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試膽

這是創作革命香草班的團康:

抽籤是抽到……最後面公布好了





 
  傍晚,外出打工的溟皇回到家,一打開家門,先是把牛仔帽拿了下來掛在門口的掛勾上,扯下脖子上的紅色領巾隨意的綁起馬尾,才走進客廳。
 
  他很快就發現自家娘親躺在她的貴妃椅上睡著了,身上抱著的是前幾天到家裡來的虎斑貓柴染。
 
  他嘆了口氣,進去家主房間,將棉被拿出來,動作很輕的蓋在她身上,然後才發現穿著甚平的弟弟樗影和穿著短浴衣的妹妹潾姬兩人站在留言木板前。
 
  溟皇靠過去問道:「怎麼了嗎?」
 
  潾姬看了溟皇一眼,然後指著樗影提著的長式燈籠,「娘親說,要我們拿這個去試膽大會。」
 
  樗影這時也舉高燈籠晃了晃。
 
  「我看看……」溟皇看著那張寫著「命令」的紙條,伸手過去拿──
 
  忽地,三人同時感受到一股熟悉的違和感,四周景物開始扭曲,很快的就全部都變得一片漆黑。
 
  雖然事出突然,溟皇有些驚訝,但也很快便回復,變成一臉無奈的表情。
 
  不久,身邊的景色全都變了。三人對這種變化一點兒都不感覺意外的樣子,開始四處張望。
 
  「娘親也不想想,我跟潾穿著家居服耶!真過分,只有溟哥哥穿制服……」樗影下意識抓住溟皇那綁著馬尾的頭髮,一邊低聲喃著,「這裡是哪裡……」
 
  「是香草班喔,沒想到你們來的方式這麼的亂來。」一個看起來年紀跟潾姬相去不遠的少年端著一杯茶走了過來,旁邊跟著一個頭上綁著大蝴蝶結的小女孩,小聲的對少年說:「雅斯,我也想要喝。」
 
  「那是兔耳嗎!」樗影那頭像葉子般的短髮看起來全部往上翹了一些,同時雙眼發亮的看著小女孩。
 
  聽見有人的焦點在自己身上,小女孩眼神往三人的方向看去,卻也在那下一瞬間蹲下去,將頭埋在澎澎的裙子裡。
 
  「咦?」樗影的頭髮垂了下來。
 
  「樗,別騷擾人家。還有,別拉為兄的頭髮。」溟皇出聲阻止樗影繼續追問。
 
  溟皇思考了一下,看了看手上的紙條,然後決定向少年詢問去路,「請問,我們該怎麼做呢?」
 
  少年加深了點笑意,「只要按照安排的路線走,就可以了喔!啊、霍菈,把紙條給他們吧。」
 
  小女孩這才抬起頭,短暫的思考了一下,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對折的紙,遞給溟皇,「這是路線圖……」
 
  「從那邊的門出去吧,」少年指了一下旁邊,「出去再看紙條就行了。」
 
  「謝謝。」溟皇向少年點了個頭,然後就帶著樗影和潾姬往外頭走去。
 
 
  一到外面,天色很明顯已經是晚上。
 
  家裡那個傳送陣,是以家主的魔法為基礎運行的,當然條件也是家主設定的,像這次的傳送陣,是設於貼在留言木板上的紙條,大概是要由溟皇拿下才會啟動。
 
  平常家主想要三兄妹去哪,就會用這種絕對會成利的條件來設置傳送陣。通常魔法啟動到結束的期間,外面的時光是不會流逝的,但這次也許因為家主在睡覺,所以轉換空間的同時,時間也在流動,只是在陣裡的他們感受不到。
 
