 是在 Halloween 才有啦


是說,這篇充滿了橘色。

 

  身為貓的柴染,身上披著黑底橘點點的披風、頭戴南瓜布帽,趴在窗台上看著外頭。
 
  房間內則是吵雜。
 
  「為什麼我一定要穿這個顏色!南瓜也有綠色的,不要歧視綠色南瓜!」
 
  最大聲的,自然是樗影了。
 
  他剛洗完澡,光著身子,下半身只圍著一條青草色的毛巾,抵抗著自家娘親手上的橘色衣物。
 
  「小樗樗乖啊,你看,潾都穿好了呢。」頭上的禮帽已經換成南瓜王冠的家主,戴著黑底灰點與橘點的手套指向潾姬。
 
  潾姬乖順地坐在沙發上,脖子上圍著一條像是黑貓的圍巾,頭上的深紫色魔女帽斜戴,上頭有兩個大小不一的傑克南瓜,帽緣有淡紫色緞帶裝飾著;身上穿著的是平口連身裙,裙部是南瓜狀的,胸前及腰間皆繫有紫色的蝴蝶結,看起來很像是糖果的包裝;腿上是深紫色與黑色橫條紋的膝上襪,產生了家主口中的絕對領域;鞋子是深橘色厚底娃娃鞋,上頭的紫色蝴蝶結被弄成了蝙蝠的樣子。
 
  「我不要!雖然我喜歡潾但是我不要角色重複!」
 
  「什麼角色重複啊?現在只有這件了,快穿。」說完,家主便將衣物丟在一旁的矮桌上,逕自坐回貴妃椅上,一副要不要穿隨你的樣子。「為娘的可是把話說在前面,現在你衣櫥裡所有衣服都被我藏起來了,只有這件,看你是要光著身子等你兄長回來罵你呢,還是要穿上這件,隨你。」
 
  然後家主就開始教潾姬待會要說些什麼,不管還在掙扎的樗影。
 
  「トリック、オア、トリート,懂嗎?」家主慢慢地教著潾姬。
 
  潾姬偏頭,「為什麼不說英文呢?」
 
  「……因為娘親英文很爛啦!」樗影一臉不開心地出聲。
 
  聞言,家主雖然驚訝於樗影對自己的態度大變,但也嘖了一聲,「閉嘴,快穿你的衣服。」然後看了看時鐘,「你剩下十五分鐘可以考慮喔。」
 
  這時,窗台上的柴染伸了個懶腰,跳下窗台,又跳到家主的腿上,將自己的身子縮成一團,「那孩子回來了,剛經過妳兄長家的防禦範圍。」
 
  家主嗯了一聲便用手指替牠順毛。
 
  舅舅的家離這裡大約一公里──聽到柴染說話的瞬間,樗影便想到這句話。
 
  只見他一臉快要哭的樣子,望向自家娘親,但後者顯然一點也不在意。
 
  「不過就是顏色的問題嘛,穿上去讓娘親開心不好嗎?」潾姬難得的開口勸說,也許是看夠了哥哥們的打鬥。
 
  聽到關鍵字,樗影迅速抬頭盯著潾姬瞧,「穿橘色的衣服會讓娘親開心?娘親不是喜歡我光溜溜的嗎?」
 
  「我可從沒說過喜歡你光溜溜的。」家主臉上頓時掛滿黑線。
 
  潾姬想了一下,緩緩地說:「你只要乖,娘親就喜歡。」
 
  樗影雙眼亮了起來,邊說道「難怪娘親剛剛這麼兇」邊迅速地轉過身解下毛巾,穿上那衣物。
 
  那是一件帶點龐克風格的南瓜裝,以橘色與黑色為主。衣服為黑色,右手是緊身七分袖,左手邊為寬鬆的長袖,袖口有橘色的皮帶束著;背心是橘色的,上面有幾個蝙蝠圖樣,每隻蝙蝠間由細細的鐵鍊連接,走動時會有聲音;下半身是南瓜褲,褲管纏著黑色細鐵鍊,兩邊都掛著木頭製的黑色蝙蝠晃動著;腿部則是黑橘橫條紋的膝上襪,還有未及小腿肚的深橘色皮帶馬丁靴,皮帶是灰色的。