  門關上的瞬間,發出了喀啦的聲音,潾姬轉過頭看了一下,然後說:「看樣子是鎖起來了。」
 
  「嗯……無所謂。」溟皇攤開紙條,仔細的看了一下,眼睛在看到最後幾個字時露出了一點訝異的神色。
 
  「上面寫了什麼?很難嗎?」樗影靠近想看,但很快就被溟皇給擋下。
 
  「不會,我記起來了。」溟皇將紙撕成四片,接過樗影手上的燈籠,把紙屑扔進燈籠裡,「跟好。」
 
  樗影悻悻然的看著他,潾姬看了溟皇一眼,眼神透露一絲瞭然,便牽住樗影的手。
 
 
  沒有走多遠,他們便看到了走廊的盡頭寫著女廁兩個大字。
 
  「要進去嗎?」樗影雙手都不自覺的抓緊,潾姬雙眉連皺也沒皺一下,看起來習以為常,倒是溟皇,因為一直在往前走的關係,頭髮被突然抓緊導致他往後仰了一點。
 
  「你再如此,為兄回去便把頭髮剪短。」溟皇非常鎮定的跟樗影說。
 
  隨後後者很小聲的嘟囔道:「剪啊,反正隔天就會長回來嘛。」
 
  溟皇裝作沒聽見,「走吧,進去找看看有沒有書。」
 
  「什麼書?」樗影問,「廁所怎麼會有書?」
 
  「紙條上說要找到一本書,會在女廁或學生宿舍其中一個地方。總之,看到上面印有紅色圈圈的書就是了,別打開。」
 
  於是,二男一女大剌剌的進入女廁。
 
  稍微掃了一眼,每一間的門理所當然都是打開的,只有最後兩間是關著,但沒有靠近,也不曉得有沒有鎖著。
 
  溟皇在原地用手上的燈籠四處照了一下,發現有電燈的開關,潾姬靠向前按下去,等了好一段時間燈都沒有亮,再多開開關關幾下,結果都是一樣。
 
  帶頭的溟皇抱著可能要久一點才會開的心態,沒有讓潾姬關閉開關;而照明只有手上這燈籠,不可能分頭尋找,所以他決定照順序一間間仔細查看。
 
  首先是原本就開著的前三間,仔細的到處都看了,也沒有看到任何東西,垃圾桶也是空的,連水箱都翻開來看,裡面除了水之外什麼都沒有。
 
  走出第三間的時候,潾姬突然很迅速的往第四間看去,然後抓緊樗影的手,「哥哥,你們沒聽到嗎?」還是一如往常的面無表情,只是藍眸中有一絲警戒神色。
 
  「什麼聲音?」樗影轉頭問。
 
  「是金屬的聲音。」溟皇直接做出解答,「樗,你太沒有戒心了。」
 
  被點名的樗影又扯了一下溟皇的馬尾,「有你在,戒心就可以收掉百分之八十,這是娘親教我的耶!」
 
  「說過多少次,要抓就不要扯。」溟皇瞪了弟弟一眼,「娘親那是在說自己,不是你。」
 
  確認不是自己的錯覺之後,潾姬的身體稍微起了點變化,雙瞳便成了金色,麒麟角還有長長的尾巴也長出來了。
 
  這個狀態下的潾姬,警覺心是最強的,一點風吹草動都能接收到。
 
  對此溟皇和樗影也沒有多說什麼,前者先是敲了敲第四間廁所的門,如所預料的一樣,沒有任何回應;後者也敲了最後一間,同樣沒有回應。兩人對看了一眼,然後同時用力的打開門──
 
  溟皇沒事。
 
  而潾姬在瞬間就不從哪抓來一把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大刀,往樗影的面前砍去,一堆刀叉頃刻間掉落在地板上,發出了很大的聲響。
 
  溟皇聽到聲音之後才反應過來,將驚嚇到呆滯的樗影往自己的方向拉過來,見潾姬又有攻擊準備姿勢,才發現那間廁所裡還有很多飄在空中的餐具,看起來蓄勢待發。
 
  他很快的詠唱,隨後一塊跟門差不多大,像是的肉片一樣的石頭在廁所門框間形成,又是一陣陶瓷撞擊且碎裂,並掉在地上的刺耳聲音。
 
  聲響都結束後,潾姬變回一般人的樣子,跟溟皇點了個頭,後者便撤下大石,走進去查看,但是什麼也沒有發現。
 
  而樗影還在那裡思考著:「為什麼廁所會有這種東西?」
 
  「別想了,想破頭都不會有答案。」溟皇拍了一下樗影的頭,「這麼沒用,才一點陷阱就嚇傻了?走了,往下一個地方去。」
 
  「什麼?東西找到了沒?」樗影摸了摸自己的頭,然後繼續抓著溟皇的髮尾。
 
  「沒有。」說完便走出女廁,還順手關了燈,雖然那燈一直沒打開。
 
 
  接下來的路,幾乎在樗影歌聲的陪伴中度過。
 
  「樗哥哥,只有唱這首歌不會五音不全呢。」潾姬說。
 
  「『月桂的孩子』可是我的主題曲呢!不過,我才不會五音不全!」他笑著對潾姬說。
 
  「在我聽來,連唱這首都很難聽。」
 
  樗影再度扯了一下溟皇的頭髮,「那是因為溟哥哥聽不懂音樂啦!」
 
  溟皇用力的轉頭,怒視著自家白目弟弟,咬著牙說:「那你又聽得懂了嗎?」
 
  然後在樗影回話前轉過頭,不知從哪拿出一把剪樹枝的大剪刀,把綁頭髮的領巾解開,將自己的頭髮從脖子以下全俐落的剪斷,繼續前進。
 
  看到哥哥真的剪掉頭髮,樗影開始抿嘴,但也不忘改成抓著溟皇衣服一角。
 
  潾姬看到樗影這個樣子,嘴角幾乎看不出來的微微揚起──這是他要哭的前兆,像嬰兒一樣。
 
  背對著樗影的溟皇沒有發現,短髮對他來說本就是減少了更多的負擔,於是他繼續往前走。
 
  他們現在已經到了學生宿舍,他們在大廳四處照了一下,然後走進食堂,繞了一大圈什麼都沒有看到,連廚房都走進去看了,但也沒發現任何東西,於是他們回到大廳。
 
  要先往哪裡走才好,溟皇一時也拿不定主意,只好往樓上走。
 
  但是幾乎每個房間的門都是關著的,他們也沒有要進去看看的想法,所以只是看看走廊以及交誼廳有沒有要找的東西,沒有就換地方。
 
  他們不知不覺走到最高的樓層了,再上去已經是通往屋頂,門是鎖著的,於是他們開始往下走。
 
  就在他們猶豫是不是應該敲敲每個房間的門進去看看的時候,樓梯間突然響起了像是赤腳走在樓梯上的聲音,緩緩的,約莫是一秒一聲的頻率。
 
  三個人都停下動作,所以確認不是自己發出來的聲音,「聲音是從上面傳來的。」溟皇說。
 
  潾姬點點頭,「剛剛什麼都沒看到的吧?」
 
  「對啊……」樗影左右手都稍微抓緊了點。
 
  「腳步聲」在沉重的空氣中引起了很大的回音,聲音越來越近,終於到了他們的正後方。
 
  溟皇覺得聲音有點奇怪,大膽的轉過身子,但這個動作也讓樗影和潾姬接連著轉換方向,所以三個人先後看到了他們認知到的「腳步聲」原來不是腳步聲。
 
  「看來,不是用腳走路呢……」溟皇冷冷的扯了一下嘴角。
 
  他們沒有看到任何人影,地上也什麼都沒有,但是他們看到了牆壁上有血手印!而且還是不停的往他們的方向緩慢的靠近。
 
  顯然左右兩手都抓著人這一點也難不倒樗影,他二話不說,直接抓著兩人頭也不回的往樓下衝,後面兩人因為他衝刺的速度太快而雙腳騰空。
 
  很快的,到了一樓,樗影確認沒有聽到聲音了,才鬆了口氣,癱軟在大廳的椅子上頭。
 
  在他用力坐下去的煞那,椅子移動了一些,就在這時溟皇發現椅子夾縫間有東西反光,他靠向前去用燈籠照,看起來是被塑膠袋包住的東西,他想也沒想便直接將它拿了起來看了看,「走吧,找到東西了。」
 