  最後他戴上南瓜帽──聽說那是艾爾可鍊成的,看上去有厚度但其實極輕──走到娘親面前。
 
  「不是很可愛嗎?」家主笑說。
 
  「真的嗎?」綠色的髮尾若有似無的上揚了一些些角度。
 
  「待會要說什麼知道嗎?」
 
  「嗯!」
 
  說完,樗影便與潾姬帶著輕快的腳步走往門前,鞋子在木頭地板上造出了喀噠喀噠的聲響。
 
  兩人在門前「排練」了一下,手上突然多出了一枝很大隻的螺旋棒棒糖,上面的紋路自然也是橘色與黑色相間。
 
  才在疑惑,家主便揚聲道:「送你們的喔。」
 
  話剛說完、樗影才剛高興的轉了兩圈,門外就傳來腳步聲。
 
  樗影與潾姬眼神短暫交會後,便專注於門上──更應該說,門外的人。
 
  不出三秒鐘,門便被打開了──
 
  「トリック.オア.トリート!」樗影說。
  「 Trick or treat ! 」潾姬同時說。
 
  「咦?為什麼潾說英文!」
 
  「娘親沒有說一定要說英文,樗哥哥不也說娘親是不會說嗎?」
 
  頓時樗影無語。
 
  這一來一往之間,開門的人──溟皇愣了一下,然後默默地從側背包中拿出兩大罐糖果,裡頭有各種糖。
 
  「啊,溟哥哥竟然準備這麼多!」舉高糖果罐,再度轉圈。
 
  「沒搗蛋到……」潾姬難得的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這時溟皇才發現兩人的衣服服裝,邊拿下領帶邊說:「衣服不錯。」
 
  樗影聽了,又開始轉圈;潾姬則只是眼底帶著笑意。
 
  然後兩人又喀噠喀噠的跑到窗台邊,將糖果全部倒出來,似乎是要分個平均。
 
 
  給了糖果,算是打發了兩個可能會「來真的」的麻煩,他轉往廚房走去。
 
  經過貴妃椅時,輕聲說:「娘親,孩兒回來了。」
 
  「嗯。」答覆完,家主起身趴在椅背上,「溟。」
 
  被叫的人停住,回過身,「嗯?」定睛一看才發現柴染掛在自家娘親肩上,愣了一下。
 
  「不給糖就搗蛋。」笑得有些邪惡。
 
  「哦──」溟皇笑,雙手抱於胸前,「孩兒只準備潾與樗的糖……娘親準備怎麼搗蛋?」
 
  這一笑,讓身為娘親的家主頭皮發麻,腦子停止運轉了半秒,然後說:「……那算了,為娘只想要糖。」
 
  「啊、那換孩兒『 Trick or treat 』吧?」
 
  家主笑了,手上變出和樗影、潾姬一樣的棒棒糖,遞給兒子,「為娘的禁不起搗蛋啊。」
 
  再說,也每天都有人在搗蛋。
 
  拿著少說也有一公尺長的巨型棒棒糖,溟皇露出失望的眼神,「孩兒正想,娘親若沒給糖,就一整個晚上都維持『現在這樣』呢。」
 
  「少來了,你應該知道對付這樣的你是很累的。」家主擺擺手。
 
  「真過分啊……」失望的表情與笑意皆瞬間斂去,「那孩兒去準備晚餐。」
 
  「嗯。」
 
 
  半小時過後,溟皇開始上菜。
 
  這時餐桌前的樗影看似憋著笑意,潾姬也低著頭,只有家主一副沒事的樣子。
 
  但這「沒事的樣子」太過沒事的樣子了,溟皇狐疑地走到落地窗前,把窗戶當鏡子──
 
  「娘親……」他淡淡的喚了聲。
 
  家主自知大難臨頭,但也沒做什麼反應,自顧自地用著開胃湯點。
 
  這時樗影才大笑出聲,拍著桌子,「喔、天啊,我待會怎麼吃飯啊啊哈哈哈!」
 
  原來,溟皇原本紮著馬尾的髮帶,不知何時變成了一個粉橘色加灰色點點的大蝴蝶結,背上也憑空出現幾乎與肩同寬的大蝴蝶結,像是翅膀一樣。
 
  「小樗樗,笑什麼?吃飯。」家主說。

  但很顯然的,樗影沒笑夠。只是拿起湯匙,才剛放進湯碗裡,卻又開始繼續笑。
 
  溟皇想拆下那蝴蝶結,但卻拆不下,反而弄痛了自己,「娘親,這──」
 
  「這是沒有糖的搗蛋喔。」家主一手托著腮幫子,笑了笑,「明早你上班前一小時,魔法才會解除。」
 
  「看來,」潾姬也開始喝著湯點,「這次只有娘親有惡作劇到呢。」
 
  「別亂作弄娘,懂不懂呀,溟?」
 
  樗影還在笑,溟皇無語問蒼天。
 
 
  隔天早上,緋妃才回來,剛好撞見正在準備便當的溟皇,又是一陣爆笑。
 
  溟皇因此決定,明年要用糖果把娘親淹沒。
 
  如果到時他還記得的話。
 
 

 
家主會說 Trick or treat 喔,只是一時忘了。

然後我才想到,他們只是裝可愛,沒有裝鬼,大概只是衣櫥裡多一件衣服吧XD
雖然腦中有個圖樣,但我畫不出來XDDD

然後再提醒,溟皇笑了之後就開始腹黑模式,表情會變多,結束之後就會回到不苟言笑的溟皇了。

然後看過花園的人也許會有個疑問,「為什麼沒去找艾爾可討糖呢?」
的確艾爾可知道自己有姪兒,他們也知道有舅舅的存在
不過這問題其實寫成關係圖之類的東西就很明顯了XD
可以在噗浪或反饋猜猜看喔。

對了,花園那篇最後關於「後花園」的問題,
猜不出來想知道的也可以在噗裡喊一聲,我再公布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