  「嗯?這是什麼?」樗影倏地站了起來。
 
  溟皇黑著臉說,「你們不該看的東西。」
 
  「什麼啊!好詐!」
 
  潾姬望向溟皇,然後看了一下他手上的東西,對樗影說:「樗哥哥,完成任務要緊。」
 
  「潾妳不好奇嗎?」樗影嘟嘴抱怨道。
 
  「潾知道那是什麼,不會好奇喔。」潾姬嘴角彎起一個小小弧度,「不過,潾也不能看的呢。」
 
  「這麼神祕!什麼武功祕笈嗎?」
 
  「走了!」不知何時已經在門口的溟皇有點惱火。
 
 
  事後,據說家主被自己兒子關在房間裡面壁思過,而且因為是關在溟皇的房間,所以也沒辦法施放魔法逃脫。
 
  至於理由,得回溯到那日任務結束,三人回到家之後──
 
  溟皇將還在熟睡中的家主橫抱起來丟進自己的房間,然後鎖了門不讓弟弟妹妹進來。
 
  因為被摔在床上的力道不小而醒來,一看見自家兒子的黑臉,堂堂家主也正襟危坐。
 
  「溟,你頭髮怎變短啦?雖然你頭髮隔兩天就會長回來,也不能這樣亂剪嘛──」
 
  不管家主說的話,他直接說:「娘親,聽說指定物品是用抽的……您的籤運未免太差了些?」他雙手交叉於胸前,看著自家娘親。
 
  「呃……你們這不是平安回來了嗎?」笑臉。
 
  「孩兒在跟您說最後一項呢!」溟皇笑了。
 
  但這只能騙騙外人,自家人都知道這溟皇笑起來可是很危險的。
 
  「呃……十八禁同人誌啊?這也不能怪我嘛,籤就這樣,是不是?」
 
  「娘親,孩兒成年了,這是還好,您讓我一人去就行……但您明知那是樗和潾不能看的,卻讓他們跟著我去了?」
 
  「溟,你說這話就不對了!那可是說好不能翻開的呢!」挺起胸,說得理直氣壯。
 
  「看來您不知道那封面長什麼樣……」溟皇狀似很認真的思考著,但這對家主而言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還在笑!
 
  溟皇笑著,將手擺在桌上,周圍氣氛一變,他看著桌子說:「娘親在我房內不得使用魔法,也無法走出房門,直到我解除這項規則。」然後氣氛回到跟先前一樣。
 
  「溟,你居然──」
 
  「這是您給我們的權利,『自己的房間,規則自己訂』不是嗎?」笑意更加深了,「這段時間我會去睡您的房間,請娘親放心。」
 
  「你這不孝子,竟然囚禁你親娘!」
 
  「這可是為了讓娘親您安靜反省呢,那種東西會教壞樗跟潾不是嗎?放寬心吧,您不會在這待太久,等還兒頭髮長回來後,就放您出來。」說完他收去笑容,拿著自己的必須衣物離開房間。
 
  「……你以為誰生你的……你頭髮怎麼長,不是你自己決定的嗎……」
 
  這是家主自由慵懶的人生被強制畫下逗點前的最後一點點的抱怨。
 

這篇好像牽涉到過多設定了囧
看不懂的,設定整理在這兒,樹屋中所謂的規則設定看這兒
也就是說溟皇房間的媒介是那張桌子
當然媒介是對應個人,所以家主不能用溟皇的媒介描繪。


抽籤結果是以下
起點從香草班開始
路線經過女廁、學生宿舍
途中將遇上憑空出現的手印、飛舞的刀叉碗盤
找到幸運物品 R18同人誌(請勿翻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